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菜(1 / 2)

她如此心大,被主子责罚,居然还能睡着,碧山本来是想要看她的笑话,看她被小王爷斥责在屋里哭泣的,谁知道她过得轻松自在,像是根本没把小王爷放在眼里。

碧山目瞪口呆,气坏了。

陆采盈才不管她们怎么想,她这会儿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谢易安出去重新洗漱,换了衣服,本来想回到书房,谁知三皇子有请他便出府。

马上天贶节快到了,三皇子谢子谦得了一项差事,云岭寺佛像要重塑金身,皇帝让他去监工。

谢子谦头一次办事,不想出差错,这便把谢易安也叫上。

两人一同去了云岭寺,在寺中用了膳食,又游玩了一番,直到山间花草浮露,谢易安才沐着月光而归。

入府之后,他便准备洗漱,不料他刚转过身,便看到书房烛光摇曳,雕花窗户上模糊印出一个身影来。

“谁在那里?”

碧山听到谢易安的问话,心中暗喜,原来主子跟以前一样根本没有把陆采盈放在眼里:“回禀主子,是陆姑娘。”

“她,”谢易安这才想起来,他走之前的话,“她一直在这里吗?”

话一出口,他心中已经肯定,他既然下了令,一般人谁敢去违抗他的命令擅自离开,更不要说陆采盈了。

依他对陆采盈的了解,她肯定是战战兢兢地做事,寸步不离。

以前她还曾站在园子外一整夜,如果不是第二天李达起得早发现她,她怕是病好久。

谢易安看看夜空中的明月,又看看书房的方向道:“让她回去吧。”

碧山道:“是。”

书房内,陆采盈终于睁开了眼。

她伸了伸懒腰,腰酸背痛,这桌子还是太硬了,没有床上舒服。

她看向窗外,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谢易安还没过来让她停手,他也太过分了吧。

都一天了,砚台里的墨汁都要干了,真是浪费。

她嘀咕两声,碧山进来对她说:“你可以走了。”

“小王爷终于发话了?”陆采盈问一句,她早就想走了,丫鬟真不是人干的事。

这会儿她又累又饿,桌子上还有仅剩的一块点心,她拿起来塞进嘴里。

门口突然传来丫鬟的声音:“参见小王爷。”

陆采盈不妨谢易安突然进来,那一口糕点生生的咽了下去,糕点又粉又干,噎得她伸长脖子。

谢易安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捶胸顿足翻白眼,眉头不自觉皱起来,视线往桌面一扫看到一个空碟子。

陆采盈好不容易咽下糕点,不确定谢易安有没有看到她偷吃。

她眼珠一转道:“小王爷,你终于回来了,采盈等你等得好苦啊。”

这声音又甜又腻,比她刚刚咽下去那块点心还噎人,陆采盈哆嗦了一下,周围人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谢易安眉头皱的更深:“你嗓子里塞了江米粉吗?”

陆采盈被他噎了一下,然后道:“小王爷你说什么呢,我今天一天没喝水,没吃饭嗓子都要冒烟了。为了好好地给小王爷研墨,让小王爷到书房能够顺畅的书写,采盈不敢懈怠。”

“即使身体无力,口干舌燥,腹中饥饿,我也可以忍受。”

她说着故意揉揉肚子,好像的确为了谢易安研墨着实饿得不轻。

……如果她的嘴角没有粘着那些糕点屑的话。

“你什么都没吃?”谢易安问。

陆采盈刚要点头,可她瞧见了谢易安眼中的讥诮,她顿时改口说:“也不是什么都没吃,我不是饿的不行了吗?所以就吃了桌子上的一些点心。小王爷,这点心腻腻的,干巴巴的,刚才都差点把我噎死了。”

她居然还抱怨起来了,谢易安嘴角轻哂:“不好吃?是不是应该给你上御膳房的点心,再泡上一壶上好的雨前龙井。”

陆采盈连忙摆手说:“那也不必。”

还算有自知之明。

却听陆采盈说:“我不喜欢喝龙井,我喜欢喝玫瑰露还有桂花甜酿。”

谢易安:……

陆采盈这才发现自己又将实话给说出来了,她忙道:“小王爷,采盈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你看我研了这么多的墨,可是你都没有一直来写字,好好的松烟墨就这么浪费了,多可惜。”

她是真的在可惜那些墨,谢易安察觉到陆采盈在看自己时眸中有不赞同之意。

他眸光一扫桌面,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说他浪费。

真是大胆。

陆采盈见谢易安迟迟不说话,也不说让她走也不说吃饭,她抬头问道:“小王爷你用膳了没有?”

她的眼中明显有期待仿佛黑夜中的萤火溢出亮晶晶的笑意。

谢易安知道陆采盈的老毛病又犯了,她肯定是想跟自己同桌而食,要是之前他肯定就拒绝了,不过今天的确是他理亏一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