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1 / 2)

她注意到王妃的手,刚刚她可是吃过亏,王妃的一个拍肩,她的胳膊都麻了。

现在王妃大笑着重重拍了谢易安十几下,陆采盈感同身受,肩胛骨都开始隐隐作痛。

可谢易安面色不改,似乎这点捶打对他来说只是毛毛雨,不愧是男主,身体素质好。

她的目光太过明显,谢易安看了过去,结果发现陆采盈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和羡慕?

她有什么可同情自己的?又羡慕什么?

难不成她想到自己的母亲,她失忆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看到这样的场景勾起了思乡情绪?

思及这个可能,谢易安明白了她的心情,可当他看到陆采盈手上的包袱,想到刚刚小厮的话,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心软立刻消失殆尽。

她还真是长进了,不仅想出一招以退为进,还知道做戏做全套,出走还会收拾东西了。

“参见王妃。”谢子谦在一旁道。

秦王妃此时才拿开手,顺势就要试试谢子谦的身子骨:“子谦,这段时间练武了吗?”

谢子谦也是领略过秦王妃的力气,饶是他有准备,在肩膀上挨了一巴掌时也依旧忍不住皱眉。

陆采盈一直在观察,见三皇子也中招,忍不住无声偷笑。

谢子谦一眼扫过,笑了一下,陆采盈更加乐了。

谢易安见她的眼神又在谢子谦身上徘徊,不由地不悦。

这个陆采盈是怎么回事,今天如此反常。

见谢子谦快要承受不住秦王妃的“疼爱”,谢易安开口解救他:“母亲,一路走来还顺利吗?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

他扶着秦王妃往屋里进,秦王妃收回手道:“不累,我这次去景山给你带来了好东西,启文大师还给你算了一挂,走,进去娘告诉你。”

秦王妃走了一步回头对陆采盈道:“你也进来。”

陆采盈一下子成为全场的焦点,尤其是她还拿着包袱,下巴上还有红印。

谢子谦松口气,提前离开,走时注意到陆采盈手里的包袱,他不知道谢易安是不是真的打算赶她走,毕竟他这个兄长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脾气执拗。

这女子瞧着也挺可怜的,算了,如果她真的离开王府,自己就给她一点儿银子,也算是帮她一把吧。

陆采盈一进到屋里就看到谢易安冷冷地扫了自己一眼,她心内吐槽:看什么,又不是我愿意进来的。

以为她想啊,本来都能出去的,结果王妃又带她回来。

她还纳闷呢,难不成这就是剧情的力量,即使她想逃开还是会有各种力量让她没法离开男主?

她思绪翻飞间就听到谢易安不高兴的声音。

“母亲,你说什么,你要留下陆采盈?可儿子刚刚已经下令将她逐出王府。”

秦王妃十分淡定:“宁儿,我刚刚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

“娘,你知道还要留下她?”

“对,娘问你,你之前为什么大老远地从外地带她来京都?”秦王妃反问。

谢易安卡壳了,秦王妃道:“你不说,娘也知道,无非就是这女子长得像温皓月,你把她放在身边,还教她习文写字,难道不是想将她收入房中?”

哇,这两母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讨论这样的话题。

真的是好刺激。

按说原主如果听到这样的话,肯定要羞涩得脸都红了,可陆采盈恨不得竖起耳朵听一听,她现在就是瓜田里的猹,守在八卦第一线上。

陆采盈看向谢易安,谢易安冷不防被母亲问这个,而且还是当着陆采盈的面,一时语塞。

等发现陆采盈盯着他瞧,他一下子恼了。

“看什么,转过去。”

陆采盈吓了一跳,可她随即看到谢易安的耳朵居然红了。

男主这么害羞吗?

她转过身想,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身后,秦王妃的问话还在继续:“娘知道你喜欢温家女儿,如果今天她与旁人定亲,娘一定给你抢回来,可她要嫁的人是太子,咱们不能跟天家争。娘本来以为你要吊死在温皓月那棵树上,可是没想到你会带回来一个女子。虽说她是因为长得像温皓月才被你接纳的,可是好歹你肯往府里带人了,娘就高兴。”

“谁说我接纳她了,”谢易安打断秦王妃,“我心里只有一个人。”

鬼都知道你心里只有温皓月了,陆采盈翻了个白眼。

可你既然这么痴情,又为什么还要找替身,说到底还不是你渣。

“可她要成亲了,”秦王妃提高了声音,“平日里娘给你找得司寝侍女,你都不要,你爹如你一般年纪时,早就成婚,你还要娘等几时?”

“母亲,反正我现在不想娶亲生子,我的身体是什么样子,难道母亲不知道吗?”说到最后谢易安的语气已然有些恼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