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鲁北往事(2 / 2)

校花的贴身至尊 今夜葬 1798 字 10个月前

张玉蟾果然有几分真本事,几乎每天都能掏来吃的,不是老鼠存在地底深处洞穴的谷物就是些小动物的尸体,张玉蟾还将吃不完的小动物尸体晒成了肉干,四人省着吃差不多能挨到过年。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就到了立秋,由于年龄相仿张格选跟张正中成了很好的玩伴。

张玉蟾也甚是喜欢张格选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子,晚饭后便教授两人写字与武功。

这是自打丧父后张格选感到最开心的日子,虽然生活还很艰苦,但是他的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这也许是一种被认同感吧,以前的他太孤单太不被全村的人所注意了。

看到张玉蟾的本事后母亲让张格选拜了师傅,不求学的全会,能让张格选学到一两分傍身的本事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秋去冬来,张玉蟾父子已经在小菇村住了半年有余,一日张玉蟾兴奋的叫上两人带上了铁锨便往黄河边上跑。

张格选虽然不知所为何事一路上也没开口多问,三人下到了龟裂的河底,听得张玉蟾的吩咐后两人对一片区域用力刨了起来。

期间三人轮流开工,直刨到了月上枝头。

此时已经挖下去了十多米深,河底坑洞下已经由黄色的沙土变成了的淤泥,三人浑身上下抹的到处都是,又脏又臭。

就在这时当的一声张格选手中的铁锨碰到了一个硬物。张玉蟾兴奋不已,三人卯足了劲又刨了十多分钟才露出了那硬物的真面目。

借着皎洁的月光张格选打眼看去,没想到竟然是只张着口的大蛤喇,这蛤喇足足有磨盘般大小,也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月。

看到两人疑惑张玉蟾向两人讲清了缘由。

海中贝类皆惧雷电,海礁之上若有蛤蚌蛎蚝张口吐沙,天上有雷电劈下那么张口的贝类此生就再也合不上口了。这时的蛤喇不被雷劈死也会因暴露出自己的嫩肉而死在其他海兽的捕杀之中,若是万幸不死便能够在体内结一珠,所结出的珠子叫作玄丹。

逃脱上天的判定而不死本就有违天合,上天便会时时降下惩戒直到丹碎贝死为止。

玄丹是大蛤修炼的根基,即使知道能够引来雷劫也不愿舍弃。口虽合不上它却练就了一些其他的捕食本领,这时的贝类已经有了些许道行,能够从口中喷出蜃气迷惑他物摄人性命。

海市蜃楼便是由这贝类所吐蜃气所幻化,很多渔民被海上美景所惑进入亭台楼阁后便成了贝类的腹中之物。

大蛤体内结珠算是开了灵智修行入了门,可它却不敢再对着日月吞吐,一旦露头便会引下九天之上的雷电,要想修行只能采取些天材地宝食用。

海中瑰宝虽多可有修为的凶猛水兽也不在少数,相比之下江河里就安全了些,它便逆流而上到江河中摄取宝物助长修为。

这大蛤突一现身便引得天上雷声阵阵,张玉蟾不敢迟疑,忙从身上拿出一块黑布,这黑布也有讲究,唤作雷云布,这是从师门里传下的古物,相传是取九天之上的雷云编织而成,用来包裹玄丹便会掩过上天的惩戒。

这蛤在水里可以呼风唤雨,可离了水却没了保命的本事。它刚出生时不过小指甲盖般大小,如今已经大如磨盘,被其迷惑死在其腹中的人畜不在少数,张玉蟾杀蛤取珠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半年的等待总算没有白费,三人取了蛤喇的尸体便往家赶。此时的张格选早已饥肠辘辘,心中的疑惑也只待到回去后慢慢向师傅请教了。

冬日夜晚的北风有些凛冽,三人在院子里架了一口铁锅炖起了蛤肉,大蛤的贝壳也算宝贝,只因张玉蟾不会炼器只能放到一旁待到日后再做打算。

沸腾的水中传来阵阵香气,张格选感觉自己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那时候没有现在的条件,清蒸爆炒的都是后来的吃法,那时候只能简单的在水中放点盐巴煮,多日不见油水的张格选食了口蛤肉后只感觉口齿留香,光煮蛤喇的汤就喝了三大碗。

这时张格选才有了心思问起了心中的疑惑,因成了自己的门人张玉蟾也就没啥好隐藏的了,向他讲解起了这其中的种种。

原来淘沙只是个幌子,父子二人就是为了这玄丹而来,这玄丹算是不出世的异宝,雷劈不死能结珠的贝类本来就如同凤毛麟角,千里黄河寻起来更是困难重重。

三年前张玉蟾听说山西境内的黄河上出现了奇异景观,亭台耸立高楼迭起,如同仙境一般。张玉蟾断定泥沙下面定是藏有一只结珠的贝类,便带着儿子张正中前往了山西。

由于水浪滔天张玉蟾虽探到了这贝类的气息却因不会分水诀而束手无策,世上是否还有习得此功法的人物已经不得而知,若是再去寻找拥有此番能力之人必定会失去这贝类的踪迹,他便跟着这贝类的气息一路从山西途径陕西河南到了山东。

合该着天要灭这大蛤,北方遭受了四十多年未遇的大旱灾,黄河底下都露出了河床,张格选一看此时不用分水诀也能将这贝类擒来自然是心动不已。

可这大蛤也通了灵智,感觉到了有一股气息一直尾随在自己身后,眼看水流越来越小想要入海躲避已是不太可能,它便将自己隐藏在了泥沙之下龟闭了气息,想待到水流充足后再出来活动。

立冬后的几朵雪花滋润了干枯的河床,也怪这大蛤修行不到家心性有些不稳,竟放出了一丝丝的气息探知外面的状况,不曾想正被岸上的张玉蟾捕获到,由此引来了杀身之祸。若它继续龟闭气息,张玉蟾也拿它没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