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我发现,这个团体的成员是傻子(2 / 2)

我:“……”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幸运的是,沈春连的电话来了,我第六次假装肚子疼溜了出去。

沈春连站在楼梯口,一看到我就把我拉到了走廊尽头的排练室。

“啪嗒——”锁上了门。

“你怎么进来的?”我问他。

“用了你的记者证。”

“哦。”我恍然大悟,“今天你替我上班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你的老板不批假,然后我……”沈春连顿了顿,“翘班出来的。”

“……”

沈春连,我杀了你!我好不容易坚持的全勤奖啊!

沈春连无视我杀人的目光,把我拉近:“今天的舞,我带你跳一遍?”

“来得及?”

“嗯,教人跳舞我还是比较擅长的,而且这次新歌的舞也简单。”

“行吧。”

沈春连打开手机播放音乐,然后在我前面领跳。

一曲毕。

他晃了晃脑袋:“你等会儿到了台上直接装晕倒吧。”

“???”

“一个动作都别跳。”

“为啥?”

“顶着我的身体太丢人了。”

我微笑着瞪大眼睛,咬牙切齿。

你这小可爱,嘴巴倒是挺毒的哦。

我们从排练室出来的时候,江泽野靠在门口的墙上,吓了我一大跳。

“老……老大。”沈春连在我旁边吓得小声叫了下他。

瞧这样,刚刚怼我怼得还理直气壮来着。

然后,我拍了他的背一下,提醒他不要穿帮——他现在可是我,陆耳耳。

沈春连反应过来,立马改口,歪头望我:“你……你老大。”

我笑嘻嘻地抬头,乖巧又可爱:“老大好。”

然后,我看到江泽野直接无视我,望向沈春连:“陆记者,好久不见。”

我看见沈春连的手抽搐了……

“好……久不见。”

“陆记者怎么这么早到了?发布会在二楼大厅,这边是排练室。”

潜台词: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沈春连咽了咽口水,说:“我好像走错了,谢谢哈。”说完脚底抹油一般跑了。

我本来还准备看沈春连笑话的,结果他跑了,旁边那个阎王便把目光投向了我。

我成了笑话。

“小五,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啊。”我斩钉截铁道。

“那你还记得你进团的初衷吧?”

初衷?什么初衷?我有点迷茫。

但是面对着板着一张黑脸的江泽野,我还是点了点头。

“知道就好。”江泽野拍了拍我的肩,“一步错,步步错,不要犯错啊。”

“……”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上台前,作为舞蹈担当的我,一遍舞也没有练。

不过我还是跟沐凌确定了下站位,我觉得既然等会儿要晕倒,那晕倒的业务水平也是要高一点的。

台上的主持人介绍完我们团体后,紧接着音乐响起,我跟着江泽野屁股后面走,还撞了他一下。

他朝我放了一个眼刀。

我迅速低头假装没看见的样子。

等到站好,新歌的伴奏来了,我跟着他们转了一圈,然后在心里默数——

三,二,一。

我晕。

然后我倒在了舞台上。

因为太用力,我甚至听到了骨头和地面撞击的声音。

太疼了。

但是我没敢睁开眼睛,我就只支着耳朵听。

感觉周围似乎有点杂乱,没过多久,我感觉自己被腾空抱起,伏在一个人的背上。

我悄悄睁开一条眼缝。

是江泽野。

我在江泽野背上。

说实话,闭着眼睛太容易睡着了。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

旁边没有人,一盏小夜灯发出微弱的暖光。

yu团的宿舍是一栋两层楼的小洋房,一楼是排练室、录音间、会议室,二楼是三个房间,两两一间,队长单独一间。

我从床上爬起来,感觉肚子有点饿,于是下楼想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然后,我听见了一声呵斥。

“练了这么多遍为什么还跳不齐?”声音源头指向排练室。

刚拿出一个面包咬了一口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决定吃完赶紧回房间装睡,能躲就躲!

然而,我还来不及上楼,就像是有什么感应一样,江泽野从排练室走到门口。

“沈春连,你过来。”

我心想,完犊子了。

我带着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回头招了招手:“老大,好巧啊。”

江泽野没理我,走进了排练室。

没办法,我也厚着脸皮走了进去。

排练室灯很亮,我眯了眯眼。

大家都站在那里,满头大汗,感觉已经练了很久了。

我悄悄地把面包藏在了身后。

“大家休息一下,我说点事情。”江泽野见人齐了,把大家喊了过来。

“老大,你说。”安铬拿毛巾擦了下头。

江泽野面色沉重,声音也有点低沉:“公司决定下个月那个打歌演出我们不参加了。”

“什么?”

我看到大家的表情都是一致地难以置信。

“很抱歉,作为队长,没能抓住这次机会。”

大家沉默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我,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按理说,打歌演出取消对我来说应该是件好事,毕竟我只是个冒牌货,出去也是砸了他们组合的名声。

可是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又觉得很心虚。

“是……因为我晕倒吗?”我拽了拽江泽野,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江泽野看了我几秒:“对不起小五,你努力了这么久最后没能让你上台。”

“……”

江泽野的眼神很真挚。

就是因为这样的真挚,我差点当场给他跪了。

都是我的错啊!我毁了你们!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啊!我现在年纪大了重新学跳舞也来不及了啊!

我真的对不起你们啊!

江泽野的内心活动

我叫江泽野,yu团队长。

团内年纪最大,所以对这帮孩子总是操心着。

生活中当妈,工作中当爸,其实也挺累的。

但是孩子们很可爱,也很努力,看起来也蛮欣慰。

只是最近……

怎么说呢?

我觉得小五变了。

小五是我们团最小的孩子,为人低调,也很刻苦,除了跳舞好一点,其他都一般。

所以我对他会严格一点,也老是骂他。

之前他是排练室的“蒂花之秀”,每次排练一定是最后走的,而且上台前也是掐着秒表抓紧练的。

我说什么,他总是“好好好”,每次看见我都怯生生地喊我“老大”,低着头,打死都不看我。

结果最近,我发现,他松懈了,并且还有点想反抗的意思。

在排练室喝茶、找借口溜号,甚至还勾搭女孩子眉来眼去……

偶像失格啊!

我不禁在想,是不是我管他管得太严,然后把他逼疯了。

现在往里收收还来得及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