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 2)

囚妻 木兮娘 960 字 4个月前

林小安拉了下衣服,微微皱眉,觉得很不舒服。

天气有些热,没有冰块。在深崖底下,大夏天的时候太热,他最讨厌穿衣服。

可是男人下了死规矩,在他面前可以不穿衣服,有第三个人在就不行。哪怕是在少不更事的儿子面前,也不行。

他热,爱钻水里。一泡进溪水里就是一整天,溪水凉,对身体绝没有好处。林小安背着男人泡了两三次,着凉生病。

男人震怒,不允许他再下水里去。

林小安娇生惯养的,受不了热。还是背着男人偷偷浸泡凉水,又着凉生病。他那身体,早年练武落下病根,武功幸好早叫人废了,否则也活不长。武功废了之后,男人就在深崖里找到各种奇珍异草,费心费力的把他身体养好。

他倒好,自己不珍惜身体,随意糟蹋。男人自然生气,把他锁床上不让出去。两个儿子,一个两岁另一个刚出生,正是亲近生母的时候。见不到林小安就哭,声音细细的,像刚出生的猫儿。可怜、弱小,听得林小安心都快碎了。

林小安求男人让他出去,嘴里说着道歉,眼里全是焦急和想念。才两天没见着儿子,跟两年没见似的。可男人看出他的道歉不够诚心,铁了心让他受教训,硬是四天没让见。

彻底让林小安怕了,再不敢去泡溪水一整天。

可是不泡溪水就热,还得穿着衣服。虽然是夏衫,薄薄的一件袍子,可还是热。大夏天,烈日灼灼,拿着蒲扇扇得手疼都还是热。

林小安委屈,忍了几天,那股子害怕刚过去就爆发怒气了。

没掉进深崖前,虽然吃穿不愁,也算是被当成少爷伺候着。可为了权势地位,得时刻不停的练武谋划势力,提高地位。还算志坚行苦,自打掉入深崖,不过三年,便是连暑气这点委屈都受不了。

让人给捧得,更是娇气了。和个从钟鸣鼎食之家出来的娇贵王孙相比也不遑多让。

林小安闹脾气,不敢不吃饭,只是吃饭的时候阴阳怪气。在床上的时候也不配合,在男人摸上他身体的时候一脚踹过去,死活不让碰。

问原因,就给一个字。

连续作了七天,男人妥协了。带回来一大冰块,切碎放在屋里的每个角落,可算是凉爽了。林小安一舒服就不折腾,夫夫生活总算是和谐了。

后来林小安才知道,那冰块都是男人用内力取了地下水凝结起来的。同时也是那时候他才知道,男人的内力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想起这些,林小安更觉得难受。

屋里没有冰块了。

林家这边的冰块都限量,每天分到他这边的就一盆,那还是他情绪恹了两天让林少安获得了心理优越感,特意询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

有就尽管提,他都满足。

林小安要了一盆冰,每天一盆。

林少安黑着脸离开,但还算守承诺。

可林小安拿了冰还是不开心,因为一盆太小了。而据说这还是挺奢侈的了,武林中也就只有像林家这样深厚底蕴的世家才能在大暑天拿得出这么多冰块。

林小安撇嘴,没想到原来林家这么穷。

红珠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倚靠在窗边,浑身跟没了骨头似的林小安。后者狭长的眼眸在听到开门声后乜向这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