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家庭会议(1 / 2)

当然,现在商讨出来的承包内容都只是意向,且不说周新书一个人做不了主,在知道没有别人打浅滩的主意后,乐仁智也需要重新制定规划。

浅滩的位置相对比较偏僻,自然不能和张长超承包的河道价格一样,原本乐仁智还想着和张长超竞价,现在不仅不用如此,相反,他还准备往下压一压价格。

另外,乐仁智承包河道养鱼完全是心血来潮,现在河道的问题解决,关于养鱼的问题就要提到明面上来了,他自然要仔细考虑才行。

周新书做村主任已有些年头,无论对于村里的土地还是河道的承包价格全都门清。一谈起浅滩区域的河道,他直接说出了承包价格。虽然这个价格已经出乎乐仁智意料的低,但他仍旧据理力争做了一番讨价还价。

据周新书所说,张长超要承包的地方有一小半是农业用地,其他的则是浅滩和河流,整体计算下来大概有二十多亩,因为地势平坦且位置相对优越,所以承包价格为每年八千元。

然而,以乐仁智看中的浅滩区域来说,那里地势复杂,位置又在村尾,最重要的是和农业用地相隔甚远,虽然面积足有近百亩,承包价格却是天壤之辈。

周新书给乐仁智的承包价格为每年五千元,算下来一亩也就五十多块钱,这已经属于很低的价格了,不过,带着砍掉多少就是赚了多少的心思,乐仁智最终把价格砍到了四千元一年。

周新书虽然觉得这个价格偏低,但也还是能够接受,不过,现在只是口头上的约定,最终还是需要村里集体研究,然后落实到合同上才行。所以两人商讨的气氛虽然热烈,但总体来说还是十分和谐。

临近中午,两人终于商讨完毕。因为离过年只剩几天,村干部们各有自己的事情忙活,所以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签订承包合同,而且乐仁智也要回去和父母商量,因此两人约定年后村委干部全部上班再行处理此事。

从村委会出来,颜理想把乐仁智送到家门口便自行离开,而乐仁智则满面春风进了家里。

此时,在正屋客厅之中,王翠兰正笑呵呵和乐开怀说着话,她的手里拿着手机,时不时翻看一下,随后脸上洋溢出灿烂笑容,显然手机里的东西是她高兴的真正原因。

“老乐,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她家就在和张村,离咱们这里只有几里路,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她的为人不错,和咱们仁智正好般配。”王翠兰满意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头也不抬说道。

乐开怀在一旁抽着烟,瞥了一眼手机,笑着说道:“只要是年龄相仿,你看哪个都跟仁智般配。我说你呀,找这么多照片干什么,还不如让仁智亲自去看看,可别再像昨天那个,光照片好看有什么用。”

他的话音落下,王翠兰抬起头责怪道:“都要像你一样不闻不问,儿子什么时候能够成家。你看老杨的孙子都上幼儿园了,还有老张的孙女,现在也会走路了,他们的年纪都比咱们年轻,要再不抓紧,咱们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孙女呀!”

乐开怀苦笑一声,说道:“我也想早点抱孙子,但仁智自小就很有主张,我们只能从旁协助,相亲的事情还是要看他自己。”

听了乐开怀的话,王翠兰嘴里嘟囔道:“那你也不能世事不问吧,我好不容易把仁智相亲对象的照片要来了,你至少也给点意见吧!”

两人聊着聊着便凑到了手机前,而这时,乐仁智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实他在门外就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如果是以前,为了看到相亲对象的照片,他早就进来了,可如今他准备承包河道,那相亲之事就要另做打算了。

乐仁智在外工作三年,收入虽然不错,但支出也相对不低,他没往家里交过一分钱,但至今留在手里的钱也只有二十多万。

以当今的婚礼习俗来看,他这二十多万还不知道够不够。

林水村虽然是农村,彩礼钱最低也是十万起步。除了彩礼钱,女方对男方也有要求,即便最简单,也必须有车房中的一样,这又是一项大的支出。再加上举办婚礼的钱,二十多万只是一个基础,恐怕最后父母也要出一部分才行。

乐仁智之所以在门外驻留片刻,考虑的就是该如何开口解释承包河道这件事。王翠兰为他的亲事奔波忙碌,现在他突然要把重心转移到创业上去,婚事被耽误,王翠兰肯定不会高兴。

走进屋里,王翠兰和乐开怀立刻抬起了头,看到乐仁智,两人急忙把他拉了过去。

“仁智,你去哪里了?快看看,这些是你准备相亲的对象,你先筛选一遍,看看哪个合你的意。”王翠兰笑呵呵说道。

手机已经递到乐仁智手中,他只好接了过来,不过他却没有去看,而是笑着把手机收了起来。

“妈,爸,先不说相亲的事,我有好东西给你们看,等你们看过我还有事跟你们商量呢!”说完,乐仁智起身走进了自己房间。

过了片刻,他手里拿着日月石和国画石走了出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