腺体有损的和亲太子(四)(1 / 2)

师兄并未再理睬于他,他借着烛光,瞧了师兄一眼,方才阖上了双目。

霎时间,他脑中尽是自己与师兄的那些旧时光。

——师尊虽收了他做徒弟,却因忙于宗派事务,甚少得空,遂将他交由师兄照看。

拜入问情宗月余,是夜,他迷迷糊糊地尿床了,年仅四岁的他被惊醒后,惶恐不安地缩于床尾,暗自抽泣。

师兄却是推门而入,不嫌弃他脏,将他拥入了怀中,温言软语地哄他。

哄得他破涕为笑后,师兄亲手帮他沐浴,又为他清洗床铺。

而后,师兄将他抱到了其床榻之上,与其共眠。

师兄仅年长他八岁,他却觉得师兄于他而言,与父亲无异。

幼时的他怕黑,怕闪电,怕打雷,怕昆虫……与寻常孩童一般。

待他长至舞勺之年,不知为何,他的性子变得愈来愈淡漠,自然与师兄渐渐疏远了。

待他长至弱冠之年,他再也不与师兄推心置腹,他之所思他之所想皆放于自己心底。

现下想来,在很长的一段时光中,师兄曾一厢情愿地将其所见所闻说与他听,他满面敷衍,后来,师兄曾数度欲言又止,再后来,师兄再不曾对他提及过己身之事。

他要品茗,师兄便陪他品茗;他要论道,师兄便同他论道;他要与人过招,师兄便与他过招……

师兄总是和颜悦色,他从未想过自己或许不慎伤了师兄的心。

师兄是从何时起,开始暗中保护他的?

师兄是否曾九死一生,却佯作无事地陪他做他想做之事?

当时的他一心修仙,师兄不过是他修仙闲暇中用于排遣辰光的工具而已。

师兄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被澹台钰、方见明以及樊绍所肢解的?

师兄是否曾后悔过?

师兄定然曾后悔过吧?

所幸他尚有机会拯救师兄。

他左思右想,睡意全无。

这床榻并不宽敞,他与师兄的距离仅仅一臂,是以,他不敢乱动,唯恐扰了师兄的清梦。

许久后,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了,他不得不尽量小幅度地动了动自己的双手。

然而,他的手指却是不小心蹭到了师兄的胸膛,隔着一层薄薄的亵衣,师兄的体温势如破竹地没入了他的肌肤。

“夫君,你是在勾引臣妾么?”师兄的嗓音乍然拂上耳畔,使得他怔了怔,手指一颤,紧接着,重重地擦过了胸膛上的突起。

素和熙一把扣住了裴玉质的手腕子,似笑非笑地道:“臣妾已嫁予夫君,夫君若想与臣妾交合直言便可,不必如此鬼鬼祟祟地勾引臣妾。”

“孤不想与子熙交合。”裴玉质解释道,“孤并非故意为之。”

“是么?”素和熙放开裴玉质的手腕子,再度阖上了双目。

见师兄并不取信于自己,裴玉质甚是委屈,却又无可奈何。

素和熙不知这裴玉质究竟意欲何为,不久前,裴玉质险些被他掐死,为何能毫无芥蒂地勾引于他?

裴玉质端端正正地躺着,不敢再动。

喜烛的烛泪终是流尽了,未多久,漫长的新婚之夜终是结束了。

裴玉质松了口气,欲要下得床榻去,却因双足发麻而倒在了师兄怀中。

他未及从师兄怀中起身,却见师兄掀开了眼帘。

他慌忙起身,膝盖竟意外地触及了师兄的要处。

“夫君投怀送抱,臣妾自当却之不恭。”素和熙出于恶意,将裴玉质的后脑勺向下一按。

裴玉质的唇瓣被迫抵上了柔软的绸缎,他抬起双目,不明所以地望住了素和熙。

素和熙嗤笑道:“夫君身为地坤,难道不知应该如何伺候天乾?”

伺候?

裴玉质仍是不明所以。

素和熙将裴玉质的后脑勺按得更下去了些。

裴玉质闷声道:“子熙是何意,可否明确地告知于孤?”

素和熙如裴玉质所愿,明确地道:“以口侍之。”

裴玉质满心茫然:地坤为何须得这般伺候天乾?

罢了,师兄要如何便如何吧。

他深深地吐纳了一番,方才松开唇齿,探出舌尖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