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女子为刀(1 / 2)

金镛慕侠传 琴棋书剑 1602 字 8个月前

永王自王府进宫,一路由三千金甲卫沿途护卫,车驾在启宣门稍停,禁卫统领蒙剑上前躬身问安。“义父。”

永王微微撑开双目。“宫中马儿近日可安分?”

蒙剑回道。“宫中一切如旧,陛下每日除淘弄各色玩物,便就是去天舞阁赏舞。”

永王稍是满意,闭目道。“进宫。”

车驾便直奔禁宫而去,百十位金甲卫紧随其后。

蒙剑追上道。“义父,深宫穷险,变端无常,我且随您同进宫去,护卫周全?”

永王轻笑道。“区区小驹,焉能闹天不成?”

蒙剑似还要说话,终是忍止,望着车驾上永王逍遥自傲的背影,蒙剑已知成败所归,陡而大喝一声。“封锁宫门。”

手下不知何意,疑问道。“统领,为何突然封宫?”

蒙剑奋抽龙吟剑,暴啸一声。“杀贼诛乱!”

承德宫内,信帝端坐在于南,小德子服侍在侧。

少时,永王雄昂步进殿来,方才进殿,身后便嘎吱一响,几名宫人已将殿门关上。

永王略是一怔,转而嘴角扬起一抹蔑笑,这禁宫之内,遍是他的爪牙耳目,况且殿外还有百名金甲卫守护,别说这憨痴儿皇帝有何异举,就算先帝在世,凭他久经沙场,一身武力,也未必输其锋芒。先帝何其英勇?还不是死于他手?何况这儿皇帝要人没人,要兵没兵,焉敢造次?思及至此,便也就没记挂在心,径朝殿中迈去。

小德子见永王入殿,连声提醒。“主子,永王来了。”

信帝只顾手中玩偶,头也不抬。“让他入席。”

小德子宣话道。“请永王入席。”

永王仗剑直来,看了一眼沉迷自乐的信帝,连谢恩也懒得谢,径往席位而去。

随着悠扬的乐器奏鸣,八名舞姬便轻嫚而出,领前的一名十七八岁的青衫舞姬,惊为天人。

要说这永王,权霸朝野,执掌天下,何等绝色佳人没有享受过?

但眼前的这名青衫少女,绝非人间之物,此女只应天上有,那妙曼婀娜的身姿,冰玉雪梨的脂肤,芙蓉春色的容颜,怕是连天上仙子见着了,都要自惭形秽。

永王不禁看得神魂颠倒,失声道。“此女子何许人也?”

小德子回话道。“回永王的话,乃天舞阁舞姬,轻舞。”

“轻舞?”永王细念一声,转而淫色泛滥。“妙,甚妙,人如其名也。”

信帝这时突然开口道。“永王何不饮酒?”

永王痴迷于轻舞,目不转睛,端至嘴边的酒盏却忽地顿住,他本就疑心甚重,信帝这一言语,反倒叫他觉着诡诈。

小德子这时又道。“轻舞姑娘,陛下让你伺候永王饮酒呢。”

轻舞这便出了舞池,媚声娇娇。“永王,来,奴婢来给您斟酒”。她撒娇柔柔地将酒盏推送至永王嘴边。“您若不饮,陛下怪罪,奴婢可是吃罪不起呢。”

天仙美色,近在咫尺,芳香吞吐,迷人心魂。

永王几欲沉陷,方待张口来饮,陡而思及信帝等人数提酒水,愈发心疑,于是挡开酒盏,一把挟过来轻舞,淫笑道。“酒先不急饮,孤倒是很想饮你这小仙子呢。”

轻舞顺势倒在永王怀中,咯咯媚笑。“永王您真是讨厌,您若不饮,奴婢可是将它饮光了咯。”说着,举盏一饮而尽。

见轻舞一饮而光,永王陡而哈哈大笑起来,这才放心端起酒盏,正待来饮,轻舞这时却娇怒一声,拦将下来。“永王不喜,又何必牵强,倒不如陪奴婢们共舞吧。”说着,便拉起永王往舞池而去。

这些舞姬本都是些处子之身,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淡淡处子幽香叫人情迷意乱,特别是轻舞那如天仙般的容颜与妙曼的身姿,更叫人难以抗拒。

起始,永王还异常提防,转而实难抵拒,渐而沉恋其中,舞姬们纷纷扬摆着舞袖,翩翩起舞,舞袖一条接一条地从永王身上拂掠而过,每拂掠一次,永王便自觉有如被针扎过一般,甚是诡异。

舞姬们来回穿梭,身轻如燕,争相飞舞,看得他眼花缭乱。

须臾,永王稍觉诡诈,猛晃了几下脑袋,却发现身子愈发沉痛,甚至昏重得厉害。

边上小德子见状,试探了一声。“永王,您怎么了?”

永王摆了摆手,脑袋却越发昏沉,他又猛敲了几下前额,自语道。“孤,孤这是怎么了,明明未曾饮酒,怎却似醉了?”

小德子这时又道。“永王,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适?要不奴才送您出宫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