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1 / 2)

跟拍导演就在旁边,瞧见唐纪安动手这一幕愣了足足两秒,这两秒里,唐纪安已经雷厉风行地把杨小尧拽到了阳台上。

跟拍导演本能地跑过去,拍摄难得一见的撕逼场面。

唐纪安摁着杨小尧后脑,一下将她推进洗手间里,而后嘭的一声关上门。

“唐纪安!你疯了吗?”洗手间里传来杨小尧的尖叫,“我要曝光你,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我要买你的黑热搜,把你挂上热一!”

唐纪安完全不理杨小尧的话,他指着马桶,字音清晰:“把我的东西,捞出来。”

杨小尧愤怒道:“我不捞,你敢怎么样,你难道还敢动手打我吗?我告诉你,摄像头就在外面,它会记录下你对我施暴的全过程!”

唐纪安把卫衣的袖子捋上去,露出白皙的小手臂。他骨架小,手腕也细细的,看着很脆弱,但杨小尧刚刚已经深切地体会过,这看着纤细的手臂力量有多大。

简直不是一个娇弱oga该有的力气。

“你要干嘛?”杨小尧往后退了两步,洗手间空间狭窄,她后背一下子就抵到了墙。

唐纪安往前迈步,还没别的动作,杨小尧就已经凄厉的尖叫起来了,声音巨大,把外面的跟拍导演和练习生们都吓了一跳。

“纪安哥,你冷静点啊。”有练习生说道,“别冲动,冲动是魔鬼,有问题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聊,纪安哥!”

唐纪安没理会外面和洗手间里的声音,他抓住杨小尧的右手臂,反剪下压,直接把杨小尧的脸摁向马桶。

“把东西捡起来。”唐纪安身体下沉,自己的力气加上体重一起压在杨小尧后背上,压得她完全动不了,“不捡,我就把你的头摁进马桶。”

杨小尧哭了起来:“唐纪安,你、你要是真……啊啊啊!”

没等她废话完,唐纪安就加大力气往下压。

“我捡!我捡!”杨小尧害怕自己的脸真的会埋进马桶里,连忙哭着喊道,“我捡就是了。”

唐纪安松了点力气:“捡。”

杨小尧磨磨蹭蹭,用另一只手慢慢往马桶里伸,想到这是马桶,她刚刚还吐了口水,杨小尧就一阵反胃。

她崩溃大哭起来。

“唐纪安,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赔给就是了,能不能别让我捡了,马桶太脏了……”

唐纪安还是那句话:“把东西捡起来,或者我把你头摁进去,你选。”

杨小尧见没有商量的余地,最后还是抽抽噎噎地把东西捡了出来。

唐纪安松开手,声线冷漠:“记住了,以后别来惹我。”

说完,他开门出去。

杨小尧留在洗手间里,一屁股坐在地上,委屈地嚎啕大哭。

跟拍导演还守在门口,见人出来,立马要拍。

唐纪安单手挡住镜头,另一手熟稔的在摄像机上一按,直接关了机器。

“没什么好拍的。”

他刚说完,洗手间里杨小尧一声怒吼:“唐纪安,我和你没完!”

唐纪安对此没有反应,该干嘛干嘛,甚至拿好了衣服,去另一个洗手间洗澡。

同宿舍的练习生们看得一愣一愣的,当着镜头的面和舍友干架就算了,打完以后还如此淡定从容,不愧是s级的练习生,舞台上和舞台下都好牛逼。

唐纪安洗完澡出来,杨小尧已经不见了。

有舍友靠过来,委婉建议唐纪安和杨小尧道个歉和解,杨小尧背后有人,公司又是出了名的爱炒作,今晚的事情很可能被杨小尧拿去营销。

还有个舍友把唐纪安拉到监视器的死角,然后塞给唐纪安一个手机,让唐纪安联系自己的经纪人,提前通气。

他们的举动让唐纪安心暖,也没拒绝好意。唐纪安拿了手机,去洗手间里联系郑幽,把事情大概讲了。

郑幽听得头大,唐纪安可能不了解杨小尧,但郑幽是知道她的,这女人仗着有金主,脾气大脸皮厚,每天都在买营销号拉踩别人,然后尬夸自己是仙女。

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挂电话之前,郑幽免不了对着唐纪安又是一通叮嘱,让他收敛收敛再收敛,千万不要再打架了,这种事情公司摆平次数多了也会烦的。

唐纪安在电话里乖乖地答应了。

打完电话出来,唐纪安意外地在宿舍里见到了虞盏和程小温。

程小温淑女地坐在床边,仰着头在和一个舍友说话,虞盏站在旁边,穿着一件风格很酷的黑色t恤,手里拎着罐甜牛奶。

见到唐纪安,虞盏手一扬,把牛奶扔给唐纪安。

“挺酷啊你。”虞盏道,“镜头前面都敢打架。”

唐纪安接住牛奶,问道:“你们怎过来了?”

程小温道:“你和杨小尧打架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我们特地过来采访你事件的前因后果,顺便还给你带来了新的耳塞和眼罩。”

她指了指床上放着的粉色眼罩和耳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