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神医受7(1 / 2)

谢一恒做了个梦,梦到很久以前,他刚上大学那会儿。

每天都很忙,忙着做实验,做报告,回到宿舍倒头就睡,然后抽空谈谈恋爱。

“谢一恒!你老婆的电话!”

听见声响,他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偏头一瞥,见一室友举着手机,那屏幕上明晃晃地显示着“云雪”两个字。

“卧槽——”

瞬间清醒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伸手就抢过手机接通了电话。

室友们相互对视一眼,默契地凑到了床下偷听。

“对不起……我忘记报备了,我在睡觉。”

“我真的只是在睡觉,没有做其他的,手机放下面充电了。”

电话那头似乎在生气,他解释了很多遍对方都没听进去,最后还把手机挂了,剩他“喂喂喂”的一脸懵逼。

接着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限你十分钟的时间下楼。】

字里行间里透着怒火。

谢一恒急了,急得两步并一步地蹦下梯子洗漱穿衣。

几个室友还在一边看戏,说这就是有女朋友的生活吗?

他火急火燎地下楼,几个吃瓜不嫌事大的还扒拉着楼梯口的窗户,伸长脖子想看看他的女朋友到底长什么样。

这一看,就被吓了一跳。

谁能想到谢一恒的女朋友居然是开着车来接人的。

“他这是被富婆包养了还是咋的……”

“我咋看着不像是女的……”

从他们窗户的角度看,还真没办法看清驾驶位上的人到底是男是女。

但是从谢一恒给的备注“云雪”来看,对方十有是个女的。

“气抖冷,难道男孩子就不能起女性化的名字吗?”一个端着洗脸盆出来看热闹的人凑过来,瞎掰了一句,“想当初,我还把曹雪芹认成女的呢。”

其他直男恍然大悟,不过这样就更奇怪了好吗?!

谢一恒怎么可能交男朋友!?

钢铁直男连女生都勾不到手,更别说男人了!

隔壁宿舍的家伙又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们怎么判定那就是他女朋友……”

“因为……他俩有火花还有情侣钥匙……瞅着也有好久了吧……”

“……”

关于情侣空间和钥匙标识这个,其实谢一恒可以解释……好吧,他实在解释不来。

他的确有个男朋友(虽然在别人看来是女朋友的存在),叫做“明云雪”。

明云雪比他大个七、八岁,现在在华药集团的制药公司做高管,留德海龟派,人帅话少洁癖严重还有点自命清高小脾气的精英男。

谢一恒觉得自己这次肯定要被批了,就因为睡觉之前忘记跟对方说明情况,都怪上午做的那次令人头大的实验。

打开车门,看见驾驶位上坐着的男人,谢一恒深吸一口气,十分诚恳且认真地道了歉,承诺下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方向盘前,西装革履的男人目视前方,眉高眼深,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得没有一丝温度,侧脸的轮廓冷峻清晰,明显还在生气,不然也不会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

没有得到回应,谢一恒还是很熟稔地坐到了他的身边,问他要去哪吃饭。

这次明云雪终于舍得转头来看他了,用冷漠的目光盯了一会儿他的脸,才将身子慢慢地凑过来。

谢一恒连忙用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心想不会是刚才洗脸没洗干净吧?但是他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这时候明云雪的手伸到了他的腰侧,他才意识到对方这是在帮他系安全带。

“以后洗完脸好好照照镜子,掉的眼睫毛都贴在脸上了都没注意到吗?”明云雪替他系完安全带,又抽了一张纸巾帮他擦脸,一边擦一边说他蠢得可以。

“你知道我们院的女生怎么说你的吗?你的照片都被偷拍下来发到我们校园墙上了,好多人都想要你的联系方式。”谢一恒傻笑着享受他的服务,“说你的样子好像里的师尊禁欲人设……”

其实谢一恒都没理解什么“禁欲人设”,就是把那些女生的话搬过来找话题聊罢了。

明云雪平时话太少了,得引些有意思的话题才能聊得起来。

“以后少刷那些没营养的东西。”明云雪毫不留情地说道,“有这功夫还不如多背几个单词。”

谢一恒的笑脸逐渐凝固。

好吧,想要转移注意力的小心思被对方发现了。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这个家伙……

两人刚说着校园墙上的事,明云雪这边的车窗就被人轻轻地叩了几下。

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的女孩站在车外,隔着车窗盯着明云雪,眼里闪着光,看起来很兴奋,那种在街上看见自己偶像的激动。

明云雪瞥了她一眼,摇下车窗问道:“你好,有什么事?”

女孩子红了脸,扶了扶眼镜掩饰内心的惊喜,“你好……那个,可以和你交个朋友么?”

交个朋友等于在问联系方式。

明云雪视线微移,略过她看向她身后不远处的几个“同伙”,她们似乎是在等着她“胜利归来”。

“不可以。”看透一切的明云雪无情地关上了车窗,将那张不太顺眼的脸重新隔绝在了外面。

女孩还没从拒绝中缓过神来,明云雪就将车开走了。

副驾驶位上的谢一恒把头偏到另一侧憋笑,憋得腹痛。

他就没见过谁搭讪明云雪能搭讪成功的,无论男女。

这时候明云雪凉凉地飘来一句话:“笑够了吗?”

“够了够了……”谢一恒低咳一声,立马坐正了身子,“现在去哪?”

“买菜回家做饭。”

谢一恒本来是打算在超市买的,但是明云雪嫌弃超市的肉不够新鲜,要去市场买。

“那我去买吧……那地那么脏,你穿着皮鞋呢。”谢一恒作势要下车,结果门还没开,就听明云雪说道:“你自己买的就没一次是符合我要求的。”

谢一恒气不打一处来:“……你能说点好话吗?”

明明就是你要求太高了!

明云雪面不改色:“想不出来。”

“砰”的一声,谢一恒下车狠狠地关上了车门。

心说这是什么狗屎男朋友!就没一句中听的话!

气死个人!

“那你自个慢慢想!”谢一恒朝车窗里头大吼了一句,然后转头大步流星地走了。

明云雪偏头,炽热的视线紧追着谢一恒的身影,直到他穿过马路彻底淹没在人群里。

往日紧抿的嘴角一松,明云雪忍不住低笑,在他眼里,谢一恒生气的样子简直就像一只河豚。

会不会一戳就泄气了?

下午明云雪没什么事,早早地在厨房里做起了饭。

谢一恒则躺在沙发上打了会儿游戏,打得眼涩的时候目光忍不住往明云雪的身上瞥。

平常对外人冰冷冷的明云雪,回到家里倒成了贤良的人妻。

趁着对方切菜的功夫,谢一恒放轻脚步,偷偷摸摸地靠近,然后顺势搂住了对方的腰。

“在切什么呀?”谢一恒努力踮起脚尖把下巴搁在明云雪的肩膀上,心说这家伙没事长那么高做什么!他下巴仰得好痛!

明云雪手下一剁,肩膀震得谢一恒的下巴差点脱臼。

“剁肉呢。”男人回过头来,谢一恒的鼻尖正好蹭到他的脸颊。

“好痛啊,你用那么大力做什么……”谢一恒松开了他,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你再抱我我就压不住火了。”明云雪一边洗手一边说道,偏偏声音还说得特小,谢一恒没怎么听得清楚。

“你说什么?”

“说你是个没脑子的呆瓜。”

明云雪擦了擦手,解开围裙递给他,说道:“你来做?”

“啊……?”

谢一恒一脸懵,还没反应过来,明云雪就绕到了他的身后给他系围裙。

“居然做到一半让我来做……”谢一恒嘀嘀咕咕地切菜,“你居然会偷懒了,简直破天荒……”

系好围裙之后,明云雪顺势从背后抱住了谢一恒的腰,吓得谢一恒一个机灵,急忙说道:“我在做饭呢!你想干什么!”

明云雪毫无压力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亲昵地蹭着,像只情动的大猫咪,平时高傲的趴在冰箱上懒得抬眼,一发情时就追着他四处跑。

“那你刚才抱我做什么?”明云雪懒懒地掀起眼皮反问。

“我就单纯逗逗你!”谢一恒脸色发红,用手肘顶开他贴过来的胸膛,“去去去一边去,快去洗米!”

真要命,万一这家伙把他在厨房就办了可怎么办!

晚上吃过饭以后歇了一会儿,谢一恒穿鞋准备走了,他还得回去做实验报告。

明云雪要开车送他回去,谢一恒直说:“你去忙吧,公司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吗?”

刚才就有不少电话打过来。

明云雪沉默了许久,最后才开口说道:“回到学校记得给我打电话。”

他本来是想让谢一恒留下来陪他的,但鉴于今天不是什么节假日,学校还要查寝,所以只好作罢。

“知道了,这次一定记得。”谢一恒一边套外套,一边吐槽明云雪像个口是心非的老妈子。

穿好衣服,谢一恒对明云雪张开双臂:“不来抱我一下吗?我下周实验课可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呢。”

本来是正常的讨爱举动,但是谢一恒下一秒就后悔了,因为明云雪抱人不像抱人,像是要把人活生生勒死,完全将整个身子都压了过来,压得谢一恒没命地捶他的后背大叫:“卧槽你别把床上那套用到这里!正常拥抱哪有你这么抱的!”

不仅要抱,还要咬!

谢一恒逃命似的溜了,衣冠不整满脸通红的样子把同个小区的住户都吓了一跳,还被好心的阿姨问「发生了什么,需不需要帮忙」之类的话。

“谢谢,我就是跑得有点快了……喘不过来!”

谢一恒下意识地把外衣领子拉了起来,免得被别人看见那几个通红的咬痕。

「气死了!这家伙属狗吗!?」

表情包小企鹅生气跺脚jpg

下次再也不给他抱了!

坐上地铁以后,明云雪又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回到学校没有。

“没有!”谢一恒一想起自己被咬的事情,就忍不住开口骂他,“你这个……”

但是话还没说完,他身旁就传来了一道声音——

“学长?”

谢一恒转头看去,见一个漂亮的少年坐在他的旁边眼巴巴地瞅着他打招呼。

“你是……?”谢一恒诧异。

“我们之前在一个社团工作过,你不记得我了吗?”少年眼帘低垂,有些伤心地说,“也是,学长平日里那么忙,根本不记得我是谁。”

谢一恒:“……”

他以前参加的社团多了去了,哪记得那么多……不过这个家伙倒还长得有点眼熟,但是容他打完电话再跟他鬼扯。

想着,谢一恒毫不留情地对他说道:“你先等会儿,我打完电话再跟你聊。”

洛满:“……”

谢一恒继续自己的骂人大业,怼明云雪:“你是狗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不着调地问道:“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完全就是女朋友逼问男朋友在外面鬼混什么的语气。

让谢一恒听了也有一瞬间的沉默。

抓准这个时机,洛满朝谢一恒靠了过来,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说道:“学长,我喜欢你,你跟我在一起吧?”

“???”谢一恒满脸见鬼的表情。

要不是电话挂得快,就被明云雪听见了。

“抱歉,我有对象了……”谢一恒急忙甩开他换了个座位,而且没到学校的地铁站就下了车,像碰见什么瘟神一样避着。

不过他到了学校以后发现那个洛满就在校门口等他,阴魂不散的样子让他有些害怕了。

「这家伙有什么毛病吗?明明都说了有对象了还不死心……」谢一恒只得绕到另一个校门回宿舍。

前脚刚走进宿舍楼,后脚手机又响了。

明云雪打来电话的第一句就凉凉地说道:“你最好解释解释刚才的情况,为什么从艺术宫就下地铁,然后又绕远路从校东门回宿舍。”

谢一恒:“……”

你是在我手机里装定位了还是装摄像头了!!?

他都不知道该从哪吐槽了!

无奈之下,谢一恒只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但是问到详细处,他就完全答不出来。

“哪个社团认识的?”

“不记得了……”

“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嘟——”最后明云雪挂断了电话,也不知道是在庆幸他不记得对方的信息还是怀疑他在说谎话。

谢一恒内心大雪纷飞——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不说,又生气;说了,又生气,我到底怎么说嘛!”谢一恒拿着手机嘀嘀咕咕地进了宿舍,离得最近的室友调侃道:

“谈女朋友不就是这样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做‘甜蜜的烦恼’,你看我们宿舍这四个人里只有你能享受到了,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老谢。”

“甜蜜的烦恼?反正我就是烦他管得严。”谢一恒撇嘴,把手机往床上一抛就收拾衣服准备洗澡,心说管他呢,洗个澡把报告写了再睡大觉。

爬上床在小桌子上敲键盘,谢一恒的手机不断地有信息发过来,但是他没理,一心看着电脑上的实验数据写报告。

邻床的室友说道:“你干嘛呢?不回唐妙妙的微信?她说有急事找你。”

“写报告啊,你写完了吗?”谢一恒又抓不住对方话里的重点。

“我说唐妙妙在找你。”

“她找我干嘛?”

“你看消息不就知道了?”

谢一恒这才打开手机,看见了十几条微信信息。

唐妙妙是他们的同班同学,生物一班里为数不多的女孩子,而且人缘好,还是学生会的人,和系里的人都玩得不错。

值得一提的是,谢一恒从大一开始就有男朋友的事情,唐妙妙也是知道的,但是她没有跟别人八卦,免得给谢一恒带去麻烦。

两人平时也没有太多的交流,除非很重要的事情,不然唐妙妙也不会这么急着来找他。

微信头几条,唐妙妙就发来了几张截图,似乎是什么里的片段,谢一恒没仔细看,拉到下面她说的话。

“你在网上被人yy了你知道吗?!”

谢一恒第一反应觉得这可能是重名,但是唐妙妙却不这样认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