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扁黄鸟【新书求收藏!】(1 / 2)

我不能被超度 阳间小鬼 1456 字 11个月前

“是谷季明谷先生吗?”

来人一身青色衣衫,黑色长裤,乃是李府下人,马三。

陈林皱眉。

“阁下可是扶风医师谷先生?”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这眼力是真差。

想比较这个问题,其实陈林更想知道他是怎么犯病的。

“听李管家说,他请动了扶风医师来给李大小姐治病,说扶风医师您会在这个小巷子里等着。”

“而谷先生您虽然出手少,不经常露面,但是大家对您高超的医术都赞不绝口,而且说您特别好认。”

“你只消找那个帅过头的。”

哦?

有眼力!

从现在起,我就是扶风医师。

“这都被你找到了,那就走吧。”

“好勒。”

马三前面带路,陈林在后面跟着。

虽然陈林很满意马三的诚实,却并没有得意忘形。

骄矜会滋生傲慢,要保持谦卑。

毕竟论帅,谁能及读者老爷万一。

出了小巷,到大街上。

就听到一声长长的嘶鸣。

“吁~”

却见街道中间,有个小男孩。

小胳膊小腿,脸圆圆的,头发有些发黄。

许是太饿了,正趴在地上舔舐别人慌乱中洒落的白粥。

一匹枣红马在他身前,高高抬起前蹄。

其后是一队大马金刀的捕快,正押着数人。犯人戴着脚镣手铐,各有一条锁链握在骑马的捕快手中。

捕快翻身下马,来到小孩身边,将他扶起,摸了摸他的头。

小男孩懵懂的看了眼面前的捕快,不是他认识的,复低头去舔舐。

马三这时回头对陈林解释道:“那是谢一谢捕头,往日里凶神恶煞,今天竟然转了性子。”

陈林颔首。

两人来到李府门前。

门口有几个锅台。

砖石累积起来的简易灶台上,有口大锅,锅盖已经掀开。

紧衣束袖的男子,正拿着长勺子,站在高凳上,舀着粥。

他是李员外家的远方亲戚,名为熊大胆,李员外是他的七舅姥爷,因为胆子不大,所以都去胆字叫他熊大。

一个披挂着碎布条的小男孩,将碗举过头顶,手伸的笔直,才勉强够上锅台,让他的破碗被人看见。

熊大恍若未见,一副机智模样,仿若看透了他们的把戏。

“我们的粥,被泼皮张抢去了!”弱弱而又坚持的声音从碗底传来。

“走啦走啦,别挡住后面的人了,快走快走!我还不知道你们,肯定是串通好的。”

熊大很不耐烦,拿着勺子不断敲击铁锅,吓唬小男孩。

小男孩缩着,却不走。

陈林看着不像套路。

他走了过去:“给他一碗粥。”

熊大从头到脚瞅了陈林一阵,那认真劲比相亲还仔细,似乎是将陈林定义为了“小人物”。

熊大鼻孔朝天,一脸不爽。

“你谁啊你?”

马三连忙跑过去耳语了几句,熊大惊疑的看着陈林,然后悄摸的给小男孩打了一碗。

李府内,陈林跟在马三后面,在大院里绕来绕去。

在路上,他获得不少消息。

马三可是有问必答。

这时他才知道,这里乃是大乾,幅员辽阔,有九州十八郡,而蓬莱县城,就是属于东来郡治下。

东来郡下的十几个县城,正经历一场长达三年的大旱,至今未有一滴雨水落下。

飞鸟苦热死,池鱼涸其泥。

就是这十几个县城的写照。

而这赤地千里的大旱,听说作恶的是一只妖魔──旱魃。

它一只脚,三只眼,半人高,满口黄牙,一身黑刺,近之能闻强烈异臭。

这铲除旱魃的任务,一直挂在天师府的告示牌上,许许多多的捉妖师都曾接过这个任务,却无功而返。

三年过去,奖赏已经翻的很高,接任务的门槛则是降的很低。

马三丝毫不担心。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仙人老爷们都搞不定的事,他们担心也无用。

话语间,两人就来到了一栋阁楼。

马三带着陈林进去后,登时陈林就愣了。

这竟然就是他刚逃离的地方!

才出虎口,又入虎穴?

那染血的古琴还摆在那里,躺在床上的,不是那个病秧子,还能是谁?

在她周围还有一堆争吵的医师。

“老夫人,扶风医师到了。”

“这位就是扶风医师吗?快来帮我家婉柔看看吧!”

老夫人赶忙请道,众人纷纷侧目。

“咳咳,让我来看看。”

陈林走到床边,装模作样的仔细瞧着。

她面容清丽,眉不化而黛,眼角一点泪痣,红唇拭去了血色,更添三分凄美。

他就看到这么多。

“恩,并无大碍,用我的独门秘药就能痊愈。”

“并无大碍,为何还要喝药?”

“吃药便可无碍,但是不吃这药,那就是绝症。”

陈林信誓旦旦,语气、神情都很到位,神“医”气质快要溢出画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