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痴傻公子(1 / 2)

第六章痴傻公子

几天后,镇南王府的宴会如约而至。

青芜看着好好打扮了的罗苏,赞叹道:“小姐真好看。”

罗苏笑了笑:“就你嘴甜。”

想了想,青芜还是说道:“就是觉得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了。”

听到这话,罗苏伸出去的手一顿,还是从台子上拿起了那根簪子,递给了青芜:“人都是会变的。”

青芜接过来给她戴上:“这根簪子样式真别致,奴婢以前从未见过。”

罗苏偏着头看了看,淡淡的说道:“琳琅阁做的好罢了。”

样式别致吗?她以前也有一支,是秦昊绘图亲手所赠。

这支她做了些改动,然而这支相似的簪子用来引起秦昊的注意就足够了。

罗盈和尚书夫人一辆马车,罗苏就和青芜同车。

上车之前罗苏提出同行,被罗盈断然拒绝了,并且先行了一步。

上了马车后,罗苏忽然掀开车帘,对车夫说道:“前面左转改道。”

青芜疑惑的看着她,问道:“为什么突然要改道了?”

罗苏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靠在车壁上假寐。

马车行驶了半个时辰后,忽然就抖了一下,罗苏睁开眼,眸中一片清冷。

车夫高声说道:“小姐,车轮坏了。”

青芜掀开车帘,茫然的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道路,回头看向罗苏,“到了御安街,这可怎么办呀?”

御安街是车道,距离镇南王府还有一半的车程。

罗苏下了车,耸了耸肩:“只能车夫回去换车来了。”

“那还得需要多久,到时候宴会都结束了。”青芜担忧的说道。

车夫离开后,罗苏拉过在原地急的直转圈的青芜:“到前面路口去。”

青芜问道:“小姐,我们过来这里坐什么呀?”

罗苏抬头看了看天色,不欲多说:“等人。”

差不多一刻钟后,一辆马车从那头驶了过来。

罗苏挥手拦下了这辆车,说道:“是赵将军府的马车吗?我是尚书府的罗苏,可否捎带一程?”

里面有丫鬟掀开帘子,下车对罗苏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道:“我家小姐请罗小姐上车。”

罗苏颔首:“多谢。”

马车里面是赵将军的唯一的孙女赵水寒,两人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

路上的时候,赵水寒问道:“你们怎么站在路口?”

青芜答道:“马车半路坏了,车夫只好回去换车。”

赵水寒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怕是有人故意为之吧?”

青芜吓了一跳,转头看着自家小姐。

罗苏垂眼,神情不辨:“没事。”

听到这话,赵水寒不由得朝罗苏多看了两眼:“你倒是有些不一样:”

罗苏没有答话。不是不想答,而是不敢答,怕泄露了情绪。

她猜想马车可能有问题,才转道来了御安街这边,就是为了碰到赵水寒。

她曾和赵水寒情同姐妹,而赵水寒以前就告诫她秦昊不可信,她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上了秦昊的船,到死才痛悔。

现在想来,感概万千。

到了镇南王府的时候已经不算早,但也没有人刻意留意一个平凡的庶女。

只是和慕容音坐在一起的罗盈,直瞪着眼睛看她。

罗苏视若无睹,在最后面捡了一张桌子坐下。

这时有人高声传道:“丞相府温少爷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