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军营冲突(1 / 2)

明末大暴君 念头 1113 字 1个月前

王老三睁大着眼睛,露出不可思议,还有恐惧之色。

他从未想过,竟然有人敢在五军营,直接射杀他这个中军坐营官。

他伸手捂住喉咙,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只能够发出‘嗬嗬’声,随后身形一个踉跄,砰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嫣红的血液流淌在地上,很快就染红了一大片,非常刺眼。

场中一片死寂,所有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幕,眼中透着惊恐之色。

左掖坐营官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中又是惊恐又是庆幸。

如果先前站出来的是他,或许这会躺在地上的,也就是他了。

有了射杀王老三的震慑,所有人都不敢再还手,老老实实地被背嵬军押出官署。

这样的一幕,不断在军营各处发生中,惨叫声此起彼伏,因为这军中总不缺些不开眼的浑人,碰上军纪严明的背嵬军,自然是悲剧了。

然后一个个中上层武官,不是从暖被里被抓起来,就是从酒缸间抬走,其他老兵油条子见此,纷纷赶向校场,他们知道,这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

校场。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更有一队队被抓捕而来的人。

一个时辰后,所有背嵬军全部回来了。

整个校场上站着一大片人,黑压压的,也同样跪着大批的人。

甚至还有躺着的,因为到现在还没有酒醒,嘴里打着呼噜,在这肃静的校场上,显得格外的响亮。

朱由检静静地站着,目光沉冷。

他原本以为京营驻扎在京城,就算是烂了,至少是破船还有三斤钉。

如果拉出来,多少还有些用处。

但是现在,朱由检才明白过来,他太过一厢情愿,也太过高估了京营,这已经不是烂,而是彻底烂透了。

如果等李自成打到北京城,以这些人守城,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启禀将军,五军营所有人皆已全到,总计两万五千三百六十二人,其中二十三反抗被格杀,三百八十五人参与赌博、饮酒、狎妓。”

一名背嵬军哨官大声禀告道。

朱由检瞳孔微微一缩,精光爆射,才两万五千三百六十二人,要知道在五军营花名册上,可是有着六万多人。

这中间有着三万多人的缺口,外出未归的肯定是少数,恐怕绝大多数都是被人吃空饷了。

也就是说,五军营六万多人,其中一半多被人吃了空饷!

这简直是胆大包天!

岳飞看着身上寒气更甚的朱由检,眼中也是冷光闪动。

他低头看着地上打呼噜的大汉,沉声道:“泼醒他。”

噗!

一桶冷水浇下,那大汉大吼一声,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他目露凶光,大喝道:“那个混蛋敢用冷水泼我,找死啊。”

他话刚说完,随即就察觉到情况不对。

大汉转头快速看了周围一眼,随后朝点将台上看来,随即又是大怒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击鼓聚兵,还抓我等,这是在造反。来人,给我拿下此贼,乱刀砍死。”

只是他的话,根本没有人响应,场中一片寂静。

甚至那些跪在地上的武将,听了后也都是纷纷低头,表示与己无关。

不管岳飞是不是真的造反了,他们都不敢反抗,因为先前就已经有不少人因为反抗而被杀了。

更何况如今人家控制了整个军营,他们敢正面直怼,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没听到本将的话么,本将乃是右掖坐营官高程,提督不在,以本将为尊,还不速速拿下此贼子。”高程大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