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 2)

市委班子.2 许开祯 2081 字 10个月前

马其鸣像是掉进了宴会堆里。

温情的祝福,暧昧的恭贺,表白,暗示,甚至裸的吹捧。地方上为官竟跟省府里面如此不同。一连数日,他都泡在形形的见面会、恳谈会、情况了解会上,然后是酒宴,没完没了。

他就像突然而至的一位远房亲戚,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嘘寒问暖的照顾。又像是一位新娘子,被一双大手牵着,去四处拜见、认门,跟这个大家庭的主人们一一照面。总之,他算是被展览了一遍,也被检验了一遍。

还好,他坚持住了。原来还想过不了这一关。马其鸣做县委书记时,曾有过这方面的教训。他在酒场上连续泡了一个月,直泡得头痛欲裂,胃要烂掉,可后面排队的人还是怨声载道,好像晚跟他吃顿饭,头上的乌纱就会掉似的。他终于喝不下去了,拍着桌子骂秘书:“我是一辈子没喝过酒还是咋的,要你天天给我抱来个酒坛子?”结果这话一出,他开罪了不少人。不是那些排着队请他喝酒的人,他们还不敢把气撒到马其鸣身上,而是那些从上面各个角落打电话给他做经纪的人。他们认为马其鸣尾巴翘得太高了,不就一个县委书记吗,给谁摆谱呢?结果,他在长达三个月里开展不了工作,甚至进入不了角色。别小看酒场的威力啊!有时候,它比你开常委会还管用。记得当时有位朋友这样跟他讲里面的奥妙。

现在,马其鸣想安静下来,门认了,面见了,厨房的位置也算是知道了,面柜、碗橱,该他了解的东西算是都给他看到了。接下来,就该他这个新娘子进入角色,尝试着给关照他的主人们做饭了。

这个下午,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跟秘书讲,如果没有重要的客人来访,请不要打扰他。然后打开秘书为他准备的政法系统的详细资料,认真翻阅起来。

政法委办公在四楼,马其鸣的办公室在最里面。下午的阳光从窗户泄进来,照得屋子一片暖融。马其鸣的心情也跟着渐渐晴朗,尽管他是怀着委屈和不满来到三河的,但既来之则安之,马其鸣还是很会调整自己。按常委会的分工,马其鸣除了分管政法,还要协助市抓好招商引资、民营经济的发展等工作。按袁波书记的说法,他来自开发区,有着丰富的招商引资经验和渠道,这也叫资源优势,应该充分挖掘。马其鸣却有自己的想法,招商引资和发展经济是的中心工作,他还是少插手,能集中精力把政法系统抓好就很不错了。

正看着,秘书小田进来说:“市公安局吴达功副局长来了,说有工作要汇报。”说着把一封信呈在他面前。马其鸣一看信封上的字迹,觉得有些眼熟。他问是什么,小田说是吴副局长交给他的。说完便退到了一边。马其鸣打开信,果然是欧阳子兰写的,一手潇洒自如、飘动如飞的好字。他带着欣赏的目光匆匆看完,心情为之一惊。她?但他装作若无其事,将信放进抽屉,问:“人呢?”

“在接待室候着。”小田说。

“让他进来吧。”

这个下午,马其鸣是很不想见什么人的,他把手机关了,办公室的电话也拔了。这是他的习惯,人必须专下心来,才能沉到某一事物里去。这段日子见面也好,掌握情况也好,马其鸣在热闹而又乱哄哄的场面中,已经隐隐感觉出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马其鸣一时说不准,但那份感觉很强烈,或许他正是被那份感觉牵引着,才想尽快深入到工作中。

这个吴达功马其鸣并不熟悉,以前有过一两次接触,不是太深,留下的印象也很模糊。真正认识他还是在公安局的见面会上,老局长秦默因病请假,说是在某个地方疗养,局里的工作暂时由他这个二把手主持。见面会上他留给马其鸣的印象是,这人讲话水平高,能控制会场气氛,对公安工作也吃得透。特别是他的群众基础,看上去很不错,上上下下关系处得非常活泛。“活泛”这个词,在马其鸣心里是有某种意味的,也许是他总也处不好周边关系的缘故,每到一处,对那些特能处好关系的人,马其鸣便特别注意,暗暗也有过羡慕。真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马其鸣越来越觉得,处不好关系是一种劣势,无论什么人,一旦被孤立起来,你的结局便注定是失败,败得还很惨。

那天陪同马其鸣去的有副市长,组织部副部长,还有政法委几位副书记,吴达功对这些人都很尊重,但尊重里面却有一份掩不住的熟络。这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主客双方那种坦然、从容,还有会心的眼神、不加掩饰的微笑,都在向别人炫耀着他们关系非同一般。上面去的人如此,公安局内部便更不一般,要不马其鸣怎能说他群众基础不错呢?相比之下,那个沉默寡言的李春江便逊色得多,孤零零的,有点让他这个新来的主管领导同情。

兴许,这也是一种惺惺惜惺惺吧。

吴达功微笑着进来了,秘书小田轻轻合上门,很知趣地退到了外面。马其鸣起身、让座,目光不经意地扫了吴达功一眼。吴达功个高,比马其鸣高出一个头,身材保持得却很标准,没发福,也不见领导肚,让人一下就能想到他在部队上吃过饭。其实却没有。他也是科班出身,西北政法学院毕业,在校期间据说就很活跃。

“有事?”马其鸣轻轻把目光搁上去,暖和地问。

吴达功笑了笑,那笑很有空调的味道。这词也是马其鸣独创的,特指那些会对上司笑的人。空调的功用是什么?夏天凉,冬天暖,总能让人舒服。马其鸣这阵就觉有点舒服。

“没啥急事,”吴达功说,“我刚跟谢副书记汇报了下一阶段的工作打算,过来跟您请示一下,公安系统的大练兵就要开始了,想请您现场做指示。还有……”吴达功说到这,停顿了片刻,变换了一下坐姿,才接着说,“全省监狱系统的综合整治工作已告一段落,有消息说,我们市的经验突出,省上已打算树为典型。可能西北五省的同志要来参观取经,这事我们想早做准备,具体计划还没拿,想请您做具体的指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