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责骂(1 / 2)

第十一章责骂

罗苏拧眉,下意识地阻止赵姨娘起身的动作,“姨娘,你先别去。”

“阿苏,你放开,”尽管声音颤抖,赵姨娘却依旧坚定地看着她,“姨娘过去下,没事的,你好好的就行。”

罗苏心底一软,即便出身卑微又如何,赵姨娘的慈母之心,却实实在在的让她感受到久违的温暖。

抓着赵姨娘的手更加用力,迫使其不得不坐回了床边。

“不可以,你要听我的。”

罗苏如此说着,继而抬头看向站在门口替陈氏传话的小丫鬟,语气淡淡,“回去告诉夫人,就说我伤势恶化,需要赵姨娘照顾,等我伤口好了,再与赵姨娘一起去给夫人告罪。”

一旁的青芜见此,就往外请小丫鬟。

小丫鬟也不过是正院里的三等婢女,罗苏与陈氏对峙的事情,早已经听到了只言片语。

此时见五小姐真的一改懦弱,淡然冷矜起来,哪里还敢说一些难听的?

喏喏应声后,便离开落英院,回正院复命去了。

且不说正院那边如何恼怒,只说落英院这边,小丫鬟前脚离开,赵姨娘后脚便要起身。

“阿苏,你这么与夫人说话……”

看着赵姨娘慌慌张张地样子,罗苏多了些无奈。

倒是旁边青芜,经过这几次事后,对自家小姐格外有信心,一把揽住赵姨娘欲往外走的身影,轻声道:“姨娘,您不用太担心,小姐心里有数的。”

“您不知道,小姐现在可厉害了。”她一边扶着赵姨娘坐回床上,一边夸赞。

罗苏径自坐在床榻上,静静地看两个人说话。偶尔插句嘴,倒是令赵姨娘的情绪稳定不少。

终于把赵姨娘安抚好送走。

连续几日,罗苏都懒懒地待在落英院,借伤口未愈之事,一直未去正院请安。

而凤卿墓碑被毁之事,也在这几日断断续续地在京城中传开。

这日,罗念伤口终于脱痂,难得有兴致坐在案前插花。

“小姐……不好了。”青芜带着些许慌张进门。

罗苏不为所动:“何事说便是,不必着急。”

“是,”青芜喏喏,将事情简要说了下,“总之刚刚正院传话过来,说老爷要见您。”

“那就去啊。”

见自己小姐如此沉着,青芜也冷静下来,连忙伺候罗苏洗漱换衣。

主仆二人踩着夕阳渐下的余晖,往正院走去。

路上偶遇罗盈,不同于以往的谩骂嘲讽,这次她见到罗苏,只是冷哼一声,便扭头离去。

“这三小姐今日倒是稀奇……”青芜惊奇地感叹才说了一半,就被罗苏喝止了。

“在这庭院之内,说话切记。”罗苏拧眉,淡道。

青芜喏喏点头。

罗苏这边刚踏进正院,就听得室内一阵嬉笑声。

门边站着一个丫鬟,见罗苏过来,微微敛衽行礼,声音清脆干练:“五小姐来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