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救美(1 / 2)

辛辛苦苦零点五,一朝回到解放前。

系统没忍住冒出头来吭哧道:「亲!地主家的余粮本来就不多,您再多骚两下咱们俩距离玩完就不远了亲!」

就见安怀一抬枪,冲着下方一只天赋异禀、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踩着边缘的间隙,扒拉着墙企图爬上来的丧尸开了一枪,单脚踩在一处凹陷下去的墙上,确定没再有什么漏网之鱼后,才说:

“知道什么叫张弛有度,弹性攻略吗?”安怀枪口一抬,闭上一只眼,虚虚瞄准了谢远野的方向,意味深长道:“区区零点五就让你觉得要玩完,再给你百八十年也找不到对象。”

系统:……

系统大受震撼,憋了半天没憋出个香屁,深感茫然地下线了。

好在那零点五的好感度没白牺牲,谢远野那把血当水龙头放的行径终于成功将一楼食堂里徘徊的丧尸吸引出了七七八八。

等背后楼道铁门的撞击声渐渐下去时,已经是五分钟后的事情。

安怀刚到这个世界前后加起来撑死也才五个小时,除了知道这里人类除了男女还有分为abo三种第二性别以外,就只知道这种第二性特征还会有一种名为信息素的东西。

具体到底什么作用他不了解,唯一感受到的就是身为alpha的谢远野身上的信息素会对他造成本能上的压迫。

——以及alpha的信息素可以有效的吸引丧尸。

而从刚刚谢远野为了吸引丧尸,在车上放第二次血时,安怀大概可以猜出来这alpha的信息素应该维持不了多久。

但还没等他猜出来这种有效具体可以维持多久时,操场上,谢远野的车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边上有人疑惑地喊了声,就见操场上的谢远野长腿一垮,从机车上下来的时间顺便解决了两只正面扑过来的丧尸。

然而他刚刚那番溜丧尸的操作实在干的太过,偌大的操场上此时四面八方全是丧尸,谢远野整个人像混进肉锅里,位处中间的饺子,直接被包了个彻底。

他手里的枪还没来得及调转,眼角余光猛地瞥见身后猛然飞过过来两只丧尸,血盆大口把脸撑的几乎变形——

“砰砰砰!”

“轰!”

停放不稳的机车骤然被两只丧尸迎面一压,登时不堪重负地齐齐倒在谢远野脚边,巨大的响声在耳边响起的刹那,谢远野那颗掐上喉咙的心脏终于“扑腾!”一声,重新重跳起来。

他转过头,视线穿越操场和万众尸潮,最终映入眼帘的是二楼破损墙壁后,举着冲锋枪的安怀。

还在冒烟的枪口遮挡住了安怀的表情,刹那间,谢远野无法控制地从那飘渺而上的一丝缕烟中,半窥探半在脑中不自主地去描绘后方那张过往不甚顺眼、此刻却在电光火石间救了自己命的脸。

「叮咚!您的攻略进度+5%,目前为5%!请再接再厉!」

“我还剩下大约二十发子弹,目前操场上至少有三十到五十只以上丧尸正在朝你冲过去,楼下食堂还有遗漏,粗略合计这波尸潮至少七十到八十只。”

安怀的声音透过滋啦作响的耳麦穿过来,他声音本就清冷偏低,此时不知是耳麦电流不稳的缘故,还是刻意压低声音的缘故,听起来颇有些沉。

他又是两枪干掉了一只朝谢远野扑过去的丧尸,语气极其不客气道:

“如果你准备继续搁那儿当丧尸的香饽饽,我就不浪费子弹替你开条路了。”

谢远野乍然回过神。

他俯身避开丧尸突袭的同时举起冲锋枪,冲着前方猛地一顿扫射,在一片噼里啪啦的乱轰中哑然开口:

“我刚刚骑车的时候看了眼,食堂里的丧尸大部分都出来了,铁门后的楼道上方挂着个折叠式铁梯,你拿出来搭上让所有人站到三楼楼顶上,周鸣御已经联络了总部,直升机应该马上就到!”

安怀闻言,在确定门后没有丧尸动静后,刷拉两下拉开门插取出铁梯,又关上门三下五除二地搭上后,就听操场上噼里啪啦的乱轰忽地停了。

谢远野在那头似乎低低骂了句什么。

安怀一时间没听清,倒是边上一直在注意着谢远野情况的路楠满是惊恐地喊道:“不好了安怀!谢哥他好像没子弹了!!”

这话一出,正朝三楼而上的人群立时躁动了下。

安怀登时眉头一皱,他拽过急的都快哭出来的路楠往阶梯边上一摁,冷声喊道:

“所有人听令!”

“谢队长已经让总部派遣了直升机过来,预测十分钟之内会过来,他命令所有人在三楼待机,等待支援!”

他顿了顿,又厉声补了句:“没有命令,无论发生什么所有人都不允许下来!”

先前总是油嘴滑舌混不正经的人,一朝突然压低声音冷着脸下命令的时候格外有威慑力。

等躁动的人群安静下来,二楼的人就只剩下安怀和路楠。

路楠本来想留下的,然而安怀直接揪着对方的衣领往铁梯上一丢:“赶紧,就这破位置直升机十之八九落不了多久,待会儿被丢下我可没法送你回去。

他停了下,又补了句:“——你谢哥哥短期内死不了。”

他说完挎着枪就要往回走,结果刚出去两步,衣摆忽地被人一抓。就见路楠语欲言又止地问:“那你呢?你不上去吗?”

“我?”安怀闻言眉头一挑,一手握紧枪把,一手对着路楠攥着自己的手腕轻轻一弹:“我得为了我的命,英雄救美去。”

「叮咚!情敌一号清理进度70%,请再接再厉!」

这就百分之七十了?

安怀还没来得及惊讶,就听耳机里响起谢远野冷冰冰的声音:“你刚刚说谁英雄救美?”

安怀闻言扬起眉峰,语气满是意外:“咦?你听见了?”

谢远野:“……”

“既然被你听见那我也没办法了,”安怀说完还十分做作地叹了口气:“本英雄现在枪里就只剩下十发,这位美人,你最好祈祷下在我子弹彻底清零前爬上来。”

话落的瞬间枪声骤响,正欲抓住谢远野的丧尸登时纷纷血流满地朝后倒去。安怀长吁一口气,弹开弹匣飞速瞄了眼:

“还有七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