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互相帮助(1 / 2)

阮茵茵诧异的望向这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女人,如果她早就知道张耀出轨,还能如此淡定,并没有刻意去打扮自己取悦这个男人以重新挽回,而是将自己打造成了一副女强人的形象,终日忙于工作。看来这个女人还是很能隐忍的,所谓的穷小子富家女的爱情,最终败给了柴米油盐日复一日的消磨。

“很惊讶么?我的前半截人生已经为自己的选择埋了单,幸福的时候是真的幸福,痛苦的时候也是真的痛苦。在很久以前,他跟一个女大学生在一起时候,我就发现了。你说,作为第六感发达的女人,怎么会发现不了自己身边人的异样。而当那个女孩宣示主权的找到我时候,来势汹汹要我让出位子。我就知道他绝对是为了哄骗女孩而对其做出了一些承诺,那种让无知少女因为一句话就抛开一切,只剩爱情上头了的承诺。后来我把他们约到一起,张耀知道事情败露,你猜他是怎么做的?”

许瑾遥苦笑一下,并没有等阮茵茵回复,原本就身材矮小一些的她,因为她把自己的身体又往驾驶座里面塞了一些,而显得更加矮小了。但眼底却闪过一丝冷意:“他俩居然在我跟前互相质问对方!张耀那个狗男人居然为了给我表忠心扯着那个女孩的头发,让她滚……”

许瑾遥说到这里,突然全身抖动起来,她使劲按捺着自己翻滚的情绪,妄图想将那个平静的自己找回来。

“我本想看看,他到底爱哪个,如果他爱我,自然不会再去染指别的女人。若他爱别的女人,他自然会对我冷淡。但是……”说话的女人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浓重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

“他既不放过我,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向他靠近的女子。他感受不到任何人的爱与真心,他的心里,只有利益!不论对方给他提供的是情绪价值,还是美好青春,或者是金钱关系,他都来者不拒!”

阮茵茵不忍看她扒拉来自己已经尘封的痛苦,便试探性的抓住了她因为气愤绝望交织而攥紧的拳头。

看见对方并未做出任何反应,阮茵茵更加心疼了。

女人,但凡自私一些,是否就没这么多痛苦了。

“后来我发现……他居然谁也不爱。因为他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几乎一个月换一个。”女人几乎是鼓起勇气说的这句话,有些懊悔有些说不清的愧疚。

好像出错的那个人,是她。

“他哪怕爱一个也好,我也知道是自己输了。但他终究爱的只是他自己,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走捷径得到利益,而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取悦他自己,获得短暂的认可,用来逃避自己的穷苦的出身和自私自利的龌龊人性!”

这许瑾遥看来确实比一般女性理智,即使被出轨多次,并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居然能够剔除情绪,透过现象看本质。

阮茵茵暗暗敬佩,但这副压制情绪理智分析,并且能够做出离婚决策的女人,真的很像她已过世的母亲。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遂开口道:“瑾遥姐,我手里目前只有一份他在酒店房间的照片。你看这……”

“足够了。我只是没有明面的证据而已。房间号什么的资料给我,调监控什么的,剩下的事情我来做。至于他欠你的钱,这两天我把事情处理完,让他亲自转给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许瑾遥这会儿已恢复初见时的冷淡,完全不像刚才扯破自己伤口的小女人。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阮茵茵自顾补了一句话,又有点尴尬,毕竟第一次见面就被迫拉进如此深刻的谈话,她有点懵。

如此自来熟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