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忍字无刃(2 / 2)

金镛慕侠传 琴棋书剑 1749 字 10个月前

信帝陡然哭嚷道。“朕不要梦魇做娘亲,梦魇会吃人,朕只有一个娘亲,就是奶娘。”

雯娘咯咯笑道。“憨呆东西,倒是有奶便是娘了。”遂也放松了戒备。

月色渐袭,夜深人静,待到三更天时,信帝已然熟睡不醒,雯娘穿衣起身,看了眼睡死了过去的信帝,这才放心的出宫而去。

门外,小德子学了三声猫叫,信帝骤然起身,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便直奔宣德殿而去,身后小德子焦声追来,“主子,夜寒露重,披身衣裳,披身衣裳。”

宣德殿内,禁卫统领蒙剑仗剑立在空寂寂的大殿之中,心中疑惑层层,他不知信帝深夜将他召来所为何事,那日朝堂之事,他也略有耳闻,对于这名憨痴皇帝,也只能摇头哀叹,基于内心深处,他虽想做一名良臣贤将,奈何时局昏聩,天子痴愚,加之永王毕竟乃是自己义父,忠与义,终难取舍。

信帝阔步迈来,龙威之势,蒙剑稍是一愣,这是他第一次目睹圣容,虽人言天子智弱,但周身透露出来的龙威天姿,却叫人不寒而栗,信帝虽是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天子气度却是与生俱来。

蒙剑疑讶之中,出于君臣之礼仍是行礼道。“陛下深夜召唤臣下,不知何事?”

信帝并未言语,直奔案座,待坐稳后方道。“蒙统领祖上可是随太祖香田起义,开创大宁皇朝,立不世之功的天波将军蒙前?”

蒙剑回道。“曾蒙圣恩,先祖蒙前正乃太祖钦赐天波将军。”

信帝微微点头,从案下取出来一方宝剑。“蒙家数代忠良,蒙统领更是我大宁当世第一武将,人言宝剑赠英豪,此剑名为龙吟剑,乃太祖开国所持,今将此剑赐于蒙爱卿,望爱卿不负朕望,斩尽妖邪,肃清环宇。”

蒙剑猛是一愣,怔怔地看着信帝,不敢置信。

信帝淡笑道。“怎么,朕脸上可有异物?”

蒙剑咳声掩饰道。“臣下只是从未目睹圣容,今日有幸瞻仰天姿,一时失礼,还望陛下恕罪。”

信帝笑道。“蒙统领恐怕是听闻朕痴愚,今日一见却有不同,所以才有所疑虑吧?”

蒙剑心中本是疑讶,见信帝谈吐稳健,更是疑惑重重,经信帝如此袒露,不禁失声道。“原来陛下并非痴愚之人。”

信帝笑道。“世人皆言朕痴愚,若非朕愚,岂能苟活至今?”

蒙剑恍然大悟,暗自叹服信帝隐忍之功,信帝又道。“蒙统领,何以不接剑?”

蒙剑迟疑不决,终是接过宝剑,叩谢圣恩。“承蒙陛下隆恩,赐于太祖圣物,不知陛下欲遣臣下何为?”

信帝毅声道。“自是诛杀永王,重塑朝纲。”

蒙剑心中陡然一寒,手中龙吟剑也险些抖落,信帝却笑道。“怎么,蒙统领怕了?”

蒙剑咽了咽唾沫,欲言又止。“永王虽霸持朝纲,好杀暴虐,但毕竟未生反逆之心…”

信帝淡淡一笑,道。“看来蒙统领还念及父子之义,不过蒙统领似乎忘了,你只是永王诸多义子当中的一位,就算他日永王能窃据尊位,也未必能给你多大的荣宠吧?”蒙剑还未来得及思味信帝之言,信帝却又道。“朕今日加封你为一字并肩王,蒙统领意下如何?”

蒙剑猛是一震,难以置信,一字并肩王,何等尊荣?他激动得喉管接连收缩,以至于握着龙吟剑的右手叭叭作响。

“蒙统领似乎还是难以取舍?”信帝看了一眼犹豫未决的蒙剑,转而笑道。“蒙统领,此剑不仅可以诛贼,还有一用。”

蒙剑疑道。“何用?”

信帝厉声道。“杀朕!”

蒙剑心中陡然一震,信帝却道。“看蒙统领如此难抉,倒不如朕替你作个决定,你大可用此剑将朕的头颅削去,去往永王府邀功,必定封疆裂土,贯以王侯。”

蒙剑握着剑柄的手微微一颤,心中虽是惊惶,但这的确不失为一个上佳之举,永王权霸朝野,手中不仅掌握着八万禁军,河西之地仍有四十万虎狼军唯他是从,况且与自己有着父子之义,而眼前的这位天子,除了孤寡一人和口头允诺,别无一物,甚至没有一兵一卒。两两相比,成败是非,利害得失,一目了然。他缓缓举起手中利剑,直指信帝咽喉。

信帝心中虽是一颤,却也面不改色,淡笑道。“蒙统领,要杀人,你首先得学会把剑握稳,出手快,下剑狠,这样,你的敌人才不可能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蒙剑心中一凛,本是打颤的手,握着的剑更加摇晃不止,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久居深宫,稚气未消,人言痴呆皇帝的十四岁少年天子,面对寒刀利剑,生死一线,竟能安坐如泰山,一双子星般的双眸透露出利剑般的寒光,让人惶然而栗,而久经杀伐的他,虽是手执利剑,执掌生死,却反倒是心惶如鼓,栗栗而颤。

或许,这便就是真龙天子吧?

蒙剑暗叹一声,掷剑于地,跪服道。“臣并非栈恋权位之人,唯慑服于陛下龙威与睿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