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第四章(1 / 2)

随着时间的推移,乔熙心情不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越来越烦躁,他不可能永远让人代笔,而学习需要时间,同时康熙会的还有很多,如今三藩之乱就在眼前,没有人会等他。

这样下去,他迟早会露出破绽,至于露出破绽后会有什么后果,乔熙不想去想,或者说他不敢去想。

突然一阵眩晕,乔熙只觉得眼前的东西渐渐模糊,下意识地喊道,“有人吗?!”

梁九功等人进来时,乔熙已经倒在地上没有了意识,宫人们都吓得不行,胆小地甚至直接哭了出来,太医赶来后试了各种方法却始终没能起到一点效果。

太皇太后急急忙忙地赶来,了解情况后,脸色阴沉,“这是怎么回事,这叫人没事?人没事倒在地上?梁九功,皇帝这段时日操劳国事,之前还彻夜未眠,本就身体不适,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呆在屋里头!”

梁九功也不辩驳,直接跪了下来,“奴才有罪。”

太皇太后闭上了眼睛,顿了一会,沉声道,“也不是你的错,皇帝让你们出去,你们又如何能辩驳。此事…绝不可以外露,皇上只是累了,暂时歇一歇,明白了吗?!”

“奴才等明白。”

太皇太后又转头看向几位太医,语气软了下来,再不复刚才的严厉,“王太医,姜太医,如今多地反叛,战局不容乐观,若是皇帝迟迟不醒,朝廷甚至整个天下都会动荡不止,我不威胁你们,说什么狠话,我只是以玄烨的祖母,代替天下人恳求你们。”

太医院的人吓得连连磕头,“太皇太后言重,臣等自当竭尽全力。”

如今战事吃紧,御门听政更是每日的惯例,可接连几日都不曾有人见到帝皇,流言蜚语也渐渐开始多了起来,大臣们更是心急如焚。

空中无人看见的地方此时也焦急地讨乱着-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出现排斥?这可是和最具身体最契合的灵魂了!”

“对啊,而且之前你不是保证他肯定想呆在这的吗!”

“他之前自个说想当康熙,想看那孩子长大的,我怎么知道他这么能变!”

“那现在怎么办?要是乔熙也走了,这坑没法填了,时间久了,这具肉身坏了,这些人再把□□一埋或者干脆烧了,那就彻底没救了。”

“这样,他最开始想来清朝,不是因为那个还未出世的小崽子吗,咱们提前让那小崽子出生。”

“能行吗,那孩子还没到时候。”

“行,我们几个一起护着,保证比十月怀胎的婴儿还健康!”

乔熙醒的时候,只感觉头很疼,只感觉身体好像成了一种负担,甚至还不听大脑指挥,耳边传来了几位大臣和一位老太太的声音。

“太皇太后,吴三桂和耿精忠似乎都在京中留有探子,皇上昏迷的消息已经快要瞒不住了。”

“玄烨这昏的莫名其妙,也不知究竟是意外还是有人…想要暗杀。”

乔熙张了张嘴,“皇祖母…”

众人皆是一愣,连忙跑到了乔熙的床边,乔熙看着眼前有些苍老疲惫却依旧掩不了优雅风度的老太太,心里头也乱糟糟的,孝庄太皇太后,竟然就站在他床头了!

乔熙转头又看向几位大臣,“如今战况如何?”

大臣噗通一声跪下了,犹豫着要不要说。

太皇太后瞥了他们一眼,又看了乔熙一眼,平静地道,“我的孙儿心理承受能力还不至于这么差!”

“延平、邵武、福宁、汀州、潮州…被叛军攻下,广东潮州总兵官李进忠、海橙总兵赵得胜、漳浦总兵刘炎、浙江平阳总兵蔡朝佐、温州总兵官祖宏勋…均叛。”

乔熙越听越心惊,如今的情况比历史上更为严峻,有几人反叛的时间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还提前了,他最大的金手指就是知晓历史,可在对朝廷势力都知道的不全面的情况下能发挥多少?

空中的几位看见乔熙灵魂又要往外飞,吓得脸都变形了,“快,他灵魂和□□还没合一块呢,这一被刺激,又要出去了!”

“封住,快封住!”

好不容易忙活完,几位上任没多久的神仙又听见乔熙问道,“范承谟可有收到信?”

“信送到范大人手中了,只是信送到后没多久,耿精忠便直接反了,范大人联合其他几位大人想要先诛刘秉政,您出事的消息就被耿精忠宣扬了出去,其中一人反水,范大人被俘,如今据说被束缚在营地,连吃喝都没有。”

几位神仙如临大敌,见乔熙灵魂没有再出体的迹象才松了一口气。

“快让那个小崽子出世,我受不了这种刺激了。”

乔熙在宫人的服侍下刚刚喝完一碗粥,就看见有人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瞧着好像之前在坤宁宫见过。

“怎么了,是皇后哪里不舒服吗?”

“皇上,皇后娘娘原本还好好的,哪知道突然就喊肚子疼,太医来看后,说是要生了,就连忙叫了产婆,如今已经过去了。”

乔熙懵了,要生了崽崽不是五月份生的吗,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乔熙没有时间想太多,就带着人匆匆去了坤宁宫,剩下的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看向了太皇太后。

“都回去吧。”说着,太皇太后也带着人往坤宁宫去了。

乔熙是一路跑过去的,到了产房外,看着一盆一盆染红的热水往外端,听见屋里头撕心裂肺的声音,握着拳头,急的是团团转。怎么这么突然,是崽崽吗,怎么会早产这么久,是不是他带来的蝴蝶效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