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重建东厂(1 / 2)

明末大暴君 念头 1142 字 1个月前

魏藻德越想越是心惊胆颤,他不禁软软跪倒,上半身伏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不敢说出半句忤逆的话语。

那本募捐名册,顺势掉倒了一边,被吏部尚书李遇之捡了起来。

李遇之默默地翻开名册,也很快看出了里面的玄机,脸色一变,扑通一声跪下了。

名册被一个个传阅下去,朝堂上很快跪倒一片。

除了少数几个人精之外,大多数大臣并没有那份眼力,看不出朱由检派捐数字里的玄机。

他们继续着之前的表演,此刻干脆伏地痛哭,嚎啕之声不绝于耳:

“皇上啊,微臣月俸不过六十石,如何拿得出这笔巨资啊!”

“皇上,非是臣等不愿,实在是家无余财啊。”

“皇上,您这是逼臣贪墨啊!”

“可现在贪墨,也来不及了啊!”

“先皇啊!您就带老臣走了吧!”

……

朱由检端坐在龙椅上,台下众生百态,尽收眼底。

这一切,都不出所料。

他的目光在台下大臣们的脖子上,一个一个掠过。

最终,还是暂且按下了心中的屠刀。

“王承恩,宣朕旨意。”

朱由检淡淡说道,“不仅今日大殿上的文武百官需要捐款,京师里的皇亲勋贵,限期七日,都要拿出一笔银子来。

皇亲勋贵的派捐,王承恩你盯着。

文武百官的派捐,由内阁首辅魏藻德督办。

退朝!”

…………

朱由检背着手,顺着宫墙根走着。

为了节省内务府开支,皇驾龙撵早就被朱由检取消了,他平日里皇宫出行都是步行。

身后太和殿里,群臣久久不肯散去,哭嚎声仍然遥遥传来。

“如此不知进退,这群官员,真不知道是无耻,还是无知。”

尽管表情很淡漠,但朱由检内心深处,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上一次朝会自己动用了屠刀,让这些原本喜欢窝里斗的大臣们提高了警觉。

这次面对派捐,在演戏被自己看破之后,干脆一个个都跪在地上哭,都当起了缩头乌龟。

杀人,也是要有理由的。

无故杀大臣,那就是逼着他们造反了。

朱由检不由暗叹,可惜手里没有这些大臣的罪证。

如果有罪证,那就好办多了。

可现实情况是,如今的都察院、大理寺、刑部这三司衙门,都被东林党牢牢把持,他手里根本就没有缉查大臣罪证的人手。

“请皇爷降罪!”

王承恩忽然拦在他面前,下跪拜道。

“你什么意思?”

朱由检扫了他一眼。

“奴婢该死!”

王承恩低着头,沉声说道,“自从皇爷登基以来,朝堂之上文官掌权,把持言路,国事处处欺瞒皇爷。

奴婢身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却贪生怕死,哪怕知道其中有诈,仍唯恐惹祸上身,以至于皇爷一直被蒙蔽其中。

今日看到那本名册朱批,奴婢方才知道皇爷这十几年来,其实一直心如明镜,只是厚德载物,不愿与臣下及奴婢计较罢了。

如今国事至此,奴婢实在有负圣恩,还望皇爷降罪!”

王承恩这番请罪,让朱由检心里默默点头,对这位大太监又看重了一分。

原本他认为,历史上这王承恩肯陪着主子一起死,确实忠心可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