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宣府沦陷(1 / 2)

明末大暴君 念头 1100 字 1个月前

正思量间,新任东厂厂督王承恩,又抱着一叠折子走进御书房。

朱由检看到他进来,不禁笑道:“大伴,你这司礼监秉笔太监,对下面臣子的折子倒是照单全收。朕估计你这手里抱着的折子,十有八九是要你脑袋的。”

王承恩将手里的折子放到书案上,一份份仔仔细细地叠好,微笑道:“奴婢的脑袋,只有皇爷能要,其他人吵得再凶,奴婢都不会当回事儿的。

再说了,大臣们的折子,以往的司礼监怎么做奴婢不清楚,可自从奴婢担任司礼监秉笔太监之后,可不从敢扣留。

我朝国事,全凭皇爷乾纲独断。”

“大伴此言甚得朕心。”

朱由检点点头,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些要你脑袋的折子,朕只当笑话看。”

“皇爷圣明。”

王承恩忽然看了看左右,轻声说道:“皇爷,奴婢有一事禀告。”

朱由检挥退了御书房里的服侍太监,这才说道:“讲。”

“据东厂番子来报,国丈周奎,今儿个早上去了一趟坤宁宫。”

“哦?他跟皇后说了什么?”

“就是皇爷您派捐的事儿,国丈在皇后面前哭穷,让皇后在皇爷这儿给他说情,免去派捐。”

“皇后答应了?”

“未曾答应。”

王承恩将声线压得更低,说道:“不过皇后后来去自己卧房,取了一个红漆木匣给了国丈,说是这些年皇爷赏赐她的首饰,让国丈去卖了抵账。”

听到此处,朱由检心里不由得一阵怜惜。

他从记忆中获知,这周皇后贫苦出身,这些年‘朱由检’赏赐给她的首饰珠宝,她都舍不得穿戴,全都藏在那个从娘家带来的红漆匣子里了,还时不时拿出来细细擦拭,为此‘朱由检’还笑话过她几次。

“卖了就卖了吧,也难为她了。”

朱由检叹息一声,随后吩咐道:“大伴,你让东厂的人,给朕好好盯着周奎。不仅要盯着他本人,还要摸清楚他国丈府的进项支出,如果发现有问题,速速来报。”

“皇爷吩咐,奴婢自当遵命。”

王承恩显然读懂了朱由检的心思,轻声提醒道:“皇后娘娘的身子向来纤弱,若是家中出事,恐怕经受不住打击……”

“这个朕自然清楚。”

朱由检点头道:“可是朕身为国君,自然要以国事为先。国家如今到这番地步,朕不得不动用一些非常手段。

皇后那边,朕会安抚的。

更何况,她不仅仅是朕的妻子,更是我大明的皇后。”

“奴婢多嘴了,请皇爷降罪。”

王承恩低头道。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家里的事情,朕也只能跟大伴聊几句了。下去办事吧。”

“是。”

…………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日。

一份紧急军情,被摆在了养心殿的书案上。

内阁大臣魏藻德、邱瑜、吴甡、蒋德璟、黄景昉被朱由检传唤过来,召开内阁紧急会议。

五位阁老看过军情文书,一个个低下头去。

宣府沦陷了,而且沦陷的速度,比起之前的预料要快不少。

宣府是大明九边重镇之中最后一镇,宣府沦陷,意味着居庸关之外,已经被李自成控制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