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剧变(1 / 2)

白洛星乖巧的坐在了在老妪面前的椅子上,老妪挥了挥手,身后的道袍女子便上前递上一瓶小巧的瓷瓶,老妪伸出中指在瓷瓶中沾了点红色朱砂点到白洛星的额头上轻声对说道:

“你是我的孙女,点红自然也不能像寻常百姓一般随随便便找点朱砂就点了,外婆是修行之人,平时没什么机会疼你,这是我从北海的一位老朋友那里买来的材料,外婆亲自研磨而来的,希望你在点红大礼后能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公主,为你父王母后分忧解难。”

白洛星看着眼前这个比上次见面更加沧桑的外婆,不免鼻子一酸,眼睛一红就要流出眼泪,老妪咧开嘴用另一只手捏了捏白洛星的鼻子说道:“傻孩子。”

洛水在白洛星的腰间静静的听着,在洛水模模糊糊的记忆力,点红礼是世间所有女子都要经历的一个重要大礼,由家中最年长的长辈为刚满十五岁的女子用朱砂在额头抹上一点朱红,代表着长辈对女子未来的美好祝愿,而这个傻丫头贵为一国公主,又是青羽皇的独苗,这一天就显得更加隆重。

在白洛星额间点上一抹朱红站起身来之时,台阶下的文武群臣纷纷单膝下跪高喊:

恭贺公主,天佑青羽!

恭贺公主,天佑青羽!

恭贺公主,天佑青羽!

偌大的皇城内声音不绝于耳,皇后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站在群臣面前的瘦弱身影,好像想起点什么,鼻子一酸就要流出眼泪,青羽皇不着痕迹的握住了皇后的手,又对着皇后做了个鬼脸,皇后破涕而笑靠在青羽皇肩上。

洛水还在死盯着那个佝偻老人,他感觉这人越看越不对劲,体内的气息让他产生一丝厌恶的感觉,但偏偏这人又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且看上去很受青羽皇的信任,连自己女儿的点红礼都让他站在身边,想问问白洛星这人的来历又感觉现在不便打扰她,也就只有就此作罢了。

青羽皇这时拉着皇后的手走到白洛星身前,朗声道:“诸位,如今我青羽国边疆战事吃紧,边境蛮族蠢蠢欲动,大战一触即发,我作为青羽皇帝理应身先士卒,带领将士讨伐蛮族,所以,我在此宣布,一个月后我将率领众将士前往边境,洛星公主将在皇后的辅佐下代我处理政务,若我无法归来,洛星公主将是你们新的女皇!”

台阶下一片哗然,首当其冲的一个白眉老者就冲上前来跪在青羽皇面前道:“吾皇万万不可啊,公主虽已行点红礼,但尚且年幼,妄不可主持大局啊,请吾皇三思!”

白洛星也惊呆了,她正欲冲上前去,一旁的皇后拉住了她的手,皇后对她摇了摇头,白洛星心有不甘,但任乖巧的站了回去,只是小手紧紧的握住了洛水,一旁的佝偻老者眼神闪动,浑浊的眼睛盯着青羽皇。

“丫头!”

洛水大喝一声,刹那间,佝偻老者突然暴起冲向青羽皇,朴素的布衣在风中凌冽,握手成拳,对着青羽皇的后心便砸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白洛星手中的洛水剑绽放出妖异的紫芒,其中一缕便化为一把紫色的小剑刺向老者的拳头,佝偻老者也不管不顾,任凭小剑刺向自己的拳头,还是重重一拳砸在青羽皇身上。青羽皇顿时口吐鲜血,像一只断线的风筝飞向阶梯下面。

从老者暴起出拳到青羽皇被打伤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就连白洛星的外婆,那个看起来高深莫测的老妪都没有反应过来,皇后见状立马捂着嘴眼含泪水发疯一样的冲向下面的人群,而老妪则将拿着洛水剑的白洛星护在身后,从袖里掏出一把拂尘指着佝偻老者:“师弟,你今天不给我个解释,师父来了都保不住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