腺体有损的和亲太子(一)(1 / 2)

待裴玉质再度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立于金銮殿之上,身着朝服,手执玉笏。

由于被樊绍拍了一掌的缘故,他的右肩骨头碎裂,致使右手难以抬起,只能耷拉着,现下这右手却好端端地执着玉笏,应当已无恙了。

被他自己咬破的舌头亦不疼了,他身上的伤口似乎亦痊愈了。

显然多亏了系统001。

他试图催动内息,却发现自己内息全无。

幸而那三个渣滓不在他目力所及之处,内息全无亦无妨。

他向系统001道:多谢,请问我的内息何时能恢复?

系统001解惑道:宿主不必客气,你全身上下的伤已经被我治好了,你被樊绍封住的内息也已经被我解开了,但这个世界并不是修仙世界,所以宿主用不了内息。

他又尽职尽责地介绍道:宿主,你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吟月的大皇子,你的生母是青楼出身,她在你的生父——庆平帝登基前就过世了,而且没有得到追封,你虽然名义上是大皇子,但并不被重视。庆平帝让你在兵部挂了闲职,用来彰显他的仁德。宿主,所有世界你都是身穿,所有世界原本都没有你的存在,你的出现让所有世界都发生了变化,因此不管在哪个世界,你的名字依旧是裴玉质,而你师兄的名字依旧是素和熙。

裴玉质迫不及待地道:师兄在何处?

系统001回道:再过不久,你师兄就要到了。

裴玉质耐心地等待着,果然,不久后,他便见到了活生生的师兄,奇怪的是师兄居然穿着一身凤冠霞帔,行走间,环佩叮当,但师兄并未盖上红盖头,露出了一张涂脂抹粉的面孔。

师兄为何做这副打扮?

为庆平帝所迫么?

师兄满面恭谨,可他并不认为师兄当真是心甘情愿。

素和熙尚未进得金銮殿,已然被各色目光擒住了。

庆平帝为了羞辱他,命他务必身着嫁衣,面施粉黛觐见。

他束手无策,只得顺从地接受庆平帝的羞辱。

即便无人出言嘲讽于他,但目光中所含的嘲讽已溢于言表。

今日过后,他将沦为各国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消磨辰光的笑柄。

他阖了阖双目,告诫自己须得忍辱负重,才能有机会绝地反击。

待行至玉阶前,他跪下身来,恭声道:“云麓太子素和熙拜见陛下。”

庆平帝见素和熙依令着了嫁衣,施了粉黛,且面若冠玉,一如传闻,心下大喜,和颜悦色地道:“你且起身吧。”

素和熙站起身来,拱手禀报道:“素和熙奉旨和亲,嫁妆已运至京城外。”

庆平帝下令道:“甚好,许爱卿,你这便带人去清点嫁妆吧。”

素和熙自然明白庆平帝口中的清点并非清点,而是检查。

倘若庆平帝对于嫁妆不满意便会向他发难。

现如今他仅是千里迢迢来这吟月和亲的云麓太子,而不是上阵杀敌的将军。

倘若庆平帝向他发难,他恐怕不得不束手就擒。

若非他身受重伤,云麓绝不会节节败退,他更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那次的重伤让他去鬼门关走了一遭,侥幸生还后,大夫遗憾地告诉他,他伤了腺体,怕是不可能康复了。

而后,他见识到了诸多丑陋的嘴脸,思及此,他顿生愤恨。

伤了腺体又如何?

他的赫赫战功便一笔勾销了么?

难不成他的赫赫战功是用腺体挣得的?

他觉得母国之人甚是可笑,又觉得如今的自己更为可笑,直想拔出剑来,首先,取了庆平帝的首级,然后,将这金銮殿上的蛮夷杀个一干二净,再然后,杀回母国,取了那些以腺体评断他已是残废的蠢材的性命,最后,登上皇位,一统天下。

可惜,他早已被搜过身,莫要说是佩剑了,连像样的利器都没有。

清点嫁妆需要费些功夫,故而,庆平帝令众臣散去了,又命人安顿素和熙。

素和熙向庆平帝谢恩,待庆平帝出了金銮殿后,才随内侍出了金銮殿。

裴玉质尚且立于原地,目送素和熙。

在众多师兄弟当中,素和熙待他最好,但适才素和熙却连一眼都未看他,使得他顿觉委屈。

不过眼前的素和熙体内并无完整的魂魄,素和熙不记得他理所应当。

他按照系统001的指示,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后,方才发问道:师兄既是云麓太子,为何会沦落至奉命和亲?

系统001解释道:一个月前,宿主所在的吟月大胜素和熙所在的云麓,庆平帝野心勃勃,本来打算吞并云麓,但粮草补给跟不上了,只能退而求其次,答应与云麓议和,议和结果是云麓必须割地上供,云麓太子素和熙必须和亲。素和熙声望日重,骁勇善战,庆平帝认为让素和熙和亲一举两得,不仅扫除了日后攻打云麓的障碍,还让云麓颜面扫地,但他却不知道如果不是他指名要素和熙和亲,素和熙早就被废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