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宗祠遭贼(2 / 2)

校花的贴身至尊 今夜葬 1537 字 10个月前

要是让他大爷爷看到他这葬爱家族的鬼样子非丫的抽他不可,张小道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害怕他的大爷爷,这是打小留下的心理阴影。

小时候练功不努力屁股蛋子可没少挨抽,记得最严重的一次自己撅个屁股在床上趴了三天三夜,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后背有阵阵凉风。

张小道也是个苦命的娃,从小是跟着他的大爷爷长大的,据村里的长辈们说他妈在生他的时候大出血死了,没出一年他爸就跟一个大洋马跑了,听说好像是移民去了澳大利亚,相片也没给他留下一张,就算此时父子两个站在一起,想必谁也不会认识谁。

而张小道的亲爷爷在张小道的记忆里是个病痨子,每次自己跟着大爷爷在树下练功的时候他都会坐在墙根下的小板凳上看着他们,一声不吭安静的如同半截埋在泥土里的树桩。

他的话不多,张小道对他的印象也不深刻,没过几年便也撒手人寰,大爷爷便成了张小道唯一的亲人。

张小道坐在挨窗的车位上迷迷糊糊的颠簸了四五个小时才回到了那熟悉的村庄,村子虽然不大可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格外温馨。

看到踩着积雪拖着拉杆箱的张小道乡亲们纷纷向他打起了招呼,张小道也顶着笑脸一一向他们问好。

打开熟悉的院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被磨得光滑的羊肠小路,小路上面的积雪被扫的很是干净。

小路的一旁是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小时候树下练功的场景犹如昨日。

张小道打开房门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大爷爷正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从那极其规律的吐纳声息中张小道听出他正在练功。不敢有所打扰,张小道轻轻地将拉杆箱放到了房间的角落。

“听你的脚步声有些轻浮,怕是拉下练功了吧。”张小道身后突然响起了问话声,显然大爷爷早就听到了他的到来。

“没有没有,每天晚上我都有炼气,术法跟功夫都有所精进。”张小道急忙解释道,生怕惹得大爷爷不高兴。

“那我就试试你精进了多少。”说完张格选突然从太师椅上弹了起来,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哪里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怕是许多青壮年都不能企及吧。

此刻那双灰蒙蒙的眼睛不再有半丝的浑浊,如同盯上猎物的鹰隼般闪闪发光。

弹起的张格选犹如一支离弦的弓箭笔直向张小道射了过去,张小道深知大爷爷的厉害,自己的一身本领都得益于他的倾囊相授。

张小道不敢怠慢,气沉丹田,蓄势待发。

在张格选即将接近他身子的时候张小道蓦地平地拔起数尺,右臂横空一掠挡下了张格选袭来的一拳,这一拳虽被挡下,可张小道仍感觉小臂阵阵发麻。

可张小道此刻已然顾不上这些,忽的身形一转,借助身形旋转的力量拳头直击向张格选的咽喉。能够在瞬息之间使出招数还击着实难得,一起一落间只听得断金碎玉之声。

张格选关键时候抬起了双臂护住了咽喉要害,虽然精妙的化解了张小道的还击,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数步,险些跌倒在地。

张小道吓了一跳忙向前搀扶住他,生怕大爷爷受到任何伤害。

有时候高手过招胜负就在一瞬之间。

“老了老了,要是再年轻个一二十岁哪会用这么愚蠢的方式来防御,动作跟不上了吆。”张格选摇着头说道,“你小子气力还有所不足,是不是破了纯阳之身?”

听到这里张小道尴尬症都要犯了。

“在车上颠簸了一路有一些疲倦而已。”张小道忙解释道,他可不敢跟大爷爷说自己昨晚在网吧里玩了个通宵。

至于破去纯阳之身他倒是想啊,班里好几个哥们已经抱得美人归,这着实让他有些眼馋。可自己一不富二不帅,学校的妹子连拿正眼瞧自己的都没有。

“术法没有拉下吧。”张格选继续问到。

“没有,没有。”张小道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只见他的掌心中竟有一丝丝的雷电。

“大爷爷,我的掌心雷又精进了几分,已经可以感觉到雷电了。”张小道得意的说道。

“总算没有丢祖师爷的脸,我派式微,振兴我教的任务可就落到你小子身上了。”张格选疼爱的抚摸着张小道的脑袋瓜说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