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爸!亲爸!(1 / 2)

第十话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爸!亲爸!

原本以为“春耳cp”会在网络上火很久,我都做好心理准备迎接了,却没想到这件事只是一个晚上就被压了下来。

这些莫名出现的cp粉也只能默默地“圈地自萌”。

不过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大家的注意力没有放在我身上了,黑我的言论也被那些团结的cp粉给压了下来,所以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比较小。

近期天气多云转晴,气温也比较温和。

除了平常的训练,yu团也迎来了久违的综艺录制。

“棒!”

出来放风的感觉太好了!

化妆间里,我心里美美的,喜悦一不小心就溢了出来,狠狠地鼓了一下掌。

这次出来,也没有像上次一样被扔鸡蛋了,真是太棒了。

我还在双手合十,自我陶醉的时候,我旁边的陈子轩扯了一下我:“咳,小五注意一下你的表情管理。”

我睁开一只眼,看到镜子里笑得“花枝招展”的我,迅速抿紧了嘴巴,然后朝着他比了个“ok”的手势。

化妆师小姐姐偷笑,我扭头故作严肃:“你笑什么?”

“没没没。”化妆师小姐姐以为我生气了,立马收起笑容,迅速投入工作。

我看她这副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伸出大拇指放在脸颊旁,说:“笑又不犯法,多笑笑呗。”

然后化妆师小姐姐捂着脸咯咯笑:“沈春连,你变开朗好多呀。”

我点了点头坐回去继续化妆,然后听见沐凌对着安铬说:“看到没,小五都学会撩妹了。”

我歪过头,瞪他们。

江泽野在我左边的位置安安静静地看杂志,没有加入我们的话题。

这个综艺节目是h市电视台的王牌节目,叫《欢乐七点半》,集室内游戏和访谈环节为一体,最近还增加了粉丝互动环节。

在主持人在台上介绍我们的名字后,我跟着江泽野上了台,底下一片掌声。

观众席上很多粉丝手拉横幅,还有各种应援物。我扫视一圈,在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沈春连的粉丝,虽然不多,但终归还是有的。

“小连冲呀!”

突然,离舞台最近的粉丝群里爆出一道喊声,离舞台较远的沈春连粉丝群听见后立即附和,在场的别家粉丝不服纷纷喊着自家“爱豆”的口号,一时间场面乱作一团。

我望向声源处,发现一个女人拿着手幅冲着我笑。

震惊,怎么是沈春连他妈呢!

沈妈妈今天没有披着头发,而是将头发扎起了一个高马尾,青春了不少。在她的旁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板着脸,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沈妈妈用手肘推了下中年男人,他才不情不愿地朝我挥了挥手上的小手幅。

我突然反应过来,这可能是沈春连他爸。

真是倒霉,好不容易出来录个节目,结束后还得应付沈家爸妈。

好在,节目录制得很顺利,整体气氛也很融洽。等到了访谈环节,舞台上被设置成客厅的样子,有沙发、茶几,颇有几分温馨。

我坐在沙发边,准备做个隐形人,没想到主持人突然点到了我。

“有个问题想问问沈春连。之前的舞台事故好像给了粉丝不小的‘惊喜’,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粉丝说的吗?”

我正在吃茶几上的薯片,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吓得够呛。然后我听到了底下观众的偷笑。

我耸耸肩,假装漫不经心地说:“当我的粉丝呢,以后惊喜肯定会很多的。嗯,大家开心就好。”

说完,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旁边的陈子轩推了推我,他带着营业性的微笑向我靠了靠:“小五,薯片沾到牙齿上了。”

“……”

我迅速闭上了嘴。

然而这个过程中,陈子轩忘记了自己还戴着麦,结果大家都听见了,底下又是一片嬉笑。

我终于意识到,陆耳耳只适合当一个谐星。

节目最后有一个合作的游戏,两两一组,每人叼一个杯子,两人三足地往终点送水,哪组最终送的水最多便获胜。

以抽签方式组队,我和江泽野分为一组,沐凌和安铬一组,陈子轩和另一位主持人一组。

我蹲下身子给江泽野和我绑腿,然后发现江泽野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绑好后,我站起来拍了下他的背:“放心,姐带你飞。”

江泽野目瞪口呆:“姐?”

我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口误,我是说,我带你飞。”

江泽野点头。

比赛开始后,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江泽野在这个环节里这么沉默了。难以想象,舞蹈天才江泽野玩两人三足竟然站不稳!

他竟然是个游戏黑洞!

我心理突然平衡了,走路的时候我对他说:“你跟着我的节奏,我喊一,二,三。”

“好。”他淡淡地回。

结果整个过程中,江泽野像跟我作对一样。总而言之,在外人眼里,我和他真是一点默契都没有。

在一个转角的时候,江泽野一个没站稳,眼看着就要摔到旁边的海洋球池里了,我迅速伸手抓住他,却因为我们的腿绑在一起,我没站稳,和他齐齐摔了下去。

两个人摔得极为狼狈。

我们两个挣扎着爬起来,却又因为腿上的禁锢摔倒。

我没忍住叫了一声。

因为江泽野他是摔在我身上的,太重了,这算是多锻炼的弊端吗?

我抬眼望他,希望他从我身上爬起来,却发现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好像有点太近了……我的视线对上了他的唇。

嗯?

我的大脑此时有点充血,心跳莫名快了起来,每一下都很响。我很怕他听见,于是伸出手想把他推开,却发现此刻的他表情有点不太对。

“你怎么了?”我出声询问。

“好像有点扭到了。”他咬牙撑起身子,却一个不慎又滑了下来,额头撞到了我的脑袋,我被他撞得有些发蒙。

此时他的脸有些发白,额头上也有些细汗。

那头,裁判吹响了结束的哨音。我努力地伸出手,朝他们喊:“这……这里,江泽野不对劲。”

听见我的呼喊,大家立马朝我们的方向赶来,第一时间把江泽野扶起。江泽野露出一个笑容,朝他们摆手:“没事,你们继续,我去后台休息一下。”

最后节目草草结束。

江泽野在电视台的医务室里做了个简单的检查,发现是扭伤导致的旧伤复发,不算严重,但是需要好好休养一阵子。

“你怎么就这么不懂照顾自己啊。”我小声嘀咕,出于一个路人粉的关心。

“嗯。”江泽野也不反驳我,忽然皱着鼻子朝我靠近。

我皱着眉往后躲:“咋了?”

“你换香水了?”

“哦……嗯。”

之前沈春连对香水没什么讲究,所以身上总是淡淡的木质香。我以前喜欢香水,偏爱果香,但因为现在是沈春连的身份,没敢用以前喜欢的,所以这次也只是换了木质香,里面混了点淡淡的橘子香。

并不出众的味道,却被他闻了出来。

我扶着江泽野从电视台的后门出去的时候,恰好碰见沈春连的爸爸妈妈。

沈妈妈依旧是一副紧张的样子,跑过来拉住我,左看右看:“宝贝儿子,你没受伤吧?”

我尴尬地挠头。

“咳,妈,受伤的是他。”我指了指旁边的江泽野。

沈妈妈又转过身,拉住了江泽野:“是哪里受伤了?不要紧吧?”

江泽野微笑:“旧伤而已,休息休息就好。”

“怎么能只休息呢!”沈妈妈一脸严肃,朝着江泽野不停地眨眼睛,“我觉得你需要好好补一补。”

我和江泽野都怔在原地。

沈妈妈大概是感觉有点尴尬,伸手招来沈爸爸:“对不对啊,老沈?”

沈爸爸还是那张冷冰冰的脸,大概在公众场合被老婆使唤有点不太好意思,脸偏向一边,回应道:“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

碍于情面,我拉上了旧伤复发的江泽野答应了沈春连的父母回家住一天。

当车缓缓驶进一个别墅区的时候,我有些难以置信,却在心里安慰自己。

没事没事,住别墅嘛,h市挺多人住别墅的。

但是,当车开进一个私家花园,停在了一栋长得像城堡的房子前的时候,我有些兜不住了。

我拉着江泽野衣服的手忍不住颤抖,连声音也无法稳住:“你别告诉我这是住人的……”

在h市住城堡也太浮夸了吧!据我所知,h市总共就三座城堡,其中两座是私家的,难道……这其中之一就是沈春连家的?

完蛋了,我感觉我得罪了一个土财主。

江泽野对我的反应有些不解,按住我左看右看的头,低声说:“这不是你家吗,你问我?”

“……”

我跟着他们往里面走。在我看到这个花园的时候,我以为里面也会像电影里那样金碧辉煌,没想到,还好。

里面是普通的中式装修,古风古韵,看起来很舒服。

沈妈妈走到我旁边,抱住我,小声在我耳边嘟囔:“是不是这个装修特别丑?”

“哈?”

“早就跟你爸说了搞西式,结果他就是搞搞外面应付我,真气人。”

“……”

我顿时松了口气,这么说不是城堡了?

吓我一跳。

江泽野在我身后低低地笑了一声,我转头瞪了他一眼,他立刻收住,一瘸一拐地从我面前走过。

格外坚强。

回来吃的这一顿,是沈妈妈亲自下厨,我和江泽野便坐在客厅里陪沈爸爸看电视。沈爸爸一直换着台不知道想干什么,我从桌上拿起两颗草莓,一颗递给江泽野,一颗塞进自己嘴里。

突然,沈爸爸喊住我:“什么时候玩够了回来?”

我扭头,满脸疑问地看他。

他尴尬地偏过头,立马解释:“你不想回来也没关系,玩够了再说。”

“不然你又不知道我是谁了。”他歪着头,小声嘀咕,语气里还夹杂着小小的委屈。

然后,他又开始换台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