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婚礼(1 / 2)

悦悦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看了半响才悠悠开口:“你怎么这么安静,跟昨晚两个模样,好像是你陪我结婚一样。”

兮徭缓缓放下手机说道:“你懂什么,我在调节自己,我要放松,不能让自己看上去一副恨嫁的模样。”

这是真的,她此刻确实很紧张,所以才会做点毫无意义的事来分散注意力,比如玩手机。

悦悦似懂非懂的附和道:“对,要淡定。”

说是这么说,不过一会当她看到穆霆身边那几个优秀的男人时,淡定在她的字典里,已经不复存在了。

临近婚礼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兮徭头都不抬就知道来人一定是穆斌,这种场景上一世已经经历了一次,穆斌穿着深蓝色西装,185的身高挺拔,浓浓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薄唇挑起邪笑的看着兮徭。

悦悦也注意到来人,她用眼神询问兮徭:这就是你男人?

兮徭用眼神回应:不是。

悦悦瞬间松了一口气,继续用眼神交流到:还好不是他,这么猥琐的模样,送给我我都吃不下。真怕你瞎了眼看上这种人。

不得不说,人就是很奇怪,即便你不认识这个人,但是第一印象取决于你们会不会成为朋友,上一世悦悦对穆斌的第一印象也是如此,这一世依旧反感穆斌,由此可见,穆斌实在是太讨人嫌,以至于被同一个人讨厌了两世。

兮徭在心里忍住笑,用只有她跟悦悦才有的默契吐槽道:这么猥琐的男人,我也吃不下。

不过兮徭很快就转变冰冷的表情看向莫斌,因为她知道接下来穆斌会说什么。

果不其然,穆斌走到兮徭面前,缓缓蹲下来与她平行说道:“兮徭,我知道你是被逼迫嫁给我哥,如果你现在说不愿意结婚,我马上找借口送你走。”

他一副深情缓缓的模样把自己那颗肮脏卑鄙的心藏得很隐蔽。

这熟悉的情景熟悉的话,上一世兮徭就是被他伪装出来的深情给欺骗,她讥讽的冷哼一声,上一世她也真是瞎,这么虚伪的话都听不出来,如若他真想阻止的话,那这场婚礼早就取消了。

在婚礼当天出来扮演好人,无非就是想让她放下警惕,然后死心塌地任由他差遣罢了。

悦悦听到他这么说,不悦的紧蹙眉头,正准备开口大骂时,兮徭冲她挤眉弄眼,她瞬间明白了,便安静的等着看戏。

兮徭抬头微笑的回应:“你怎么会觉得我不愿意嫁?穆家可是大家庭,钱与势都是数一数二的,放着这么好的家庭不嫁,岂不是浪费了。再说了,穆霆虽然是残疾,不过他手里掌握的可是天大的财富跟权力,我放着富太太不做,是脑子进水?你说对吗?”

穆斌跟兮徭的对话让悦悦惊讶,什么叫兮徭不愿意嫁?什么叫穆霆残疾?她刚想开口询问,兮徭又冲她摇摇头,好吧!这该死的默契,这一刻她只能装哑巴忍住别说话了。

穆斌听着兮徭的回答,有些错愕,他印象中的兮徭是没长脑的,今天怎么感觉不对劲,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身后的门就被推开。

“兮徭,你准备好了吗,婚礼马上要开始了。”凌父催促道,与其说他关心兮徭还不如说他更在乎婚礼能不能顺利进行。

穆斌看见凌父,露出虚伪的笑容打了招呼:“凌叔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