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瑶醒来(1 / 2)

如果齐家人当真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皇帝不禁想到自己枕边的齐贵妃,这朵解语花的皮囊之下,究竟都藏了怎样可怕的心思?

区区三两句,皇帝就被秦晞挑起了对齐家的疑心,他下意识地就信了秦晞的说辞,与此同时一股子愧疚心虚涌了上来。

相父悉心教导照顾自己,为了朝政鞠躬尽瘁最终英年病亡,而自己却没能在相父逝世后照顾好他唯一的女儿。

皇帝完全不敢去看抱着女儿站在殿内的秦晞,他把窘迫与愧疚全数化作对齐家的怒火:“相父,朕这便令人将齐老将军传来。”

“不必了。”听见皇帝这么一提,秦晞这才想起自己当初是为什么会答应把岑瑶嫁进齐家。

除了那时齐宏博母子殷勤得像条狗一样讨好岑瑶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这位齐老将军。

他是三朝老将,子子孙孙具是征战而死,一府血脉将近断绝,好不容易到了晚年才又生出一子,然而这根独苗苗生来体弱只留到二十岁便病逝,好在他死前也留了两个孩子下来,大的那个如今在边塞守城,小的那个便是狼心狗肺的齐宏博。

当年正是齐老将军亲自上门求亲,秦晞方才答应将岑瑶嫁给齐宏博。

想到这里,秦晞对齐家的观感更低了。

其实他也清楚,齐家求娶自己的女儿多半是为了自己手上的权势人脉,以及皇帝的信重,所以齐宏博才会在自己跟前如此献媚;但他没能想到,自己一死,这狗东西竟然就直接撕破脸皮不做人了。

秦晞的脸色越想越沉。

一旁的皇帝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声:“相父,太医来了。”

秦晞回神看着小鸡崽子一样缩手缩脚的皇帝:“多谢陛下。”

他一个眼神扫过去,皇帝就立马站直了身子,心下不住懊悔自己太久没见相父,一个不小心就忘了维持帝王仪态。

己就没能盯好岑瑶,以至于让她受苦,现在又叫相父看见自己这个模样皇帝捂住胸口,相父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很可怕了,死了的相父不敢想不敢想。

从私心来说。

皇帝还是不太愿意相信活生生站在自己跟前的秦晞是死了的。

他跟在秦晞身后进了偏殿。

被放在床榻上的女子落入他眼中简直瘦得吓人。

秦晞也拧着双眉。

哪怕他已经抽取过山庄里仆婢的生气填补岑瑶身子的亏空,但岑瑶的身体亏损已经伤及根本,一时的生气填补无法彻底医治,今后还得小心调理才行。

太医上前替岑瑶把脉,苦着一张脸道:“这位夫人的身体实在太过虚弱,又有生产之相,但孩子太大了她生不下来,若是能将她腹中胎儿打碎流出倒还有一线生机,但怕就怕夫人的身体坚持不住。”

太医说话的时候不时地飘着眼神去看秦晞,他在宫中行走多年,也曾见过秦晞几次,此刻已是满脑门子的冷汗,方才把脉的手也是强压着才没抖得那么明显。

——这已经是袁太监亲自去找的太医院最胆大的医者了。

“孩子一事我自有计较。”秦晞转向皇帝,“鄙人现今身无长物,还要请陛下援手,赐小女些药材。”

皇帝下意识地一转身子避过秦晞行的礼,又亲自将其搀起:“朕私库中有不少好药,相父要什么尽管去挑就是。”

他扶着秦晞的双臂,感觉到掌心一片冰凉。

皇帝被尸身的温度冰得一个激灵,却没将秦晞放开,而是眼眶微红:“相父!”

“人之生死自有命数,陛下不必因我伤怀。”秦晞安慰道。

小皇帝鼻头一酸。

却又听秦晞说道:“反正再过几十年,陛下就可以到下面找我了,哦,若陛下的后院再不理理清楚,只怕也要不了几年。”

皇帝的泪意瞬间被憋了回去。

果然还是他的相父。

而此时齐府已经乱成一团。

“你说什么?!岑氏从山庄里失踪了?!”封玉怡对着自己派上山区打探消息的人大发脾气,“她一个产妇!弱女子!如何能从深山里逃脱?”

“玉儿莫慌。”齐宏博牵起她的手,“岑氏这一支早被岑家族除,她远无叔伯近无兄弟,只怕是自己偷偷逃了。”

他揽着封玉怡的肩膀:“那山深林野的,又才下过暴雨,她能跑到哪儿去?我这便命人去将山封了,寻一寻林中野兽的踪迹。”

齐宏博面向生的俊朗英武,因常年习武,眉宇间透着一股子刚毅。

然而这么个看上去磊落光明的男人,却揽着外室,说着要嫡妻去死的话:“别生气了,没看好岑氏的下人,拉出去打一顿便是;那岑氏自己不安分,非要逃,在山里撞上野兽被吃了,也是她活该。”

封玉怡这才由怒转喜,一双眸子艳光流转,琼鼻樱唇,好一个国色天香的富贵美人:“一定要让人仔细找。”她娇声娇气,“虽然是她亏欠我在先,但如何也不能叫她一个女孩儿曝尸荒野,不然到了底下,岑阁老与之父女相见,该多伤心呀。”

封玉怡掩着红唇娇笑。

齐宏博挥退下人,亲昵地点点她鼻尖:“你呀,这么促狭。”

“我就是这么促狭,宏郎知道的,我跟那些世家贵女不一样,她们不敢说的,我说,她们不敢做的,我做。”封玉怡高高抬起下巴,“她们就爱装模作样,假清高,端架子,那伪君子做派真真是笑死个人了。”

“归根究底,她们都是靠着男人过活,才非把自己弄成表面贤惠背地恶毒的样子。”封玉怡咬着情郎的耳朵,“我不一样,若是你哪天不喜欢我了,我立马转身就走,绝不回头;但若你还喜欢我,那哪怕前头隔着刀山火海,我也会为你闯过去。”

齐宏博连声不敢,与封玉怡笑闹一阵,把岑瑶的失踪完全抛之脑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