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我发现,这个团体的成员是傻子(1 / 2)

第一话我发现,这个团体的成员是傻子

我叫陆耳耳。

是杂志社的头牌记者,杂志社的一些重要的明星朋友的访谈基本上都是我负责。

然而,前几天我遇到了一点麻烦——

我和yu团的成员小幺沈春连灵魂互换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距离yu团的新歌发布会还有五个小时。

我正坐在排练室的地上,因为紧张不停地在喝水,然后看着其他成员排练左右为难。

为难什么?

因为我不会跳舞……

“小五,你不练练?”一个顶着一头黄毛的男生停下动作走到我面前。

我抬头,大概思考了几秒钟就知道了他是谁。

沐凌,yu团的主唱。

我有点不敢说话,怕暴露,就朝他笑了笑。

沐凌愣了好几秒,蹲了下来看我,说:“原来小五你会笑啊。”

紧接着,他没等我说话,就立马喊来了团内的其他成员——rap担当安铬和高音担当陈子轩。

三个人像看猴子一样围在我面前,时不时还挑逗两句:

“来,小五,再笑一个。”

“你放轻松点,来跟我学,笑。”

“我们小五笑起来比板着脸好看多了。”

……

不好意思,我觉得这个团有点“沙雕”。

正当我困于不知如何回应这三位哥们热情的时候,排练室的门开了,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穿着白色t恤、外面罩着一件松垮的黑色竖条纹衬衫的男生走了进来。

是江泽野。

他长得很帅,就是传说中那种“撕漫男”,眼下有一颗小小的泪痣,很性感。之前他还因为这个上过好几次热搜。

江泽野把肩上的包放到我旁边,不知道有没有瞟我,反正他语气很冷就是了。

“你们都练好了?”

面前三个男生闻言迅速站直,走到镜子面前挥着胳膊。

我把目光移到江泽野身上,刚好接住了他的一个冷眼。

“你不练?”

三个字,令人窒息的冰冷。

我讪讪地站起来,四肢极其僵硬地挪动着,等到挪到了另外三个男生面前,发现他们都站好了站位,只余中间那个地方是空的,明显缺了个人。

于是,我就挺直腰板挪过去了。

然后我感觉身边三个人倒吸一口气。

沐凌跨出一大步,歪头在我耳边说:“位置错了错了,这是老大的!”

声音很小,但其实在安静的排练室里还是很明显。

我有点尴尬,准备快速挪位置,至少位置站对了还能拖延点时间,结果却被喊住了。

“小五。”站在对面的江泽野喊我名字了。

我觉得是个不好的征兆。

于是,我决定先发制人——

“我刚刚脑子混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然后,周围的人又安静了。

“我没听错吧,小五刚刚说了两句话。”

“还是对老大说的。”

“有长进,有长进。”

身后三个人在窃窃私语。

我愣住。

这沈春连怕不是个傻子吧!面无表情不说话的那种?

后来我才知道,沈春连其实很怕江泽野,怕到一般对话不会超过十个字。

因为要排练新歌,不可避免要开始跳舞。

于是我装肚子疼上了五趟卫生间。

坐在卫生间的隔间里,我给沈春连打电话:“怎么办?等会儿我要代替你跳舞了,我觉得下一秒你就会被粉丝赶出娱乐圈。”

电话那头的沈春连陷入沉默。

我突然想起我和沈春连灵魂互换那一天。

在我和他达成共识之前,他也是这么沉默。

那个时候我是在追骗我钱的黄牛,他是逃开追他的粉丝。

我俩在转角遇到,他那个时候“武装”得严严实实,要不是他露出的眼睛,我都差点没认出他。

毕竟众人皆知,沈春连有一双美丽的桃花眼。

本来事情就可以这样结束了。

奈何我多管闲事,替他拦了要用“大炮”砸他的粉丝,然后没站稳坐在了他身上……

当时的我被“大炮”砸得有点昏,但是意外地不疼,然后我看见一个女生开始往我旁边倒。

我一看。

嗐,那不就是我吗?

等等,那是“我”的话,那我又是谁?

直到我低头看向自己的裤腰带,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苍天啊!大地啊!见鬼了啊!

医院里,等到“我”醒了后,我迅速走到了病床边。

“我”看到我的时候很明显吓了一大跳,迅速闭上了眼,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

我试探性地叫了叫他:“沈春连?”

“叫我干吗?”

嗐,脾气还挺冲。

“没什么,就想问问你打算怎么办。”

他冷,我也冷,我莫得感情。

“我们怎么变成这样的?”沈春连迟疑了一下,缓缓开口。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梳理了我们相遇的起因、经过,以及结果,并没有找到什么异常。

“我追人,你被追;我追黄牛,你被粉丝追。”

“不是的。”他突然出声纠正我。

“嗯?”

“是‘私生饭’。”

“厉害啊,竟然火到有‘私生饭’了哎。”

我之前采访过他们团,沈春连算是团内最默默无闻、没存在感的人,这么没有存在感的人竟然会有“私生饭”,这真是我意想不到的。

然而,沈春连只是白了我一眼。

“是我们团其他成员的‘私生饭’。”

“……”

“威胁我退出娱乐圈。”

“还有这种事?”我目瞪口呆,“那你怎么不退团?”

说完,我后悔了,身为记者,问这样的问题是大忌啊!

沈春连没生气,垂着眼解释:“我想证明自己,所以请你帮我,一定不要退出。”

看着眼前这个纯洁无邪的“女孩子”,尽管我知道那是我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母性泛滥答应了。

说实话,“我”垂眼沉默的样子还蛮好看的。

但是,我忽略了沈春连走在路上都有人拿“大炮”砸,那我以后的安全问题怎么办?

沈春连没沉默太久,说了句“我马上赶到”,便挂了电话。

我从马桶上站起来准备出去,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霸王龙”。

之前协商的时候,为了不暴露自己,我和沈春连交换了手机。

手机是沈春连的,这个备注又很奇怪,所以我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起来。然后我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差点没吓得我把手机扔了。

“你在哪里?”

“江……江泽野?”

对面的人沉默了。

我感觉他们这个团真的很喜欢沉默,用沉默制造压力。

对面若有似无“嗯”了一声。

我强压内心忐忑:“我在卫生间……”

“没看到你。”

“我就在卫生间啊,我……”我拿着手机走出去,发现这个环境有点异常。

啊啊啊!我忘记自己现在是个男的了!

我惊慌失措地大步走出去,生怕哪个妹子突然进来觉得我是个变态。

虽然我灵魂就是个女的。

然后,我一出门,就遇到了江泽野。

他从女卫生间旁边的男卫生间出来了……手上拿着一袋药。

我们两个面面相觑。

我迅速低下头,大脑飞快转动,思考着该如何跟江泽野解释我是从女卫生间出来的事实。

他估计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眉头微蹙着。

后来还是他打破沉默:“你……”

我猛地抬头看他:“真的不是你眼前看到的这样,我是有原因的!我不是变态!”

他摇了摇手:“你过来,别让人误会。”

“哈?”

我转头看向我身后的指示牌,真是糟糕,我都忘记我此刻正站在女卫生间门口了。

回到排练室后,我和江泽野谁都没说话。

江泽野把药和水给我之后,就带着其他三个人跳舞抠动作。

等到顺了一遍后,江泽野对我说:“小五,你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排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