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1 / 2)

八九月份,天气闷热的很,宫里也早早铺上了凉席,胤礽坐在垫上的最右边,乔熙趴在最左边,手里还拿着一个拨浪鼓摇来摇去,发出了“咚咚咚”的声响。

“来,保成,爬到阿玛这边来啊。”

奶娘奶水足,胤礽被喂得圆滚滚的,天气炎热,小孩体力跟不上,他爬几下就会出汗,和之前想爬想走不同,现在他是动都不想动一下。

“来,不怕,往这爬,阿玛在。”

“乖,你看,小鼓多好玩,爬过来。”

然而,胤礽不配合,乔熙就跟和尚念经一般,不停地重复不停地重复,让他实在受不了,慢慢俯身下去,手脚并用,爬到了乔熙跟前,额头上出了薄薄一层汗,乔熙见诱惑成功,很是高兴,抱住胤礽就亲了一口。像是想起什么,他转过头,问向奶娘,“二阿哥平时里开口吗?”

“小阿哥只有在喝奶喝饱了会发出声音,其他时候都不怎么开口。”

乔熙点了点胤礽的鼻子,“朕明日让太医来看一下吧。”

胤礽记得,婴儿没有这么快会说话吧,但是听乔熙和奶娘的对话,他想想觉得快六个月了,会说个把字也正常,因而在乔熙晚上来看他时,便随便说了两个叠词。

乔熙听后眼睛都凉了,他只是觉得这孩子平时不吭声,有些担心,没想到竟然清楚了说出了两个字,不由期待地开口,“阿,玛。”

胤礽抬头,对上乔熙地眼睛,坏心眼地道,“阿阿。”

“阿玛。”

“玛玛”

乔熙有些无奈,但还是耐住了性子,“不是妈妈,是阿玛。”

“阿阿。”

“不对,是阿玛。”

这一来一回十几次,胤礽不想配合乔熙了,干脆躺了下午,用屁股对着他。乔熙反思了一下,觉得是“阿玛”这两个字太难的缘故,于是,他将躺下的胤礽又抱了起来,正对着自己,再一次开口,“爸爸。”

胤礽,“……”这次转生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个折磨。

“保成,喊爸爸,爸爸。”

胤礽内心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面无表情地开了口,“爸爸。”

乔熙顿时心花怒放,一时间难以描述自己的心情,恨不得在屋子里跑上十几圈,这天下午,他抱着胤礽,跟乾清宫的梁九功、大宫女桑琪以及过来玩的胤禔,都一直重复着,“保成,他会喊爸爸了!”那模样骄傲的,不知道的,还当小阿哥干出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其他人还好,胤禔一听,也跑过来要抱胤礽,乔熙有些不放心,没敢让他抱,他也没生气,双手撑着头趴在那,眼睛亮晶晶地道,“哥哥,弟弟喊哥哥!”

见胤礽不理他,胤禔想了想,又道,“那喊额娘,额娘!”

胤礽这下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来了个响破云霄的嚎叫,让胤禔一下子愣住了,动都不敢动,如同犯了错一般。

“阿玛,我不是故意弄哭弟弟的。”

乔熙摸了摸小孩的头,“没事,婴儿总是会无缘无故哭的,你妹妹不就老是哭嘛。”

胤禔点了点头,但是还是过意不去,他凑过去,直接“吧唧”一口亲了上去,在胤礽脸上留下了一口口水。胤礽呆住了,停止了哭泣,随后用手擦了下脸,碰到口水的瞬间,更崩溃,哭的更加投入了,恨不得哭个天昏地暗。

快乐并没有多久,很快不少大臣就匆匆进宫,面露慌张之色,“皇上,吴三桂放出消息,他已找到朱三太子,并且相谈甚欢,欲联合相抗大清。”

朱三太子…上一次冒充朱三太子的案子还没过去一年呢,现在就又冒出一个,而且乔熙敢断定,这绝对是个假的,就是个被推出来的幌子。朱三太子真的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看来,吴三桂他们是忘了如果不是他大开山海关城门,我大清也没这么容易入主中原,现在他又想打‘反清复明’的旗号,没这么容易!绍临,你找些文人,给我把他的事迹给我再写一遍,我倒要看看,他哪来的脸说这些!”

民间最近风波不断,乔熙想了想,吩咐道,“索额图,朕记得,你之前不也寻得朱三太子的下落吗?”

索额图一愣,随机就反应了过来,笑道,“是,这两天估计就能寻得朱三太子本人,吴三桂胆大包天,竟找人假冒朱三太子!”

一场隔空骂战就此开始,正反双方分别是大清文人代表团和吴耿联盟文人代表团。

吴耿联盟:大清入关以来残暴不仁,逼迫百姓剃发易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