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学长五岁还……(1 / 2)

厉风楠是真把乔熙音当亲妹妹看的。

他母亲风素玉在怀了他后,被他父亲抛弃,她才知道那个之前对她各种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的男人,对她只是玩玩而已,他其实已经有妻有子。

风素玉被渣男的原配找到单位来,当着她同事的面,扇了她两个重重的耳光,骂她是臭不要脸的表子,小三,勾引别人老公。

风素玉失了身又失了心,一点好处没捞着,还被迫背上个小三的名头,自然很不甘心。

她试图解释,但绝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她是被厉文华骗了。

少数相信她是被骗的,也觉得是她的错,要不是她贪慕虚荣,看厉文华一表人才还有钱,企图高攀不属于她这种底层平民阶级的男人,又怎么会被骗?

风素玉为此丢了原本体面的工作,像条丧家犬一样回家啃老,整天过得浑浑噩噩。

直到怀孕快三个月时,风素玉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风素玉第一念头是打掉这个孩子!

她几个月没工作了,手上没什么钱,平时都靠母亲开的小杂货商店养家糊口。

老人家咬咬牙,觉得女儿真想打掉孩子,她砸锅卖铁也支持她,没结婚就带着个孩子,风素玉以后是肯定不好找对象的。

然而,风素玉被检查出是很难怀孕的体质,若是打掉孩子,肯定会对身体有损伤,她以后可能都不会再怀孕了。

不得已,风素玉只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还抱着一丝生下孩子后,把孩子丢给厉家,捞一笔钱的想法。

风楠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生的,只是很可惜,事与愿违,厉家并不愿意认这个孩子。

厉家有原配生的嫡长子,怎么可能欢迎一个私生子回去?

而那时,厉文华和原配是联姻,原配家里正是事业兴盛的时候,厉家生意有不少地方还要仰仗岳家。

于是,风素玉的算盘落了空,孩子只能自己养。

自从风楠出生以来,她没有一天停止过对这个孩子的嫌恶和谩骂,有次甚至想掐死风楠……还是风楠的外婆发现并阻止了她。

那时,风楠才三个月大。

外婆让风素玉去外面工作,孩子自此由她一个人照顾。

风素玉长得漂亮,出去打工重新遇到了一个老实靠谱的男人,没什么本事,但对她很好,俩人很快结了婚。

自此,风素玉每年最多只回来看母亲一次,对她丈夫也不说风楠是她的孩子,直说是她母亲好心收养的孩子。

结婚没多久,风素玉便又怀孕了,生下一个女儿。

小学五年级时,风楠还去远远见过一次他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

结果被风素玉发现了,狠狠教训了他一顿,让他不许再去偷窥他们一家的生活,也不许叫那个女孩妹妹,她和他只是没关系的陌生人。

在风素玉的口中,他就是扫把星,灾星,沾上他,她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她的整个家都会因为他变得支离破碎。

风楠初一下学期,外婆得了重病,快不行了。

风素玉拒绝抚养他,让他要么去孤儿院,要么去找他亲爸。

乔爷爷本来提出由他照顾风楠,只是乔爷爷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已经从小区看门大爷的岗位退了下来,乔家靠着空置的一套两房一厅房子租出去,每个月只有两千租金的微薄收入,再多养一个风楠,要供他吃穿上学,肯定是不够的。

最后,还是联系上了厉家。

厉家此时已经和十几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厉文华的原配家里生意颓落,厉家成了厉文华的一言堂。

他还在外面养了两个别的女人,她们也分别有了孩子。

厉文华同意把风楠接回去,但并不是有多稀罕风楠这个儿子,纯粹是为了膈应他的妻子。

风楠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接回厉家,改名厉风楠。

他不肯放弃风姓,不是因为这个是他便宜妈的姓氏,而是因为这个是他外婆口中,素未谋面,对她很好的外公的姓氏。

回到厉家后,厉风楠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经常怀念在老城区外婆家时的日子。

外婆对他很好,隔壁的乔爷爷对他也很好,小熙音妹妹是从小陪伴他一起长大的玩伴。

他们不是他的血脉亲人,却胜似亲人。

刚回到厉家的两年里,厉风楠还不时偷偷回到老城区,去看望乔爷爷和乔熙音。

在知道乔爷爷也得了病,命不久矣后,厉风楠提出他现在有钱了,也长大了,他可以照顾乔熙音,他会把她当亲妹妹看。

乔爷爷却只是摸了摸他的头,说一声“阿楠懂事了”,转头却是找上了司家,把乔熙音托付给司家。

乔熙音在司家过的根本就不好,她越来越瘦了,也越来越沉默寡言了。

她为了能在司家待下去,才会假装不认识他的,他都知道。

厉风楠看在眼里,心里无比难受,却只能尊重她的选择。

乔爷爷去世时,他还未成年,连在外面租房都没法自己签合同。

厉家连他都不怎么欢迎,便宜爹的老婆对他各种冷言冷语阴阳怪气,亲爹对他也是没少打骂,他在那个家就是个外人,更别提还想带乔熙音一起回去住。

他的确没法照顾好乔熙音。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成年了,是个独立的个体了。

便宜爹对他虽然不好,但在金钱上没苛待他,每个月给他十万的零花钱,他没怎么乱花,都攒了下来,养个乔熙音,绰绰有余。

看着乔熙音一脸满足地吃着双皮奶,肤色有点苍白的小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厉风楠感觉自己满是压抑暴躁情绪的内心,总算跟着松快了一些。

他低声道:“小音,我听说你要从司家搬出来?是真的吗?有什么要哥帮忙的,尽管说。”

乔熙音也不和厉风楠客气,说道:“是真的,我的确有需要楠哥帮忙的地方,今晚先帮我搬个家,然后陪我找家性价比高的酒店,最后,周末陪我一起找适合租住的房子。”

乔熙音早就不是那个十七岁的小女孩了,没有厉风楠帮忙,她这些事情都能完美处理好。

以她的真实武力值,撂倒几个大汉都不成问题,也不怕遇到什么危险。

只是,她很了解厉风楠,若是她从司家搬出来这么大的事,都不找他帮忙,他肯定觉得她是跟他见外,不想认他这个哥了。

厉风楠听得乔熙音这么说,脸上立刻绽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好,那我放学在你们教室门口等你。”

乔熙音无语道:“在学校门口等就行了,楠哥,你现在可是风靡无数少女的校霸,来教室门口等我,我怕明天他们就得传遍我和你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厉风楠自恋地摸了把自己的红头发:“哈哈,那没办法,谁让哥魅力就是这么大呢!”

乔熙音笑眯眯道:“是是是,我楠哥最帅了。”

她现在和厉风楠单独呆在湖心亭里聊天这么久,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有好事者开始瞎yy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