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1 / 2)

贺延舟还是停下了车,他拉上口罩,推开车门,长腿迈了出去。

车灯开着,光柱明亮,他就站在光柱边缘,白光映亮了他高挑的身影。鸭舌帽压得低,他的眉眼隐没在阴影里,下半张脸被口罩严严实实的挡着,只隐约能看到了一点明亮的眸光。

像是幽冷的星光。

他没说话,但极高的身量和眼底的冷光,足够威慑到那个揪住唐纪安衣领的alpha了。

那个alpha立马松开了拳头,试图解释:“我没对他做什么,是他先打我,我迫不得己才还手的。”

用暴力强迫oga是重罪,如果贺延舟现在报警,就算那个alpha最后不会坐牢,也会被留下胁迫行为的案底。

贺延舟实在懒得过问细节,下车干预已经是他妥协的极限了。

他看向那个愣愣看着他的唐纪安,不耐烦道:“上车。”

唐纪安反应慢了半拍:“上你的车吗?”

贺延舟用看智障的目光看着唐纪安:“不然呢?”

“哦。”唐纪安这次反应很快,终于有车蹭,他不用走路下山了。

唐纪安几步走过去,麻利地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贺延舟:“……后面去。”

唐纪安安全带系到一半,默默放开手,为了搭顺风车,前面后面他都可以。

“好的。”

唐纪安换到后座。

贺延舟看着他坐好了,随后才转向那个alpha:“你还不滚吗?”

那alpha其实还有点不甘心,他连着被唐纪安揍了两次,没打回去他实在气不过。

“哎,你别被他骗了,他可是唐纪安。”那alpha说,“婊着呢,你小心被他纠缠上了甩不掉。”

贺延舟懒得废话,他回到车上,发动引擎,直接往那alpha的车屁股上撞。

“操!”

那alpha骂了一声,赶紧跳上车往前开。

拉开安全距离后,他伸出头来,喊着说:“你就多管闲事吧,早晚有一天你得后悔!”

说完,他赶紧踩油门,飞快溜走。

贺延舟没追上去,他冷着脸,沉默地开车,心情糟糕极了。

他是因为和他姐姐打赌打输了,才会开了两个小时车,从家里来到这里来当他姐的司机接她回家,但等了一个多小时,贺端锦不仅没出来,还让贺延舟自己先回去,说用不着他了。

分明就是故意在整他玩。

被自己姐姐耍了一趟不说,还碰上件麻烦事。

这让本就情绪糟糕的贺延舟更加不爽。

贺延舟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想着等下了山,就让这个oga自己下车走人。

唐纪安安静地坐着,他忍不住打量贺延舟的侧脸。

贺延舟帽子口罩都没有摘下来,眉眼也仍旧藏在阴影里,看不到五官,但从气氛感受上来说,他似乎不怎么高兴。

唐纪安这点眼色还是有的,于是他一声没吭,当自己不存在,安安静静地蹭车。

车子一开到街区,贺延舟立马踩了刹车,冷漠道:“下车。”

“哦,好的。”唐纪安乖乖地推开车门,“谢谢你送我下来。”

贺延舟没说话,只不耐烦的用手指敲击着方向盘。

唐纪安识相地关上车门,目送贺延舟离开。

看着贺延舟重新启动车子,车轮滑动,往前开了半米,唐纪安猛地想起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他是空手跟着唐父出门的,手机没电,身上没钱没卡,没办法打车回家。

“哎,等等!”

唐纪安慌张地扑过去,抠住了贺延舟的车门把手:“等等!”

他拉着车门,跟着贺延舟的车一路小跑。

车速要是再快点,必定会把唐纪安给拽倒在地上。

贺延舟烦躁地皱眉,不得不停下车,降下车窗,字音里有压不住的暴躁:“你干什么?”

唐纪安喘了两口气,他衬衣纽扣少了两颗,一跑衣服就往下掉,斜斜露出一截雪白的锁骨。唐纪安一无所知的拉了一下衣领,对着贺延舟道:“能借我点钱吗?”

贺延舟静默地看着他。

路边的灯光照在他脸上,第一次映出了他的眉眼,是一双漂亮又冷淡的丹凤眼,眼尾上挑,疏冷又沉静,带着些凌厉的不耐烦,气势颇凶。

“不能,放手。”

为了不流浪街头,唐纪安厚着脸皮说:“我现在身上身无分文,手机也没电了,你要是不借我钱,我连家都回不去。拜托你了,我会加倍还给你的。”

贺延舟撇开脸,满脸忍耐,片刻,他无可奈何地点了一下头:“行。”

他拿出钱包,看也没看唐纪安,直接抽了几张红钞递过去。

“谢谢!”唐纪安收了钱,快速道,“你要不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等我回去我就把钱打给你。”

贺延舟听得想笑,他没暂退出娱乐圈之前,粉丝无数,每天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搭讪方式,但像唐纪安这样的笨拙卑劣的,还是第一次。

贺延舟甚至怀疑,唐纪安在公路上被alpha欺负的事也是刻意计划的,目的就是为了索要他的联系方式。

他用最后的修养压着情绪:“不用了。”

说完,贺延舟升起车窗,驱车离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