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黑陶罐儿(1 / 2)

水乡青青 猫妞儿 1013 字 7个月前

蚕房是不允许别人进的,惊扰到蚕,影响收成。

蚕吃的桑叶需要人当天早上新鲜采摘,洗净待晾干水分,才能喂蚕宝宝吃。

新一批秋蚕刚孵出来不久,还要将桑叶剪成丝儿才行。

总之,丑丫觉得一天几乎没闲着,想躲个懒儿都没法子,好在让她发现了一样极补的东西,正是他们一家子迫切需要的蛋白质,蚕蛹。

除了饲养秋蚕,还要将夏蚕结的茧子做成丝绵,蚕茧的再制品,价格也要高上几分。

上午忙完,丑丫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浑身跟散架了似的。

丑丫,我回来了。

钱大猛不知从哪天起,进门就开始喊人。

我在这儿。声音有气无力,实在没精力蹦起来欢迎老实爹归来。

哟累坏了吧?看,爹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蚱蜢?

屋里光线不好,凑近看才发现是用芦苇编的,活灵活现。

看着女儿举着蚱蜢迎着木窗射进来的光线,一张小脸儿还没有巴掌大,心里蓦然酸酸的。

好看吗?

点点头,眼里是蚱蜢,脑子里想的却是别的事儿。

爹的手很巧,还会编什么呀?

钱大猛很少被人表扬,即便是自家闺女儿,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也啥,就是家里所有的筐子都是我编的,我还会编竹床,不过要花很多功夫?

这时,腰也不算,胳膊也不疼了,抓住老爹的手晃啊晃。

爹,竹子咱家能用么?小眼儿里的期盼,在暖暖的光线下又亮又闪。

哪里还忍拒绝,能。

家里就钱大猛一人懂编织,所以他要是想去竹林砍点儿竹子什么的,钱进发倒也不会说啥。

对他来说,再便宜也是钱,更何况竹子贱的很,年年砍年年生年年长。

还好还好,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

爹,今晚咱们去砍点儿竹子回来,给我编几个小筐子吧?

筐子?多大,干啥用?

丑丫傻眼了,对哦,光想着拿来装东西,可到底要装多少,啥功能总要想清楚吧?

晚些时候我再跟爹说,快去吃饭吧。推着老实爹出门后,又继续瘫在床上冥思苦想。

哐当一声响,吓得她差点儿以为房顶塌了。

蹦起来才发现地上老大一块石头,气得捏着拳头就往外冲,一颗脑袋正躲在樟树边儿上探来探去。

小清,这儿,这儿声音虽然压低了几分,可这木头房子哪里有啥隔音可言?

好在钱家人也不认识什么小清,当做是隔壁的娃玩儿到自家门前来了。

丑丫拽着他走到角落才气急败坏道:说让你扔石头,你砸这么大一块,嫌我家窗户不够大么?还有,我都出来了你喊什么喊?懂不懂什么叫秘密,秘密啊?

一串话甩出来,狠狠地喘了几口气,说话着实累得慌。

即便被丑丫拽着走,还不忘抱着怀里的罐子,哦,我下次注意,给你。

啥东西?

黑漆漆地陶罐被他抱在怀里,簇新的薄棉袍也被他染得脏兮兮的,看得丑丫直皱眉。

你不是喜欢桃树上的那个吗?我在姑妈家的桃林给你摘的,这是我的零食,也给你吃,你要长胖点,就好看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