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楠哥的赌约(1 / 2)

乔熙音对这个传言也有所耳闻,但嘴长别人身上,随他们说去吧,她和厉风楠行得端坐得正就行。

接下来的几日,过得平淡而充实。

到了周六放学这天,厉风楠再次等在乔熙音教室门口。

他们约好了要一起看江城一中附近的房子,如果看上了,趁着明天周日放假,乔熙音就可以搬进去了。

之前,乔熙音已经看了几套中介发来的房子视频,综合位置、户型、室内装潢等等,乔熙音选定了两套不错的两房一厅。

一套是老小区的,一套是全新小区的。

至于她一个人住,为什么要选两房一厅,当然是乔熙音需要一个实验室,或者说炼药房了。

要论各方面环境和条件,自然是新小区的好,只是前者每个月租金1800,后者则是要4200,物业费还另外算。

对于身上还有将近三百万存款的乔熙音来说,多花点钱住得舒适一点,这笔支出她还是负担得起的。

乔熙音主要是想看看哪个小区的绿化面积更多,更有利于她每天晨起时吸收木系能量,再做决定。

一路上,厉风楠念念叨叨道:“绿园那边设施有点老旧了,你还是选望江锦园小区吧,4200一个月也还好,钱是赚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我看这个小区还有套一房一厅的,房子也很不错,就在你看上那套的楼下,回头我去租下来,以后我不想回厉家时,也在这边住得了……”

乔熙音知道,厉风楠是怕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会害怕,才这么说。

乔熙音摇头道:“还是别了,知道的,当我和你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不知道的,估计要传成我和你同居了……”

那些人说她移情别恋厉风楠,乔熙音可以一笑置之,但若是被人误会她和厉风楠同居……

这风评被害得就有点过了,不便于彼此以后找对象。

他俩又不是真一对儿。

说到这个厉风楠就很气愤:“那些傻x,一天天的就知道瞎哔哔。”

不过,却是没再提要和乔熙音做邻居的事了,只让她遇到什么事随时给他打电话。

厉风楠开着摩托车,带着乔熙音看了两个小区的房子,先看的是绿园小区,然后是望江锦园小区。

乔熙音还没上楼,只是到了望江锦园小区,她心中就已经有了偏向性。

还是望江锦园小区吧。

她本以为绿园名为绿园,肯定有很多花草树木,因为是老小区,植物栽种的时间都比较久了,说不定会有变异植物……

结果去看了才知道,绿园里的绿色植物很多都是假的盆景,真植物疏于打理,很多都枯死了。

望江锦园小区里,绿化面积很大,虽然大部分的是普通的绿植,但打理得很用心,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乔熙音上去看了房子,发现房子比视频上看起来更好一些。

这套房的业主是一位女白领,房子装修好后放了大半年,必需的家具家电都备齐了,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业主本打算下个月就从老房子搬出来,住进这新房子了,然而她父亲突然被检查出胃癌中期,急需用钱才选择把新房子对外出租。

更巧的是,因为业主软装修的预算不太够,只在主卧买了18大床,打算让给父母住,次卧只买了一张折叠床,准备自己住。

这样,只需把次卧的折叠床收起来,就可以当成实验室和炼药房来用。

同一个小区,别的二房一厅只要38004000,这家是没住过人的新房第一次出租,坚持要价4200,还不肯降,这才迟迟没能租出去。

乔熙音对陪同一起看房的中介小哥道:“就定这套吧,帮我问问房东什么时候可以签合同?”

中介小哥说道:“随时可以,说来也巧,这套房的业主就住在我们刚才去过的绿园小区,我这就打电话让业主过来……”

绿园小区离望江景园只隔了几百米。

可中介小哥打电话问了,得知这位业主才刚下班,还在回来地铁上,他们得等上半个小时。

中介小哥要回门店打印租房合同,让他们俩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

乔熙音拿出背诵英语的两个小册子,分了一个给厉风楠:“楠哥,我们来比比背单词的速度,看谁背得快。”

厉风楠闲极无聊地接过英语小册子:“行啊。”

乔熙音没了家人亲戚可以倚靠,只有好好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才是最好的出路。

就当陪妹妹学一会儿吧,厉风楠这么想着。

乔熙音学习一向非常认真,奈何她只是普通水平的智商,再怎么努力,成绩也只在中游。

厉风楠脑子聪明灵活记性好,学什么东西都快,就是不爱学习,哪怕他上课老是睡觉,作业基本不交,只在考试前几天抱一下佛教,成绩也能维持在中游上下的水平。

厉风楠万万没想到,这一次,他居然会被乔熙音完虐个彻底——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页的单词,乔熙音看了两遍就全记住了。

而厉风楠记下的单词,只有乔熙音的三分一,其中好一部分他高一二时还学过了。

确认乔熙音是真把两页的单词一个没错默写出来后,厉风楠问乔熙音:“说,你是不是早就偷偷预习过了?”

乔熙音无辜地眨眨眼:“我没有啊。”

厉风楠:“我不信。”

乔熙音慢吞吞道:“楠哥,你就承认吧,现在的你就是不如我了,果然脑子太久不用是会变笨的,略略略。”

乔熙音背单词快是因为现在的她有了精神力,过目不忘!

当然,这个不能说。

乔熙音希望厉风楠不要浪费他的聪明才智,好好学习,提升成绩,高考个好大学,而不是沉迷于做什么校霸,隔三差五和人打架闹事。

她知道,厉风楠这么做,是不想表现得太过优秀,免得他那便宜爹的原配妻子和原配所出的同父异母大哥,把他视为眼中钉,认为他是想抢夺继承权。

厉风楠是从便宜爹身上榨出了不少钱,但他对厉家继承权没有任何觊觎的想法,觉得那不是他该要的东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