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半个土豆(1 / 2)

水乡青青 猫妞儿 1028 字 7个月前

苕和洋芋的味道太香,很容易闻出来的。丑丫身子虚,跑了一程,手上又使了把劲儿,浑身虚汗直冒,说话直喘粗气儿。

跟充满气体的气球被狠狠扎了个洞,呼哧呼哧,中间还有一根细细的线来回刺拉,小脸儿蜡黄蜡黄,老崔氏越发看着可怜。

偏她自己不查,忙得不行,夹着咯吱窝晃着身子借力,还不时探头看钱进发到哪儿了。

老崔氏被这脑子突然撞开的丫头搞得哭笑不得,英子更是做贼心虚,手脚都无处安放,忘了咀嚼的苕在胃里转圈儿搅动,好几次差点儿挤出来,又被她狠狠咽下去。

你们先回去吧,这俩东西是我在院墙角边种的,没上肥,刚收上来,没几个,还瘦的很,晚些时候我拿过去给你们,月子期间,勉强填填肚子。

话是对着丑丫说的,后半句明显是说给英子听。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快,丑丫扔了扇子,拉着英子往后门跑。

老崔氏手中的锅铲行云流水般连贯,玉米饼一个个跟空中连成线的雨珠子一般,整齐有序地跌进小簸箕,嘴里嘀咕两句,这鬼丫头,摔了一跤,难道开窍啦?

英子和丑丫回到偏房,三个房间干净地连个板凳都没,叉着腰猴着背气喘吁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脑袋咋样?

这是关心自己?

丑丫看着英子,眼中有疑惑。

脱口而出的话,英子也有几分不自在,平时对女儿都是大呼小叫的使唤,很少如此心平气和地说话。

点点头,还好,我可以看看妹妹么?

说起小女儿,英子眼神暗了暗,心头难得的一点轻快立马被乌云遮盖,粘稠的像捶打后的糯米,扯都扯不开。

你去看看吧,以后,以后

后面声音越说越低,一泡眼泪说掉就掉。

丑丫愣在原地,看着英子红肿的眼睛,做月子不哭。

心头却想着,日子不能再这样过下去。

老实爹脑子不会转弯,眼前这个娘也不是个有主意的人,床上还躺着个出生不过四天的妹妹,丑丫觉得未来的日子晦暗到无法想象。

折腾一早上,身子乏力的很,此时两条腿像灌铅一般,又沉又重。

好小。

床上的小娃儿用满是补丁的小被子裹着,露出的小脸儿又红又皱,安静地躺在那儿,若不是鼻翼轻轻煽动,丑丫都怀疑她是否还活着。

想伸手梳理她头上,凌乱而稀疏的小绒毛,看看自己黑黄枯瘦的小手,没敢放上去,生怕碰坏了。

这就是你妹妹。

她吃什么?

英子醒醒鼻子,用掌根抹把眼泪,妹妹要喝奶水,可娘没奶水。

哦。

实在说不出未来会越来越好的话,甚至连句安慰都是那么苍白无力,身在钱家,又有那样一个公爹,未来在哪里,能走多远,想都不敢想。

每天肚子如何填饱肚子?哪里来奶水?

最要紧的,是母亲心思深,这是月子期间的大忌。

虽然没有当过母亲,可孤儿院当年的小姐妹有做母亲,那是她从小到大,为数不多的朋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