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杨家那点破人破事(1 / 2)

可能是杨老爹在外面呆过,认得几个字比村里人有见识,杨庆远不仅认字,还脑瓜活络。

他这辈子其实没少倒腾,手里也有三瓜两枣,只不过他命不好。

先是两个媳妇生病没少搭钱,后来娶了石氏把手里的银子又花了出去。

儿子相续成亲,女儿出嫁,等到好不容易儿女都成了家,手里又攒了几个钱,朝廷和哪打仗要征兵,他们家按理要出两个人服兵役。

结果两个大的联合起来,把老三推了出去,杨庆远又出银子把老大家老大的那个名额花钱顶了。

石氏为了儿子终于奋起一把,可惜没成事。

老三当兵没多久,就传来噩耗。

当时他媳妇正怀着身孕,听到这消息早产了。

石氏也大病了一场,为了孙子,硬挺过来了。

早产那孩子十分聪明,杨庆远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对石氏照顾小儿媳妇和小孙子的行为只要不太过分就视而不见。

几年前,杨庆远在官道上搭了个茶棚,给过往的客商卖些大碗茶和三合面的包子,几房都想去茶棚,因为他新定了规矩,谁得的银子归自己一房,只要每月交给他多少钱就行。

所以杨家那二房为了银子相互挤兑,丑相毕露。

这个规矩只是苦了三房那孤儿寡母。

石氏和他闹过打过,可惜之前那几十年打过的底子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石秀华直摇头,“你们老杨家这破人破事,真是欺负人啊!”

老杨家的杨庆远:“……”

“放心吧,秀华,以后是咱俩,谁敢欺负你我先跟他拼命。”

石秀华哼一声:“还用别人,就属你最欺负人。”

话是这么说,脸色却缓和了许多。

杨庆远心里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为何,他面对老伴时,总觉得亏欠她太多。

可能是之前“作”的太厉害?现在身体好了,心虚了?

“秀华,回那屋吧,小志和他娘还在东屋呢,还不定多害怕呢?”

石秀华微微皱起了眉。

这软弱的娘,给儿子娶的媳妇也跟她一样。

温柔够温柔,善良够善良,却撑不起事。

二人一前一后回到正屋,三儿媳何氏正低着头捂着眼睛,听到声音抬起头,石秀华就看到她那哭肿的眼睛。

她心里微微摇头,“哭什么呀?我又没死。”

何氏吓的一个激灵。

石秀华想到原主的说话行事,不由苦笑,让她去学那温柔的性子她是学不来,重要的是,让她唯唯诺诺的当个受气包,她就是装都装不出来。

不过,何氏胆子太小,她放缓了声音又说了一遍:“别哭,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对着这个跟自己外孙女同岁,儿子却已经六岁的女子,她那句自称“娘”实是在说不出口。

看着何氏,脑海里全是姜然的脸,从小到大的,心里叹了口气:一天天鲜活乱蹦的外孙女只怕再也见不到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