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导残疾反派15(1 / 2)

可江氏的破产并不是事情的最后。

江煜当然知道自己让人活生生打断江锦洲的腿,是已经涉及到刑法的部分。

只是最近几个月一直没有联系,他也困于公司在自己手中一点一点毁灭的痛苦,因此并没有关注到这一点。

可当公司彻底倒闭,明白自己被无数人关注着,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再次东山再起的他,原本还在想的是,当初阮柔说他给她那些东西是讨饭,现在搞不好他真的要去讨饭了。

这就是现实,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不能被取代。

故而,当他的家产该拍卖的拍卖,公司该破产的破产,独自一人,满身颓废气息,行走在大街上却撞上了一辆警车时,他还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语气充满了自嘲,“没想到这件事反而这么晚才来。”

在他被拉上警车之前。

顾九牵着江锦洲的手出现在了不远处。

此时此刻和常人相比,没有任何异样的江锦洲,如同一个普通的孩子是似的,露出了一个相对灿烂的笑脸。

明媚阳光,充满了朝气,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像是,不,他就是一颗高悬于天空,将要见证白日升起的启明星。

江煜听到笑声本能的以为是嘲笑,本来是不应该关注的,可在双手被铐住,脑袋上甚至还被套了一个黑色的袋子被拖上警车之前,听到这道带着些童声稚感,却又处于变声期的声音,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将视线转了过去。

江锦洲感受到江煜的视线后,直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他扯了扯顾九的衣袖,见到还是比自己高一大截的顾九低头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时,他则选择将视线放在了江煜的身上,并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口型十分缓慢的说道,“看到你过得不好,并且越来越不好,我可真是太-开-心-了。”

江煜心脏猛烈一跳,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可被黑色的袋子罩住了的脸,无法让人看到任何色彩。

顾九伸手按住了江锦洲的脑袋,顺手揉了一把,语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不是说好要看他脸色的吗?”

江锦洲听到这话时,前方鸣笛的警车已经将江煜拉走,他顺从自己心意,鼓起了脸瞪着顾九说道,“那是三个月前说的话,三个月前!”

天知道在这三个月里被重新塞回实验室里的他,又经历了怎样惨无人道的——营养餐生涯。

“我想吃火锅,我想吃麻辣烫,我想吃春卷,我想吃红烧排骨,我想吃肉,我想吃好多好多肉!”

“然后顺便看着江煜的丑脸下饭。”

“这才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才不是现在看到他彻底穷困潦倒,永远都抬不起头后,以一副刚鲜亮丽的样子站在他的面前,谁稀……”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按着自己脑袋的年轻男人一边嘴角勾起弧度,似有些嘲讽又仿佛假笑,“要是你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了,别说什么火锅麻辣烫,你身上的印着大大logo的高端奢侈品服饰,马上就会换成纯棉衬衫,保证让人看不出有任何值钱的地方。”

江锦洲哽了一下,之后气哼哼的说了一句,“好嘛,我很稀罕,特别稀罕!”

虽然以现在这个样子出现在江煜面前是是真的很爽,尤其对比江煜被铐上了手铐的形象。

但是……

“今天必须吃火锅,要红油火锅,超辣的那种!”

庆祝必须要有!

“就你?”顾九不自觉的再次开启了嘲讽技能。

他总有办法自己毫不觉得是在嘲讽,甚至说这番话的本质含义,只是在指就江锦洲这副样子能顶得住红油火锅?

指不定明天得蹲厕所蹲上一整天。

江锦洲知道他的想法,却依旧会忍不住的被激起了性子。

不过其中也不乏想要任性的想法就是。

整整三年多,将近四年,每时每刻他的心里都充斥着满满的压力,就像是把泰山放在心尖。

那样的重量没把江锦洲压垮,不是因为他的内心有多坚定,而是知道自己的软弱无力所占据的比例,永远都比不上对江煜的恨。

“就我,怎么啦?有本事你打我呀。”

但恨并不是能支撑他一生行动的东西。

他将来还想继续在研究这条路上走下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