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 2)

市委班子.2 许开祯 1863 字 10个月前

几分钟后,郑源就赶到了,一进门便问:“结果出来了没,医生到底咋说?”李春江躲闪着目光,装作没事地说:“检查结果出来了,良性瘤。”桃子马上说:“我就说嘛,这么漂亮的美人,老天爷怎么舍得她得那种病呢。这下好了,不用担心了。哎,子荷,快说,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叶子荷这一住院,什么胃口都没了,平日爱吃的东西,只要一端到嘴前,便反胃。她问李春江:“朵朵呢,她怎么吃?”李春江说:“我留了钱,她自己会吃,你想吃什么?”没等叶子荷回答,他又说:“看我这忙的,给你连饭也做不了。明天我请假,索性就在医院陪你。”叶子荷感激地看了眼老公,有点放心不下地说:“我这儿不用你多操心,朵朵马上要考试了,不能让她老在外面瞎凑合。”正说着,护工来了。护工是位三十多岁的下岗女工,是桃子拖人找的,人很实在,照顾病人也很周到。她提着热腾腾的一盒面片,不好意思地冲几个人笑笑。李春江接过饭盒,要亲手喂叶子荷吃。叶子荷打开他,说:“你陪他们去外面吃吧,吃完早点回家,晚上有玉兰陪着我,你就不用来了。”

玉兰便是那位护工。

三个人出了医院,桃子提议去吃火锅。李春江哪还有食欲,推说自己头痛,想回去。郑源看出不对劲,拉过他说:“跟我说实话,是不是那个病?”李春江刚点了下头,泪水就涌出来了。

叶子荷的病情立刻引得大家一阵慌,尤其是桃子,一听叶子荷真是癌,泪水便汹涌而下,死死地抓着郑源的胳膊,哪还能看见刚才逗笑的影子。郑源叹了口气,说:“现在悲伤还不是时候,赶快想办法治疗。这么着吧,你跟桃子先去吃饭,我这就回县上。县医院的秦院长跟省肿瘤医院的专家关系不错,我连夜去请专家,一定要尽早会诊,拿出一个最好的治疗方案。”说完,便丢下李春江跟桃子,坐车走了。桃子这才擦干泪,劝李春江:“你一定要挺住,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没信心,走吧,先吃饭。”说着硬拉着李春江去了街边的一个饭馆。

李春江和叶子荷都不是本地人。李春江老家在河北,大学毕业后先是分在省公安厅,后来又到基层,一路辗转,最后才调到三河市公安局担任副局长。叶子荷老家在陕北农村,毕业后分在三河市乡下当老师。跟李春江结婚后的第五年,她从乡下中学调到市区,去年通过竞聘,担任了三河二中的副校长。想不到好日子才开了个头,无情的病魔却突然找上了她。

省城来的专家跟三河市医院的大夫经过会诊,确定叶子荷的癌细胞还未扩散,应立即做手术。谁知叶子荷本人却死活不同意。任凭李春江磨破嘴皮,她就是不同意。其实,从住院那天起,叶子荷便预感到自己得的不是什么好病。之所以不把怀疑说出来,就是怕李春江担忧。这么些年,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丈夫和女儿为她担心。眼下丈夫正在人生的又一个节骨眼上,虽然李春江不明说,但是细心的叶子荷却比谁都清楚。丈夫又一次面临着大挑战。更要紧的是女儿朵朵。朵朵马上要高考,如果这时候让朵朵知道她患了癌,要做手术,无疑是晴天霹雳。孩子怎能安下心,试还怎么考?这些都是阻挡她做手术的缘由。她把痛苦掩藏在心里,笑着跟李春江说:“先保守治疗,等朵朵考完试,一切都听你的,好不?”

李春江抓住她的手说:“子荷,不能拖,说什么也不能拖。”

“春江,你不要逼我好不?这么些年,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脾气?除了手术,我啥都听你的。”

李春江没有办法了。他也是迫于无奈,才将实情告诉叶子荷。原想她会承受不住,会垮掉,没想她比他还坚强、还乐观。但是,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不做手术呢?

没办法,他只能把说服工作交给桃子去做。他甚至想去陕北老家搬救兵,求年迈的丈母娘来劝妻子。

电话突然响了,刚一接通,就听朵朵在电话里大叫:“爸爸,快来……”

李春江惊出一身冷汗,此时已是深夜零点,他是看着朵朵上完自习平安回家后才赶来医院的。“朵朵!”他叫了一声,就往外跑,跟进门换药的护士撞了个满怀。他疯狂地奔下楼,冲出医院,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路上他一次次往家里打电话,可电话老是占线。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了。朵朵,朵朵,他一遍遍呼唤,生怕可爱的女儿有啥不测。

医院里,被电话击中的叶子荷从床上跳下来,疯了一般往外扑。任凭护工和桃子怎么拦,就是阻止不住。平静的医院经她一闹,立刻慌乱起来。值班大夫带着医护人员迅速赶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强行将她摁到床上,桃子扯上嗓子喊:“不就一个电话吗,你紧张什么?”

“朵朵,我的朵朵——”叶子荷完全失去了理智。她心中担忧的事终于发生了,这一刻,她突然地恨起李春江来,恨他当初不听她的劝阻,非要——

十分钟后,李春江赶到家门口,防盗门紧闭,楼道里一片安静,不像是出了什么事。掏钥匙,拧开锁,一切也都正常。进门的一瞬,他嗖地拔出枪,屏住呼吸,一脚踹开门。朵朵从里面扑出来,一抱子抱住他。“爸爸,刀,刀……”

李春江看见,一把飞刀插在阳台通往客厅的门柱上,上面扎着一封信。他的心这才哗地一松,能喘过气了。“朵朵,别怕,有爸爸在——”李春江拍着朵朵的肩,先让朵朵安定下来。然后走向阳台。飞刀是从阳台窗户里射进来的,李春江后悔自己太过粗心,忘了关好窗子。他取下信,只扫了一眼,便将它撕得粉碎。朵朵抖着身子问:“爸爸,是谁,你到底得罪谁了?上面写啥?”

“没事,朵朵,不用怕,他们是一伙无聊的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