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请顾叔叔吃饭(1 / 2)

阮茵茵前脚刚到公司,后脚就听到了李一萍的笑声。

“北城大厦是什么样的地方?怕是连门都进不去。”

“哈哈哈??????”

“可不是嘛?敢去顾氏要钱,怕是嫌命长了——诶?我说李姐,你这么明目张胆整她,她回来后不是要跟你打起来吧?”

“嗤,老娘怕她?”

??????

恶意的谈资笑料。

阮茵茵晃了晃手里的奶茶,背靠玻璃门,将办公室里的调笑听了个遍,直到他们被下一件事吸引,才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脖子,走了进去。

办公室安静了一瞬。

阮茵茵能感受到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调笑的,嘲讽的,幸灾乐祸的,看热闹的。

她换了衣服,身形挺拔,可那些落在自己身上针扎一样尖锐的视线,仿佛能将她这层伪装拔下,看清她整个上午的狼狈。

“茵茵回来啦??????”

有人小声和她打招呼。

阮茵茵一概不理,她直直走到李一萍面前。李一萍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扩大,就被黏腻的奶茶泼了满头满脸。

“阮茵茵你——!”

阮茵茵没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李一萍。

李一萍扯了好几张纸擦脸和头发,但全塘的奶茶即便是擦干净了黏黏糊糊的,软烂的珍珠黏在头发和衣服上,扯也扯不掉。

“李一萍。”阮茵茵将奶茶杯捏成一团,随手扔进李一萍桌下的垃圾桶里,“事不过三。”

又是这种眼神。

李一萍一抖,竟然被震得说不出话,知道阮茵茵从自己面前走开,才虚脱般松软了身子窝进椅子里,立刻打骂出口:“阮茵茵你算老几!威胁老娘!?走着瞧,看我们谁呆得更久!”

阮茵茵没在公司呆多久,她接到了四幼老师的电话。

阮乐乐发烧了。

她匆匆赶往四幼,在出租车上借着后视镜将自己的头发重新理好,又抖了抖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即便已经是第一时间赶到四幼,阮茵茵依旧只得到一个阮乐乐已经被人接走的回复。

园长面带微笑安抚阮茵茵,脑子里却脑补出了一通灰姑娘和王子不得不说二三事,草根女和富家子虐恋情深十八式。

阮茵茵急的团团转。四幼的园长竟然拒绝透露是谁接走了她儿子?!这是什么破规矩!

她急忙摸出手机想给苏浅打电话。

在北海市,除了自己,只有苏浅知道阮乐乐了。

但电话还没有拨,就有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阮茵茵一怔,立刻接了起来。

“是妈咪吗。”阮乐乐嗓音沙哑,一句话说完还伴随着好几声咳嗽,“妈咪我已经回家了。”

“阮乐乐。”阮茵茵心放下一半,又为活蹦乱跳的儿子虚弱成这样心疼不已,又为小崽子不听她的话坚持和别人离开而气愤着急,她深呼吸一口气,将火气压下,“看医生了吗?吃药了吗?妈咪马上回来。”

“吃过啦。”阮乐乐声音里有些小小的得意,“是顾叔叔带乐乐看的医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