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潮(1 / 2)

“小心!”

谢远野声音出来的瞬间,身体已经先一步上前将安怀扑倒在边。

丧尸扑了个空后动作似乎有瞬间的迟钝,不等它再回神,谢远野一个弓身,直接把那面目狰狞、快看不出人样儿的脑袋生生踹歪下去。

“咔哒!”

一声清脆的断骨声响还没落下,角落处又飞奔过来一只丧尸。

“艹!”

安怀登时爆出一句国骂,拽住路楠往边上飞快一滚,什么疼痛都顾不上了,抓起手边的衣服随意套上,等套完了才发现套成了谢远野的,扑鼻而来的alpha气息让他下意识倒吸一口气,“你那唐僧肉味儿什么时候能收起来——这鬼东西居然连楼都会爬了!?”

谢远野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弹簧刀,狠狠朝丧尸后脑刺下去,用力一划,暗红的腐血当空滋开!

他头也不回地吼:“alpha的信息素吸引丧尸最多只能持续五分钟的效果!不可能现在还有用!!”

然而这丧尸接二连三飞奔上来的模样,可半点儿也没有过了的架势,看起来比先前谢远野刚刚放血招惹丧尸时还要严重。

甚至在他最后一个字刚落下,后边居然又蹿出几只。

一个个都跟狗鼻子闻着肉似得,明明安怀位处这群丧尸跑过来的死角处,这群不人不鬼的玩意儿应该看不见才对,但此刻却半点儿偏差也没,纷纷朝这儿奔来。

谢远野尽管身手好,但这会儿浑身上下就一把弹簧刀,杀了一只还有第二只第三只,根本无法控制他们朝安怀方向奔去。

安怀啧了声,抓起手边的冲锋枪直接冲扑来的丧尸脑袋重重砸过去,趁着倒下的间隙,一把拽起地上这会儿被丧尸吓傻了的路楠。

本来他是想直接朝楼梯那边跑过去,然而丧尸正是从那边涌过来,谁也不知道那头还有多少丧尸,没有枪的情况下,安怀光保住自己就够呛,更别说还带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

于是他几乎想也不想,便朝房子里头跑去。

“那群丧尸短时间应该不可能全爬上来,你找个地方躲一下,我去吸引丧尸,你再趁机从谢远野那边绕过去,回三楼。”

他说完,一脚踹开旁边一扇紧闭的铁门,因为情况紧急,他没收力,本就摇摇欲坠的铁门险些直接被一脚踹得寿终正寝。

安怀把人往里一塞,转身正要走,路楠忽地反手抓住他手腕,满脸慌张道:“那你……”他咬了下舌,才继续,“你们怎么办?”

“死不了。”

安怀说完,忽地想起什么,把手里一块儿拎过来的谢远野的防弹衣往路楠怀里一丢:“你谢哥哥的衣服,穿着吧,就当护身符了,”

他语气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意有所指道:“可别再像刚刚楼下那样,为了找个你谢哥哥的破耳麦差点把命送没了。”

路楠直接愣了下:“你怎么知道……”

就听安怀特无奈地叹了口气:“就你这一脸恋爱脑的样儿,想不猜出来也难啊宝贝儿。”

路楠被他这声宝贝儿叫的直接红透了耳根,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结果还没出声,外头忽地响起几道不轻不重的动静。

安怀登时神色一敛,目光在周身昏暗且满是灰尘的屋子快速扫过,最终用脚勾过来一根扫把上断掉的木棍,捏着门把悄然探出身,在那只游荡过来的丧尸还没回过神的瞬间,抄起棍子重重一敲——

“啪嗒!”

路楠见状刚想出声,就听安怀隔着半掩的门说:“待会看准时机,动作小点儿猫出来,把你这辈子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跑,知道没?”

路楠抿着唇点了点头,转而又道:“你的伤……”

他还没说完,就听安怀半是漫不经心的打断道:“哥哥我受过的伤比你吃过的饭可能都要多,就这点,奈何不了我,”

说罢,安怀倏地拉开门,不算明亮的光涌进来,将他身侧勾出一层浅淡的光。

路楠听见他近乎张扬道:

“放心,保护一个你,绰绰有余。”

「叮咚!情敌一号清理进度为85%,请再接再厉!」

「你刚刚是故意的吗?」

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安怀两下拧断一只丧尸的脖子:“故意什么?”

系统道:「当然是对路楠说的那些话了——你明知道清理度已经上来、他对你有点移情别恋了,还这么撩拨他。」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安怀漫不经心地一甩棍子,抬眸,“怎么,难道说移情别恋不属于清理情敌的范畴?”

系统被他噎了下:「……这倒不是。」

安怀:“那不就行了。”

系统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还想说话,安怀却没空继续搭理它。

这群丧尸约莫真是成了精,一个个不光真的爬了上来,还跟装了雷达似得居然直接冲着他奔了过来。

好在这群鬼东西上来的时候估计也没少费劲儿,腿脚很明显摔过,哪怕感觉不到痛处能动,但因为或扭曲或骨折的缘故,动作没先前那么灵活,安怀抓着棍子来一个抡一个。

二楼有屋顶罩着的位置没多少,他边抡边朝谢远野方向走去,隔着一段距离,他忽地发现男人手里那把弹簧刀变了。

——变成了一把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硕大的铁勺。

安怀:“……”

谢远野刚用铁勺扣住一只丧尸的脑壳儿把它抡飞出去,就听后方突然响起一阵不算轻的低笑。

他下意识一转头,只见安怀正靠着墙壁,笑得肩膀都微微颤抖起来。

谢远野在一瞬愣怔之后,飞快的反应过来对方在笑什么,看着手里的铁勺,一时间也难得有些不自在,欲盖弥彰似得故意冷声道:“你是不是嫌命太长?”

安怀低咳一声,勉强把笑意压下去后,才意味深长地说:“主要没想到谢哥哥你居然会拿这种东西打丧尸——竟然还有点合适。”

谢远野:“……”

安怀揶揄他:“以前考虑过做厨师吗?”

“以前没有,但现在我可以考虑一下把你和丧尸一块儿爆炒了。”谢远野面无表情的说完,头也不回地直接一脚踹飞了侧边飞过来的丧尸的脑袋。

安怀闻言轻轻眯了下眼:“不好吧,我现在好歹是你的未婚对象,把我和丧尸凑对儿,这样不就等于你亲手往自己脑袋上扣绿帽子么?”

他不知想到什么,啧了声,又说:“难道你有绿帽癖吗?”

谢远野:“…………”

「叮咚!您的攻略进度倒退1%,目前为9%!请再接再厉!」

听见这声播报,安怀不由冲谢远野挑了下眉。

此人大概长这么大头一回听到这种带有侮辱性的词汇,还是被按在自己脑门上的,捏着那柄大铁勺身形都停了足足两三秒,才终于从寂静中转回思绪,声音沉的仿佛要在南北极里生生搓出一把火,发出了几近自暴自弃的愤怒反驳:

“我就是有也不可能让你给我戴!”

安怀满是惊讶:“所以你真有?”

谢远野深吸一口气,忍住给这人一勺子砸晕拉倒的冲动,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没有,滚。”

安怀难得见着人忍无可忍,一改平日的冷漠寡淡,脸色在铁青和生冷之间来回转换,只觉这一点攻略进度没有白浪费。

一是有意思。

而二,则是终于在这人身上看到点儿活人气息,而不是端着的冷硬。

他正欲再说,忽地发现二楼格外的安静,另一处位置也没有丧尸再继续爬上来。

“怎么回事?”安怀半眯起眼,道:“这是放弃不爬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