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因祸得福,我注定要洗白!(1 / 2)

第九话因祸得福,我注定要洗白!

我发现,沈春连妈妈的爱很沉重。

我明明只是个普通溺水,按道理休息好了当天就可以出院,沈妈妈却强行让我住了三天院,期间吃了各种补品。要不是江泽野借口说即将要演出,我想沈妈妈可能会让我躺三个礼拜。

宿舍楼下,沈妈妈对江泽野再三嘱咐,内容无外乎按时给我进补之类的。

江泽野乖巧地答应下来。

我拦住没完没了的沈妈妈,冲着她微笑:“我在这里好着呢,你放心,早点回去吧。”

“可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才休息了三天。”沈妈妈极度委屈。

我摇手,非常诚恳地说:“我只是溺个水,没伤筋动骨。”

在沈妈妈又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我拉住了旁边的江泽野,并且挽住了他:“妈,你看,我不是还有表哥嘛。”

我是最近才知道江泽野是沈春连表哥的事实,想起我之前对他和沈妈妈之间关系的猜测,天啊,我简直尴尬得想钻进地缝。之后一定要去找沈春连补补课才行!

沈妈妈见我和江泽野感情这么好,也放了心,没再多说便回去了。

我和江泽野进宿舍后,见到了出差了很久的何云。

何云坐在客厅里和沐凌、安铬、陈子轩三个人聊天,见到我们,她笑着朝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过去。

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里面有几张行程表。

“我给你们安排了一些工作,最近可能会比较忙哦。”何云眯着眼笑,还顺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啊,对了,你们训练得怎么样,演出安排在两天后,时间比较赶。”

江泽野拿起文件坐在沙发上,头都没抬:“还行。”

“那就好,这首歌拿奖的概率比较高。”

突然我感觉有些不自在,抬头一看,发现大家都在悄悄瞟我。

大家还行,我不太行,拖后腿种子选手。

“哇,还有综艺啊。”安铬突然惊呼,“还是电竞综艺啊!而且是我和沐凌常打的那款!”

何云笑了笑:“是的,不过他们那边要不了太多人,估计只能上两三个,到时候你们要自己争取名额。”

“没问题!”安铬兴奋地回,然后挪到了我身边,“小五必须上。”

我笑得很僵硬,挥了挥手:“我不行的。”

安铬说:“你哪里不行,你上次一打五带我们赢呢。”

江泽野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问我:“你什么时候打游戏很厉害了?”

“……”

怎么回?我哪知道沈春连打游戏也菜啊,我又没跟他打过。

见我不说话,安铬好心地开口:“可能小五练了,以前他可菜了,现在贼厉害,简直大神级别。老大,我跟你说这个综艺小五必须上,他绝对带我们赢……”

我搭上安铬的肩膀,打断他,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朋友,夸张了,夸张了,上次我是运气好。”

沐凌走上前,接过了安铬的话,且颇有看热闹的意味:“老大,上次小五那个大招打倒了一片,难度超级高,我觉得他都能和你battle了,而且你还不见得能赢。”

这敢情是替我下挑战书啊……

江泽野走到我面前坐下:“来吗?”

我尴尬地笑了笑,随手拿起行程表,指着上面的一处:“不了,这不是还有演出嘛,我还要训练。”

说完,我就想拍死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打游戏我还擅长点,两天后的演出简直可以要了我的老命。

“觉悟不错。”

原本我以为自己可以这么躲过去,但完全没有考虑到安铬和沐凌这两个猪队友,他们分别坐在我和江泽野的旁边,继续一唱一和。

沐凌:“就开一局!”

安铬:“好久没有跟老大打游戏了,呜呜呜!”

沐凌:“就算要练舞也得劳逸结合不是!”

安铬:“打游戏可以缓解压力的。来嘛,我们就玩手机版,速战速决!”

我:“……”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只好咬着牙答应了。

宿舍客厅。

我们一行人坐在沙发上,手机版刚好可以5v5,于是我们进入了自动匹配模式。

游戏刚开始我还想装一下沈春连的菜鸡样子,可是敌人来势汹汹,我一时有点忘记了,等我反应过来,我才发现,不知道怎么我们五个人走散了。而且就算是走散了,我和江泽野还在一起!

我的天啊!

江泽野操纵着角色慢悠悠地在我后面走来走去,就看着我在前面打打杀杀了。

我心里一“咯噔”。

我好怕露馅。

于是我思来想去,也不打怪了,迅速躲在了江泽野的身后,然后矫揉造作地说:“啊,老大!有人打我!他们好凶哦!”

“……”

沐凌一口水喷了出来,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安铬也是手一顿,不太自然地瞥了我一眼,只有陈子轩,相对来说比较淡定。

江泽野瞥了我一眼,随便放了几个大招,对面就倒了一片。

打完他也不急,照样慢悠悠地往前走,但明显故意走得很复杂。我想自己是菜鸟啊,要求保护,所以拼命地跟上。

江泽野咳了一声,淡淡地对我说:“不要跟着我。”

我眨了眨眼睛:“人家害怕。”

“……”

最后还是我们赢了游戏,虽然是跟着江泽野躺赢的那种。

江泽野收起手机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你的操作还是进步了。”

“嗯?”

他没有回应我,自顾自回了房间。

我将手机往旁边一扔,松了口气,余光不经意落在了安铬和沐凌身上,发现他俩眼神有些奇怪。

最终沐凌朝我靠近,打量了一会儿,说:“难道,那天是个幻觉?”

安铬:“原来你还是个菜鸡!”

何云在我们打游戏的时候去打电话了,回来的时候游戏刚好结束。拿包的时候,何云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坐在了我旁边:“这次是翻身之仗啦。”

我抬头,有些疑惑。

“这次的新歌你所占的比例特别多,是你们队长帮你争取的。想要让大家停止对你的污蔑,你就要用实力说话。”

我点头,点一次感觉没底气,又重复点了两次。

深夜,我打开了和沈春连的微信对话框,告诉他关于两天后演出的事情。

我和他的聊天记录还停在刚回来的那天,我给他发的舞蹈视频。

不知道他有没有自己练一练,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大家其实都没有放弃他,对他寄予厚望,可是,可能会被我搞砸。

没等多久,我收到了沈春连的回复。

“我陪你练吧!拜托你了。”

我想了想,救人救到底,况且我还吃了他妈这么多补品,所以硬气地回了个“好”。

于是我开始了白天跟着队友练舞,晚上还要溜出去被沈春连折磨的痛苦生活,但好歹现在的结果虽然不算完美,也能看得过去,并且还不算难看。

上台表演的前一天,是公司的十周年庆典。

公司办了个酒会,邀请了业界很多知名人物。何云站在化妆间给我们挨个调整领带,嘱咐道:“我知道你们不喜欢这种场合,所以你们就凑个热闹就行,别得罪人。”

我点头,想着可以光明正大地偷懒,别提有多兴奋了。我强行控制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跟着大家进了酒会场地。

酒会是在“连屿”酒店的后花园办的,是一个露天party。这次来了很多人,不仅有娱乐圈的导演、演员,还有时尚圈的红人。

以前我也会参加这种活动,常常是代表我们杂志社去争取新资源,喝酒应酬总是免不了。这次既然何姐都说只是凑热闹,那我就安安静静做个陪衬就行。

本来我是跟着江泽野的,后来被一旁的小点心吸引住了,索性就和他分开,拿了一堆小点心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

可能是沈春连的风评不好,有一些人经过我也没有想靠近我的意思。反而……我抬眼看向江泽野,他的周围倒是围了很多莺莺燕燕。

我失笑,帅哥总是受欢迎的,但是沈春连这样,也落得一个清净。

等我们公司的总裁上台说完话后,这场酒会开启了一个重要的环节——跳舞。在场男士可以自行邀请女士进入舞池跳舞,音乐风格多变,整体看下来还蛮high。我虽然表面是个舞蹈担当,但因为最近高强度的训练有些疲惫,对这个兴致乏乏,避之不及。

当个吃瓜群众最开心了。

然而我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又遇见苏乐。

苏乐穿着一件蓝色小礼服,梳着一个公主头,显得可爱娇俏,和之前在办公室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她明显是看到我了,端着酒杯,兴高采烈地踩着小高跟向我跑来。

等她凑近看见我桌上的各种小蛋糕后,她沉默了一下,然后咧开嘴对我笑。

“沈春连,好巧呀!”

“你怎么吃这么多好吃的也不叫我呀?”然后她非常高兴地坐到我旁边。

我对她出现在这里有些疑惑,一般杂志社的确会有这种酒会的邀请名额,但都会给比较有能力的人。

像苏乐这种……我低头打量了她这一身……哇,都是高级定制哎。

我迅速闭上了嘴,看来这人有点真人不露相。

“在这儿看见你真开心。

“这个真好吃,你真有眼光……

“外面的人说你太作了,挑三拣四,但我觉得你还好哎,至少和我一样爱吃甜的。”

……

苏乐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我只偶尔附和,其他时间都在走神倒数。

什么时候能下班?

想着想着,不远处突然传来酒杯摔在地上碎裂的声音,但因为此时舞池里放着音乐,那头的动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娱乐。

我漫不经心地往那边望了望,发现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勾搭一个女人,而女人似乎很不愿意。

应酬得多了,这种事情也就见多了,所以我很快收回了目光,继续吃我的东西。

倒是旁边的苏乐有些激动,指着那边结巴地喊:“陆……陆姐!”

嗯?

我重新扭头,那头的女人偏了偏头,露出了张侧脸。

还真是“我”!

对于沈春连会以我的身份出席这场酒会,我是能猜到的,但是因为最近见他的频率实在是太高,所以就没太在意。

更何况今天,他打扮了一下,的确华丽,我有些没认出来。

我将最后一口蛋糕塞进嘴里,然后带着苏乐往那边靠近。

离他们还有一两米的时候,我听见那个男人对沈春连说的最后一句话——

“一个三流杂志社的记者摆什么调子,让你陪爷是给你面子。”

沈春连没说话,大概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有些被吓到。也是,有江泽野那样的队长,他们的确像是温室里的花朵一样,被保护得好好的。

见男人要对沈春连上手,我立刻从旁边服务员的托盘上拿起一杯红酒,走上前泼了过去。

泼完,我还轻轻拍了下手,假装歉意道:“不好意思,手滑了。”

那男人往后退了半步,看见是我后眼里盛满了怒意:“我当是谁,不就是黑料满天飞的沈春连嘛。”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旁边的沈春连却是沉了沉脸色。

“哟,没想到我的黑料让你都认识我啦?”我朝他笑了笑,“好可惜,我都不认识你呢。”

“你……”

见他还想说什么,我立刻转头望向沈春连:“陆记者,好巧,没被什么闲杂人弄坏心情吧。”

沈春连因为我的出现有些惊讶,随即低下头去。

我觉得他是平常怼我怼得无法无天了,今天被我碰见难堪场景羞的!哈哈哈,突然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个男人见我没把他放在眼里,更加生气了,伸出手就想打我。

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朝我挥来了。那一刻,我在想,打就打吧,等会儿我一定要还回去,不打你我就不姓陆。

然而等了很久,巴掌都没有落下。

耳边有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睁开眼,发现江泽野抓住了男人的手,面无表情地对男人说话。

“张导,好久不见。”

张导虽然平时和我们公司合作比较少,但也听说过江泽野的一些事。据说……在公司里江泽野还是很有发言权的,所以yu团虽然最近意外连连,但资源相较于同期出道的男团来说也算是比较好的。

况且……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双眼睛盯过来。张导缩回了手,寒暄了两句便退场了。

我觉得站在我面前的江泽野有点帅,花痴了几秒。我刚想夸几句,旁边的苏乐双手握拳就喊了起来:“啊啊啊,江泽野太n了!”

我瞪了苏乐一眼,挪了挪身子挡住她的视线,没想到她也跟着我移动。

果然是追星大佬。

江泽野还是没什么表情,瞅了我两眼,又瞅了沈春连两眼,然后皱着眉离开了。

我趁机跟上:“你去哪儿?”

“回家。”

“好!”我和他并肩快步朝前走,赔笑,“那,带上我吧!”

他停了下来,看我:“不陪你的小女朋友?”

小女朋友?哪个?苏乐吗?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以“你多想了”的心情对江泽野翻了个白眼。

我跟着江泽野走到了地下停车场。

地下停车场人很少,灯光也很昏暗,咳嗽一声还能听见回音,我不禁背后发凉,紧紧跟着江泽野。

突然,江泽野停住转身,我没留意,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撞得我脑袋疼。

“你在这里等我。”江泽野摁住我的头,把我往后推了几步。

我点头,乖乖站着不动。

一阵凉风吹过,我不安地打量四周。一个人大半夜待在这里,还真有点害怕哈……

汽车行驶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激动地往那边走了几步,却听见“砰”的一声,与此同时,响起一声尖叫。

我朝着声源处看去,只见一辆车前面躺着一个男人,正吃痛地蜷起身子。那辆车的驾驶座的车门打开着,车主不知去向。

我正想走近,一个人拉住了我,我回头,映入眼帘的是江泽野那张冷冰冰的脸。

“你干吗?”

“你想干吗?”江泽野反问我。

我一时无措,指着那个倒地的男人:“救人啊!”

说完,我朝那个男人的方向跑,刚跑了两步,江泽野又拉住了我:“我已经打了120,也叫何云来处理了。”

我对江泽野有些无语,人命关天的大事,他怎么可以这么云淡风轻!

我拼命甩开他,撩了撩额头的碎发,径直往那个男人方向走,凑近一看,才发现,竟是张导。

真是冤家路窄。

虽然先前发生了不愉快,但我不能见死不救,于是我掏出口袋里的手帕,准备给他止住腿上的血。

江泽野又拉住了我,对我不解:“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根本就不会紧急手法,万一做错了,这也是条人命。”

我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尽管我的手也在微微颤抖,但我强行保持镇定:“你相信我吗?”

江泽野愣住,几秒后,他松开了我。

因为条件限制,我只能做到简单的包扎。这多亏我做记者的那几年,一天到晚跑新闻,遇到的紧急状况不计其数,所以该学会的,不该学会的,都了解了一点。

等救护车来了,我默默地退出了人群,手上、衣服上都沾着血,看起来狼狈不堪。

“我不是故意和你作对的……”我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知道。”

江泽野一双眼眸像海底一样深而平静,心里却有一层又一层的浪花袭来。

见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我以为他不舒服,有些紧张地询问:“你的胸没事吧?”

江泽野抬眸,叹了口气。他将手从胸口处移到了自己的衣服上,然后下一秒,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向我走了两步,准备披在我的身上。我嫌自己脏,灰溜溜地躲开了。他不开心,低着嗓子说话:“不许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