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第十一章(1 / 2)

“崽崽怎么了?”

“难受了?阿玛换个姿势哈。”

胤礽盯着乔熙看了看,却是确定了康熙右手没什么事。

乔熙在胤礽不情愿的目光下,连续啵啵了好几口,将人换到左手抱着,才将奶娘宫女们喊进来,“保成平时哭闹吗?”

“不怎么哭闹,小阿哥聪慧的很,除了喝奶就是如厕,别的都不怎么吭声昵。”

乔熙心里咯噔一声,看着胤礽有些心疼,这…莫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胤礽心里也咯噔一声,呼吸都不由得急促了两分,当机立断,扯开嗓子就开始干嚎,一边嚎,还一边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力图甩到乔熙的脸上。

乔熙没想到,一个小婴儿力气会这么大,加上他根本不敢使力气,最后只能将小家伙交给奶娘抱着。

奇迹发生了,小崽子一到奶娘怀里,就不哭了,奶娘咽了一口口水,想开口解释,又怕触皇上霉头,低着头努力缩减自己的存在感。

乔熙倒是没生气,有些无奈地轻轻刮了刮小家伙鼻子,“小没良心的。”

说完,乔熙嘱咐了几句,便又回了自己的寝殿,朝身后的梁九功道,“给朕找几件便衣,朕要去图海那一趟。”

梁九功有些错愕,脚步都顿住了,“皇上…今个是小阿哥洗三,如今也不早了,您这时候出去…”

乔熙也愣住了,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洗三,我竟然没想起来这回事。”现代除了百天宴和抓周,其他早就不办了,乔熙一直忙这忙那,也没有想起来这回事,如今想起来,他便想抽自己一巴掌,亏他标榜自己是太子爸爸粉,结果连小崽子洗三都没想起来…

梁九功有些无奈,皇上对小阿哥的宠爱有目共睹,结果怎么连洗三这样的大事都能给忘了,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揉了揉眉心,乔熙又道,“可有详细流程?”

“有的。”

乔熙忘了,内务府和礼部可不敢忘,早早就准备着了,乔熙将折子仔仔细细看了看,有些不满,“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流程。”

梁九功眨了眨眼,更加无奈,“皇上,这些流程自古就是如此,之前几位阿哥洗三也是这般。”

“不行,这生姜和鸡蛋怎么能放在小孩头上脸上的,这不是胡来吗?!孩子皮肤多嫩啊。”再说了,之前几位阿哥洗三这身体里头又不是他。

梁九功,“……”

梁九功很艰难地控制住自己没有翻白眼,随后解释道,“皇上,就是象征性的意思一下,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左右也没什么实际意义,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反而难办,这样吧,从今日起,宫里洗三便删去这项流程。”

梁九功,“……”

犹豫了一下,梁九功试探地问道,“奴才通知礼部尚书和内务府总管?”

“算了,你将礼部和内务府负责太子洗三的官员都召过来,朕正好有事叮嘱他们。”

梁九功瞳孔微缩,脸颊似被什么僵住了一般,心里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皇上对之前几位阿哥也不乏宠爱,却是从没有说过要立太子的话,如今不经意间吐露的“太子”二字,是皇上要表示什么吗?只是皇宫早夭的孩子多,小阿哥要能活下来才是正理。

礼部和内务府几位官员到时,乔熙将之前说与梁九功说的理由说了一遍,几位官员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只是皇帝今早才遭到群臣抵制,他们还是顺着皇上的心意的好,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一旦哪个小阿哥真的出了什么毛病,鬼知道皇帝会不会迁怒他们。

“皇上,小阿哥洗三的地点您觉得在哪合适?”一般小孩出生在哪个宫就在哪个宫办,只是皇后在那崩逝没多久,几位官员这才拿不定主意。

“还没几个时辰就开始了,你们连寝宫都没定下来?不知早点请示?”也不至于让他差点忘了…

“皇上息怒,皇上不召见臣,臣也真准备请示呢,一应东西都备好了,布置倒花不了多长时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