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虚惊一场(2 / 2)

说到这里,乐仁智停顿了一下,随后转变话题道:“主任你知道张长超吧,听说他在宁省做生意赚了钱,前几天回来说年后不准备出去了。我听说他要承包咱村的河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在听完乐仁智第一句时,周新书还以为乐仁智是过来向他取经讨教经验,可听完后才有些明白过来。

“仁智,难道你也想承包河道?”周新书疑问道。

听到周新书的话中带了‘也’字,乐仁智知道张长超承包河道之事是真的了。不过他最关心的是张长超承包的河道是哪一段,所以很快回应道:“主任,咱们村背靠大山,面临林水,山里的生意做的人太多,我只能打打林水河的主意了。”

乐仁智故意叹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咱们林水河四季不枯、长年不冻,而且接连上游的洛江,水质十分适合养鱼养虾。我看中了一段很合适的河道,本来想年后和村里签署一个承包协议,没想到张长超也看中了林水河的优势,这样一来,我和他难免要发生矛盾呀!”

说到这里,乐仁智紧接着问了一句:“对了,主任,张长超要承包哪段河道,若是和我看中的地方不一样,那就最好不过了。”

事实上,乐仁智铺垫那么长,主要目的还是想问清楚张长超要承包的河道在哪里。虽然张长超也没有和村里签署承包协议,但毕竟提前和村里打了招呼,若是乐仁智横插一脚,不仅面子过不去,以后也会有更多麻烦。

听完乐仁智的话,周新书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表情怪异看了他一眼。

“仁智,你听谁说张长超承包河道是要养鱼养虾了。”周新书微微一笑说道:“张长超前几天确实和支书说过要承包河道,这两天我们还在讨论这件事。不过他承包河道可不是养鱼养虾,而是另有他用,而且他承包的河道只有短短一段,和你根本不会冲突。”

他的话音一落,乐仁智心中大定,急忙问道:“主任,那他承包河道要干什么?他要承包的河道在哪个地方?”

见乐仁智一脸急切,周新书娓娓回道:“你放心好了,他承包的河道不会影响你养鱼养虾。”

说完这句,周新书解释道:“张长超准备在村里开办一个农家乐,选的地方就在河边。他的这个农家乐规模不小,所以才准备再承包一段河道。不过他要承包的河道只有几十米,而且靠近山脚,那个地方根本不适合养鱼养虾。”

听完周新书的解释,乐仁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不禁舒了一口气,暗道虚惊一场。

周新书看到乐仁智眉头展开,又顺势问道:“对了,仁智,你看中哪段河道了?”

乐仁智心中兴奋,听到周新书询问,立刻回道:“我家前面不远处那段河道,那里是一个大回弯,非常适合鱼虾养殖,而且那里地势较低,围网和布置网箱也很方便。”

乐仁智没有丝毫养鱼经验,但他的钓鱼水平不错,他对周新书说的一番话,完全就是钓鱼人总结出来的经验。不过,反正他的主要目的也不是真的养鱼,只要把那段浅滩承包下来就行了。

做为一个有责任心的村干部,周新书并没有因为乐仁智的三言两语而放弃询问,在乐仁智说完后,他又开口问了起来。

“仁智,你家附近好像是一个浅滩吧,那里的河道足有几百米,你都准备承包下来吗?”

乐仁智家在村尾,那里正是河道转弯的地方,地势相对来说稍微复杂。如果只是承包百十米河道用来养鱼养虾,周新书根本不会问的这么详细。但如果要全部承包下来,周新书担心的不仅是承包费,他也担心乐仁智做不长久。

浅滩对乐仁智来说就是宝地,宁可多承包一段也不能少承包,所以在周新书话音刚落,他便直接回道:“那片区域是一个整体,全部承包下来才方便养殖。这次我也想大干一场,地方小了到时候还要麻烦村里。”

见乐仁智胸有成竹,周新书也不想再泼冷水,接下来便商讨起了承包事宜。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