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有人要截胡(1 / 2)

提着猪头走在路上,乐仁智心不在焉,一直回到家中,他的脑海里还在衡量承包河道的利弊得失。

承包河道简单,现在村里鼓励返乡人员创业,只要和村里沟通好,村里很乐意见到村民赚钱。

然而,承包河道养鱼可以,但承包河道开挖石头,这属于破坏环境,在政策上不允许,村里肯定不会同意承包。

乐仁智对养鱼不感兴趣,他的目的是浅滩或者河道里的石头。

若是直言承包河道是为了开挖石头,不仅村里不会承包给他,而且以后还会防着他破坏河道。但若是用养鱼的借口承包下河道,那么浅滩上的石头就不能明目张胆开挖,要想用那些石头赚钱,就只能一块一块挖出来出售。

当然了,不承包河道也可以把那些有价值的石头挖出来,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以后终究是个麻烦。

乐仁智想了许久,始终没有任何头绪,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打电话来的正是颜理想,知道他在家,立刻挂断电话朝这里而来。

不一会儿,外面隐隐传来汽车声响,颜理想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王翠兰和乐开怀都不在家,颜理想明显随便了许多。走进客厅,一屁股便坐了下来。

“仁智,你昨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对了,我和刘哥合作的事已经谈好,年初六便一起出去进货,到时候你要不要跟我一块过去看看。”颜理想大马金刀坐着,手里直接抓起一把瓜子嗑了起来。

乐仁智正愁如何解决承包河道的事情,颜理想过来,正好可以听听他的意见。

只见乐仁智返身回屋,一会之后,手里拿着两块石头走了出来,正是他昨天在浅滩上捡的日月石和国画石。

看到乐仁智手中的石头,颜理想脸上露出一丝疑色。

“仁智,你这两块观赏石是从哪里买的?我昨天一天都在刘哥家里,没见你去过他那里呀!”颜理想问道。

乐仁智神秘一笑,开口说道:“理想,你先看看这两块石头怎么样,等看过之后我再给你说它们是从哪里来的。”说着,乐仁智把两块石头放到了颜理想面前。

两块石头的形状都有些不规则,而且没有底座衬托,放在桌上就像是躺着一样。

颜理想第一眼并没有看出这两块石头是日月石和国画石,但当他拿起其中那块日月石后,他的眼睛一缩,脸上猛然闪过一丝惊讶。

“这是太阳石,不对,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日月石。”颜理想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随后又紧接着说道:“仁智,这块石头不错啊,有日有月,堪称日月同辉,比刘哥手中那块观沧海也不遑多让。”

因为颜理想要转行做石头生意,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学习各种石头的相关知识,再加上刘通时常为他答疑解惑,所以他一下子辨认出了日月石,同时对日月石的图案和价值也有了相当中肯的评价。

乐仁智知道颜理想所说的观沧海正是刘通曾经介绍的那块太阳石,五千的价格当时让他十分惊叹,但现在他也有了一块更好的日月石,原有的羡慕自然烟消云散。

“理想,你再看看这一块,保证让你大吃一惊。”

日月石堪堪达到了精品等级,但无论是体型还是价值都不能和这块国画石相比,出于炫耀心理,乐仁智立刻把国画石摆正放到了颜理想面前。

昨天夜里乐仁智已经把国画石清理干净,上面图案越发显得清晰。当那种峰峦如聚,树影婆娑的美丽景象呈现在颜理想眼中,他不由自主陶醉其中。

过了好长一会,在乐仁智的打断下,颜理想才从沉迷中清醒过来。

“仁智,这两块石头是你从哪里买的?刘哥家里也没有这么好的精品啊!”回过神来的颜理想拉着乐仁智便问道。

乐仁智呵呵一笑,开口说道:“理想,如果说这两块石头都是我捡的,不知你信不信。”

听了乐仁智的话,颜理想明显一愣,随后说道:“我信你个鬼。这两块都是精品奇石,加起来最少能卖五位数,要真是你捡的,那你再捡两块让我看看。”颜理想一脸鄙夷。

乐仁智哈哈一笑,心中畅快不已。

“理想,我可没骗你,这两块石头真是我捡的。我之所以给你打电话,也正是因为此事。”乐仁智开口说道。

看乐仁智的表情不像是在骗人,颜理想忽然心中一动,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问道:“仁智,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两块石头真是你捡的?”

其实在刚才两人打完电话后,乐仁智便决定和颜理想说明浅滩之事,只不过他也有私心,而且更不能透露双眼变异的事情,所以在颜理想问起后,他只是有选择的解释起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