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死里逃生(1 / 2)

夜色好似黑得没有边际,一股阴冷的风夹杂着恶臭的血腥味袭来,叶芣苢已没有力气再行走,她瘫坐下来,一脚踢开脚边的尸体,给自己腾了一席空地。

这是一片荒野之地,唯有无数的尸体作伴,这场讨伐持续太久,久到叶芣苢已然乏力。

被萧旂阳刺了一剑的伤口还在狰狞地流着血,那一剑刺得并不轻,正中两块蝴蝶骨之间的脊梁,叶芣苢觉得或许自己的脊梁已然被刺断。

闭眼之前,叶芣苢伸手拿下了脸上的面具,她一直以面具示人,除了身边亲信,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容,为的或许就是这一刻,将自己置于黑暗之中,以伪装自己,或许还能逃过一死。暗黑的夜色之中,银色的面具泛着微弱的光泽。

天空中泛起鱼肚白时,叶芣苢睁开了眼睛,晨光照在她血色全无的脸上,那是一张冷艳凌厉的脸,本该算得上好看,可在右边眼睛与额角处,赫然出现一块有半个巴掌大小的褐红色印子。

她自是不会这样轻易死去,不然怎配得上为祸苍生的女魔头的称号,她此次不死,势必再次将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杀绝踏平。

叶芣苢在尸海中寻到了一具女尸,将其身上的衣服脱了,又将自己身上这身过于显眼的红衣脱下,换了一身白色的道服。

她从一片尸山血海中爬出来。

烈日当空,后背的伤口已有腐烂的迹象,白色道服上本就有女尸的血,再加之叶芣苢的血,整件衣服变得血色斑驳。

叶芣苢是被饿晕过去的,在一条泥泞的青青小道上。

一位身着布衣道袍的老者路过时,看见身负重伤被烈日暴晒的姑娘,穿着的是百越萧氏的道服,虽然不知道姓甚名谁,但看着总归可怜,于是便心生可怜,便将其救起。

是以叶芣苢再次醒来时,是在一间茅屋小舍里。

鼻尖传来浓烈的草药香,由于极度饥饿,叶芣苢睁开眼睛时只觉得乏力至极,她费力台眼环顾四周,看见了一女孩的背影。

叶芣苢轻轻咳嗽一声,以提醒女孩自己醒了。

果然,女孩听见咳嗽声就立马转过身:“你醒了?”

“这是何处?”叶芣苢问道。

那女孩神态颇为活泼,她道:“此处是百越萧氏清修阁,我与祖父是清修阁的药修,我见你身着白色云纹道服,该是剑修吧?”

叶芣苢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一身青色布衣。

“你那衣服上全是血,我给你换了。”女孩边说边盛了一碗汤药,走过来递给叶芣苢:“对了,我叫萧琏,你叫我小琏就好。”

叶芣苢点点头,接过萧琏递过来的汤药,低头喝了几口,苍白干裂的唇终于沾些水汽,直至将整碗汤药喝尽,她才抬头道:“有吃的吗?”

萧琏的目光总有意无意地停留在叶芣苢右边额角处,以至于有些呆滞,对方话闭片刻之后她才道:“有的,早上剩下的还有些,我去给你盛来。”

“多谢。”叶芣苢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