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 2)

市委班子.2 许开祯 1863 字 8个月前

李春江孤独地坐在办公室里。

得悉苏紫没能堵住马其鸣,李春江心里漫上一层绝望。难道他也不敢接这状子?还是苏紫错过了他?不可能,李春江相信苏紫不会错过。一切都是他精心算计过的。为了打听到马其鸣上路的准确时间,李春江不惜动用省城公安界的朋友,让交警一路跟他联系。直到马其鸣快到吴水的时候,他才安排苏紫一家去高速公路,而且,他还特意跟高速路的交警交代,千万别阻断苏紫的上访,就算帮他一个忙。

李春江这样做,也是迫于无奈。没有办法的呀,只要马其鸣一踏上三河地界,一坐在他政法委书记的位子上,就会被各种各样的力量包围,苏紫再指望他申冤,怕就成了水中月、雾中花。

可是就是再这样算计,也没能帮苏紫把冤情呈到马其鸣手上。一定是他也怕这案子,或者,就是有人提前打了招呼。

正乱想着,郑源打来电话,质问苏紫上访是不是他安排的?他刚说了声“是”,郑源便大发雷霆,骂他是往死里害苏紫。“知道不,苏紫刚离开高速,就有一辆摩托车飞驰着向她撞去。若不是我按排人保护,这阵儿她就没命了!”郑源的声音很高,震得李春江耳膜都疼。李春江感到震惊,光天化日之下,他们竟敢如此下毒手!半天后他问:“苏紫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春江,你就别再瞎管闲事好不,算我求你好了。”郑源的声音突然软下来,真像是求他似的。李春江真是弄不明白郑源。按说陶实出事,最急的应该是他郑源,可是他却一次次阻拦自己,不让他把事情往大里闹。李春江有点泄气,不过对方下如此黑手,李春江还是惊出一身冷汗。

下班后,李春江回到家,女儿朵朵还没回来。他放下二十元钱,给朵朵留张条子,告诉她晚饭自己想办法,随后便往医院赶。

李春江的妻子叶子荷住院了。几个月前她说那儿不舒服,李春江没在意,结果前几天形成肿块,李春江这才怕了。医生初步诊断为癌变,详细结果还没出来。李春江脚步匆匆赶到医院,先往主治大夫那儿奔。刚到门口,便听到两位大夫在谈论病情,正是他妻子叶子荷的。李春江听了没几句,头里便轰一声。他推门扑进去就问:“大夫,我妻子到底怎么样?”

两位大夫交换了下眼神,其中一个说:“李局长,请跟我来。”

李春江被带到一间办公室,负责叶子荷病情的周医生说:“很抱歉,李局长,下午我们经过会诊,确诊你夫人的乳腺已经癌变。”

什么?尽管之前已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听到周医生明确的答复,李春江还是惊得说不出话。癌?多么可怕的字眼呀!他的脸色瞬间蜡黄,心情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半天,他抹抹额上的冷汗,结巴着说:“周医生,已经肯定了吗?”

周医生点点头,表情也很沉重。

“那……会不会有危险?”李春江感觉自己已经接不上气了。

“暂时还不会,不过得抓紧手术。目前情况看,手术的意义还很大,我希望你尽快做通病人的工作,跟我们积极配合。”见他不停地擦汗,周医生顿了片刻,接着说,“要说乳腺癌也不是多可怕,但你夫人癌变的部位比较特殊,离肺部很近,如果发生转移,就很难控制了。”

周医生还在说,李春江脑子里早已空空一片。关于病情拖下去的后果,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回到病房,发现桃子也在。两个女人正在说笑,护工不知去哪了。李春江强装欢颜,跟桃子打过招呼。桃子问他怎么没去会上蹭饭,李春江不明白地盯住桃子。桃子说:“今天不是马书记上任吗,各路神仙都来了,你这神仙怎么没去凑热闹?”桃子这人就这样,不管什么场合,她都显得快活有余,仿佛那张脸从没阴过。有她陪着叶子荷,叶子荷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李春江随便支吾几句,便坐在病床边,问叶子荷今天感觉咋样,想吃点啥?

桃子惊讶了一声,说:“老夫老妻的了,还这么肉麻,也不怕我吃醋。”正说着,桃子的手机响了,是郑源,问她在哪儿。桃子说:“我还能在哪儿,陪子荷呗。”郑源问:“李春江在不?”桃子故意说:“不在,现在的男人,巴不得老婆出事呢,跟你一个样,又不知让哪个妖精勾走了。”说着还冲李春江吐了下舌头。不知怎么,李春江心里忽然翻上一层浪,觉得桃子不该开这种玩笑。桃子再拿话训他,他便没好气地发火道:“你能不能正经点?”郑源大约听见了李春江的声音,告诉桃子别走开,他马上过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