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下山(1 / 2)

一个月过去了…

竹林雨屋里的院子里头,一名少年,久站于此。他静静的站在这里,抬头挺胸仰望着竹林的上空天上,其白云飘飘,竹林静逸…

一边的溪流,此时水流端急着…哗啦啦的流水声,仿佛,惊动了竹林里的微风。突然,一阵狂风吹起,一片片竹林黄叶,纷纷而落……

少年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不动…仰望着天空。脸色平静的…就好像是没有喜怒哀乐之情一样。没一会,他才缓缓而动。

“该走了!…”

少年念叨一句,这才把目光落到跟前旁的竹林雨屋里去。之后,才缓缓的一步一步走进了竹林雨屋里。外面门前的落叶,在微风拂过的那一刻,都纷纷扰扰着…

它想告诉世人,缘起缘落,皆是空梦一场。生命也亦当是如此!在这个世界上,谁的生命都是一样的,只有一条,也只能活一次。没有人能列外……

此时此刻,在苍悟殿上,一个穿着墨色道袍的少年,跪倒在古天河的跟前。

“掌门师爷!诸位师爷!师父!弟子…怕是要下山了。弟子,弟子…近日家里来信告知,弟子家中出了事,所以,弟子恳请,允许弟子下山回家。”

少年/许怀空磕头而道,然而,面对着眼前的几位老者,此时却是不动声色。许久之后,古天河才开口问道。

“怀空啊!你上山已有多久了?”

古天河平静的问道一句,

“回禀掌门师爷!弟子上山已有三年了。”

许怀空如实而答,

“三年了啊……这么久了吗?你家中有事,下山回家看望,那是孝义之道。我们这几个老骨头也不是是非不分,只是,你既然是我门中弟子,自然是有些话要告诫于你。”

“寒山寺的门律门规,你是知道的,你可莫要忘记了啊!其次,你此事突然,所以,有什么事或话与你师父相告?我们这几个老头子也不参和,毕竟,这个寒山寺,以后还是要交给你们这些后辈的。”

说道,古天河便与之几位师弟就转身离开了苍悟殿,而留下少年一人,独自跪在此苍悟殿上。

过了一会,才有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其人之脸色,观之,像是有一些怒气隐忍着不发。

中年男子在走进来之后,看了一眼许怀空,这才走上到苍悟殿上方。

“起来说话!”

中年男子一声厉道,

“是!师父!”

许怀空也是应声而道,缓缓站起身来。

“你为何要选择在此时下山?你可知道…现在寺里的事务众多?之前,众江湖人士纷纷上山来闹事,现在虽说已经过去了,他们也都走了,可也是把寺里搞得乱七八糟的,正是要人处理之时,你却突然要下山?”

中年男子声声厉道,似乎语气中有几分责备许怀空的意思。

“对不起!师父!”

许怀空也不多作解释,鞠身敬了一个礼数,开口而道。

……

良久,中年男子才松下了一口。

“罢了!你家中出事,师父师叔们也都与我说了,可你也别忘了,你自己是寒山寺的人啊!出门在外,门规切莫要忘记啊。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也别忘了有寒山寺给你做后山,你师父我,虽说比不上你那几位师爷,但是,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软柿子。还有就是,功夫可别落下了啊。日后…要是想回山了,就回来,知道不?”

中年男子说道一番,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