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魔临(1 / 2)

王府内,

客厅内,几人聊天,气氛不错,很融洽。

“刘真人,您看,若失是这就跟着您走,还是怎么安排!”王阔海看着刘怀正说道,等着他安排。

若失是给孩子取的名字,叫王若失,有失而复得之意。

刘怀正淡淡一笑,心中早已做好打算,“先不急,我施展法诀先封了他的天光,杜绝妖魔对他的窥伺。”

继续说。

“等到长到八岁再入我门下学道不迟,也让孩子享受一下童年时光。”

刘怀正自己没什么童年,所以希望这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样,学海无涯苦做舟。

王阔海面色一缓,有些高兴,他也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儿子,心里也是不舍得。

面色犹豫,看向刘怀正,“真人,这孩子不能就这么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吗!”他有些奢求,知道圣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刘怀正淡淡一笑,拿起桌上沏好的茶,喝了一口,摇了摇头,“他圣人转世,是带着使命来到世间,能陪在你们身边八年已数不易。”

慧能和尚哈哈一笑,“阿弥陀佛,王施主该知足了!”说罢,捋了捋自己的白色胡须。

王阔海也跟着哈哈一笑,“是啊,我该满足,该满足。”眼神看向窗外,却是口不对心,他真的舍不得。

中午,

王阔海准备了一桌好菜款待刘怀正二人,吃的开心,该办正事了。

请天封印。

王若失是天生圣人,非人力能封印,所以刘怀正打算请示上天,让天降封印,护他度过八年时光。

法坛备好,刘怀正整装预备,做好准备,开始请示上天,“敕”

长剑握在手中,刷,划破手指,鲜血流出,顺着剑身流淌“血祭!”。

口中念念有词,将王家所发生之事,记录于仙册之上,呈于上天。

然后静静等待,半晌!

后面出现阅字。

天空突然出现祥瑞,但转瞬而逝,化为流光,飞射到二夫人房间处。

收功,站定,刘怀正冲着王阔海等人点了点头,示意结束了。

众人进入二夫人卧房,要看看孩子。

只见那天生圣人,王若失不再有任何怪异,黑色皮肤化为嫩白色,变的与平常孩子没什么不同。

不过额头多了一枚胎记,好像一枚星星,锦上添花,也让人觉得不凡。

刘怀正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挂到了孩子颈前,这是流光玉心佩,是他祭炼之物,与他心神联系。

做好一切,刘怀正定定的看了看王若失,王若失毫无察觉,嬉笑玩闹着。

点了点头,刘怀正在王阔海的盛情挽留下,住了一晚,决定第二天启程。

他也是想再观察观察,以免出现什么变故。

翌日,

清晨,日头升起,

王府门口,一群人站着,正是刘怀正辞行,慧能和尚也不再多待,也一同请辞,离去。

临别之际,刘怀正拍了拍王阔海的手,“让他开心点。”转头离去。

王阔海有些怅然若失,这些天他神经都是紧绷的,随即露出笑容,他有儿子了。

刘怀正看向一个方向,“希望你能开心的过完这八年。”他想到。

随后不再多想,他该回去了。

黑魔山,血气弥漫,

坐落在山顶的,魔君殿,邪异却不失威严,令人看到喘不过气,压力十足。

殿内,妖魔井然有序,纷纷落座,正在举行群魔大会。

主座上坐着一位邪异男子,俊逸而狠厉,看着下方众魔,就这么看着,没有说话。

一片安静,平时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都老老实实,谨言慎行。

显然害怕上面坐着的魔君,他叫魔无尘,魔罗刹是旁人叫的名号。

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却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将下方的妖魔治得服服帖帖,及时心中有不服,但面上绝不敢表现。

下面站在首位的一位白衣男子,对着魔无尘拱手,恭敬说道,“魔君大人,唤我等前来不知有何吩咐。”

将姿态放的很低,这人叫白唤,是一只白狐修炼成人型,脑子很灵活。

众人也看着魔无尘,他们也想知道。

咳!轻咳一声,魔无尘开下面口,“三大妖帅都死了。”

下面众魔,面露惊讶,也不知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魔无尘没理会他们的反应,他继续说,“南岭道士,叫刘怀正干的。”

有妖魔开口,是个野猪精,身体肥胖,青面獠牙,让人看的就觉得可怕,

“又是这帮臭道士,天天除妖降魔,没少杀咱们。”

众魔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确实,他们不过出去饱餐一顿,为了那些凡人,这帮臭道士就喊打喊杀,天天降妖除魔,着实烦人。

魔无尘冰冷眼神,看了那猪妖一眼,猪妖缩了缩脖子,退了回去。

白唤上前一步,“魔君大人,觉得该如何处置南岭才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