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1 / 2)

囚妻 木兮娘 1013 字 4个月前

林小安惴惴不安的用眼角余光瞥站在他身侧伺候的人,身高、身材都挺像他男人。

应该不可能,他不可能那么快找到他。

他这就是杯弓蛇影,肯定是杯弓蛇影!心虚,自己吓自己,其实就是一陌生仆役。

那仆役倾身给他倒酒,扑面而来的强烈的入侵感让林小安一阵恍惚,接下来就是一动不动,静如鹌鹑。

“不喝酒?”

男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林小安抬头,发现没人听到。

传音入密。

林小安硬着头皮,慢慢的抬头,对上男人冰冷熟悉的目光,吓得肝胆一颤,当下就想求饶。

“别说话,那么多人看着你。”

林小安吞了吞口水,不敢动。

“不喝酒?你之前不是嚷着要喝吗?”

以前林小安酗酒,被禁止喝,也是闹了挺长一段时间才戒掉酒瘾。可也不是真的就不喝酒了,就是男人为了让他戒酒,于是自己酿了酒给他喝。

男人动手酿的酒,有如琼浆玉液。林小安喝过一次就再也喝不下其他劣质的酒,可男人每个月就给他一盅,小气得要命。

为了喝酒,林小安少不了□□和伏低做小。在床上特别乖巧听话,让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让说什么就说什么,简直像只妖精,把男人哄得服服帖帖,耳软心软。往往这时候,会让林小安得逞。

思及此,贪嘴的林小安没感到愧疚和后悔,反而馋及这个月份的美酒。他还露出委屈的表情,说道:“难喝。跟驴尿似的。”

娇气。

说得好像他喝过驴尿似的。林家好歹是武林泰斗之家,拿出来待客的酒不会差到哪儿去。不仅不差,还是让好酒之人称赞不已的好酒。

宴会中有个狂生,嗜酒好剑,江湖中排得上名号。此时正将整坛酒提起来往嘴里倒,一边倒一边舞剑,寒光闪烁,剑风时而凌厉时而绵软,却引得在场众人喝彩。

听闻这狂生一喝醉就会舞剑,还得是好酒。偏他剑术高超,武林中多的是人想看他舞剑,想从中偷学一二。

足见,林家待客的酒确实是好酒。

可林小安就是让男人宠坏了,胃口养叼了。

人在他耳边笑了一声,说道:“这个月的酒,没了。”

林小安瞪大眼睛,抓着男人的衣袖靠在他身上撒娇:“不行。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你要怎么罚我都可以,就是不准禁掉我的酒。”

明明是男人酿的酒,但他就是能堂而皇之的据为己有。

“不禁,还叫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