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导残疾反派11(1 / 2)

互相满足了彼此的师生,心情都很好。

禁烟花爆竹的日子,在今年结束。

天色也渐渐晚了,冬季里黑的早,这会天空就已经出现了大片的烟火,行走在雪地上的两个人,一边向郊区的研究室走去,一边又像是傻了一样的互相同时说了一句,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打车呢?”

江锦洲:“当然是因为你傻了!”

顾九:“当然是因为你傻了!”

接着两个人苦哈哈的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开始给助手打电话。

并深刻的明白了,“下次我们两个还是不要一起出门了。”

不过下次他们也没有机会,两个人不带任何人的一起出门了。

甚至说这会他们两个能没人保护着走出研究室,都只是因为目前国际上的事情还没有完全影响到国内。

但尽管如此,国内也透露了很多信息。

癌症特效药的新闻在八大报社频繁直出,官方认证的信息让很多患者都处于兴奋状态,目前网络上也有一些谈论者的聚集地,但手机对这对师生而言的作用,就只有接听别人的电话和偶尔看一下时间。

江锦洲用有着整整五十年底蕴的三年的理论研究,又耗费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将说是理论,现在来看已经可以说是最佳答案的东西化为实践。

对于之后药物的定价专利所在,江锦洲让顾九直接将其上交给国家。

十一岁的他能取得这等划时代的研究,早已经注定了名利双收,专利交给国家,更会成为对他国的战略武器。

华夏讲究仁和之道,以和为贵,医者仁心。

最后这些能治愈癌症的药物定价都相对低廉,属于大众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至于上头的人是否会争吵过以利为先,还是以人为先的情况,顾九和江锦洲都不想去考虑。

等助理开着车来的时候,江锦洲已经将话题转移到了,“好歹你也是我的老师,就算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但等能治愈癌症的药物研究人员的名字,也就我的个人信息在国内被人熟知以后,你肯定是会被人发现。”

“届时搞不好还会有人说你是借了我的东风,所以你真的不考虑直接将你做出来的辅助机械假肢彻底推广出去,而是只打算目前先应用于军方,之后再让军方的人考虑推广成民用吗?”

“不然呢?”顾九假作迷茫的看了他一眼。

江锦洲气的用有问题的那只腿狠狠的踩了他一脚后,顾九才轻笑着说道,“我又不在乎那些东西。”

名声?利益?

在顾九看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认真来说,他还留在这个世界,只是因为江锦洲没有别的任何原因。

“但是我在乎!”江锦洲瞪着眼睛,助手从车上走过来的时候,正听着江锦洲对着顾九大喊,“在世界上九成九的人都是蠢货的情况下,聪明的我却要看着一群蠢货对你这个真正聪明的人指指点点,不会显得整个世界都被打上了蠢货两个字的标签吗?”

打算把两人接回研究室的助手一言不发,相较于教授尤其喜欢江锦洲而言,研究室里的其他人员更喜欢顾九。

天热的时候,他能制造出各种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损伤,甚至还有很多益处,其中涉及到的营养表堪比高级营养师专门定制的食谱。每次一做一大堆,研究室里的人每人都能分一杯。

现在天冷了,顾九给江锦洲做饭的时候,也会多做点,给研究室里的大多数人一块做些,毕竟专门做饭的人将饭打到盒饭里,再拿到目的地,就算再怎么保存,温度也会降上一些,热乎的和温的,肯定选择前者更香。

照助手的说法就是,顾九太会做人,照江锦洲的说法来看,就是:太老好人了吧。

明明完全可以任性一点来着。

两人坐上了车后,顾九才回答了江锦洲不满的质问声,“所以聪明的你为什么要关注蠢货的说法呢?”

江锦洲被这个反问的问题哽住了,和顾九闹起了别扭。

回到研究室以后直接开启了下一个目标。

当怀揣着一颗,超强的武器报下去,世界核平的信念去研究时,尽管只有十一岁,但江锦洲发挥出来的力量实在是惊人,起码教授已经一再用一副感慨的语气表示,“世界果然还是年轻人的”了。

在研究稍有些进展,且癌症治愈药物由江锦洲这个十一岁男孩研究出来的信息,终于出现在了国内。

一开始有很大一批的网友纷纷表示——

“怎么可能,现在的营销号吹牛批连草稿都不打了吗?我家那十一岁的弟弟这会正因为中午和我抢鸡腿的原因,直接砸坏了三个碗。”

“楼上能不能不要身边即世界?你弟弟都十一岁了,还能和你抢鸡腿砸碗,为什么不找找自己和家人的问题,还能在网上吐槽,你也是够让人无语。”

“话说话题不是从生物基因方面着手解决癌症的药物是由我国人员制造出来的吗?你管他是十一岁还是一百一十一岁,但凡看清楚这是国家发表出来的信息,就表明不存在虚假的可能,懂吗?这可不是什么娱乐新闻。”

“我倒觉得可能还真是一百一十一岁,上头人打错字了,少写了一个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