第一章 辞职回家相亲去(1 / 2)

临近年关,乐仁智心中倍感纠结。

他想辞职,可又有些舍不得做了三年的工作。

“哎,每月工资听起来不错,可五险一金和社保就是一大项支出,还有平常的人情往来、生活用品的损耗,若不是食宿不用自理,落到手里恐怕就更没多少了。”

单身宿舍中,乐仁智坐在桌前,手中写写画画,口中更是喃喃自语。

乐仁智今年二十六岁,大学本科毕业后就进了这家私人企业。三年来,他兢兢业业,终于从一个普工混到了小组长的位置。

这家公司的效益很好,因此员工的待遇也非常不错,奈何在阳盛阴衰的环境下,没有多少人能长久坚持下来。

不仅如此,几乎天天加班的常态,更让众多年轻人受不了。

和乐仁智同期进入公司的人,如今剩下来的屈指可数。

三年的坚持,乐仁智也感觉到了乏味,再加上临近年关,家中更是为他张罗着相亲之事,他逐渐萌生了辞职的打算。

“离过年还有二十多天,公司规定辞职必须提前半个月,现在辞职正好来得及。”

收回纷乱的思绪,辞职信也写到了尾声。

第二天,乐仁智走进了经理办公室。说明来意后,中年经理略感惊诧和叹息。

临近年关,正是辞职高峰期。这段时间,已经有好几个员工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公司,他万没想到一向安稳的乐仁智也会提出辞职,一阵挽留后,见乐仁智态度坚决,他叹息着同意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乐仁智有些心思不属,做完交接工作后,终于熬到了离开公司的时候。

提着行李箱走出公司大门,乐仁智心中莫名有些失落。毕竟是工作三年的地方,里面留下了他太多的足迹。只不过想到那些不开心的回忆,他的神情突然又变得坚定了许多。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离开了这里,迎接我的将会是更广阔的的空间。”

乐仁智豪情万丈,头也不回坐上出租车向高铁站驶去。

······

林水村,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河,只有一座千年石桥通往外界,因此地理位置略显偏僻。但也正因如此,造就了林水村优美的环境和朴实的民风。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除了有限的土地资源,山林资源成了林水村人的重要经济来源。

前些年还有人滥伐树木,滥捕野生动物,经过政府的法律宣传和思想教育,村民们逐步转变观念,随之把目光转到了山林中的野生菌菇和草药上。

近些年,野生菌菇和各类中草药成了林水村的特产,也让村民们不用外出打工就有了一个稳定的收入。

村民们富裕起来,以往把这里当做荒僻之地的外村人也敢把自己的姑娘嫁进来,林水村有了人气,越发变得热闹起来。

-腊月二十三,小年,家家户户供起了灶神。在村尾临河一座农家院中,爽朗的笑声不时从里面传出来。如果是熟悉之人,一定能听出其中就有乐仁智的声音。

不错,紧赶慢赶,乐仁智终于跨越一千多公里路程,在今天中午赶了回来。

“爸,这件羽绒服是给您买的,颜色跟我的一样,就是款式有点不同。”

乐仁智刚坐下歇息没多久就打开了行李箱,把给父母买的衣服拿了出来。

“这衣服颜色太亮了吧,你们年轻人穿还可以,我穿上怕是出不了门了!”

乐仁智的父亲叫乐开怀,实际年龄只有五十出头,可由于常年劳作,看起来更像是六十的人。此刻他便纠结看着手中的衣服,眼底深处却满是笑意。

“爸,今年流行这种颜色,您穿上试试。”说着话,乐仁智把衣服披到了乐开怀身上。

乐仁智的母亲叫王翠兰,一个十分大众的名字。看到儿子为乐开怀试穿衣服,她在一旁也开口说道:“老乐,这是儿子的孝心,你就穿上试试。实在穿不出门,在家穿也行。”

在王翠兰眼中,也觉得这件羽绒服的颜色太明亮。若不是一眼看去衣服偏瘦,与乐仁智的体型不合,她还准备让乐仁智换洗着穿呢!

听到老妈的话,乐仁智笑着回道:“妈,这种颜色怎么穿不出去了?我爸穿上显得更年轻,要是让其他人看到,那还不羡慕死他们。”

衣服是乐仁智精挑细选出来的,且不说价格昂贵,大小正好与乐开怀合适,此刻穿上,乐开怀无形中便精神了不少。

在乐开怀照镜子自我打量的时候,王翠兰也穿上了乐仁智为她买的衣服。

做为一向朴素节约的人,王翠兰很少为自己添置新衣,即便购买,也多是在赶集的时候买点地摊上的便宜货。一年四季,能买两套就是奢侈的事情了。

穿上儿子为自己买的新衣,王翠兰急忙翻看衣服下摆的标签,看到上面近千的价格,她不由深吸了一口凉气。

“儿啊,这衣服太贵了吧,用这钱我在家都能买一年的衣服了!”王翠兰脸上带着惊诧,心疼说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